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七月下旬的一天,是我地某同修被非法判刑后的第一个“接见日”。我与同修家属一行七人前往。我们到达后,陆续有几十名同修也从几十里、百余里外赶来。

这一天,早前被非法关押的甲、乙、丙三名同修的家属也来接见。约十点钟,甲、乙同修家属“接见”完毕。丙同修拒绝向邪恶妥协,遭严重迫害,已瘦的皮包骨,体重仅剩七十斤。丙同修的母亲也来见儿子,被警察拒绝。丙同修的家人义正辞严:你们不让母亲见儿子,我们也都不见,但你们要说清,人被你们迫害成这个样子,本来上次说好“保外就医”,现在既不放人也不让母亲见儿子,这是哪家的理哪家的法?大铁门的里边正邪在较量着。

大铁门的外面,本来甲、乙同修家属已接见完毕,可以一走了之。但我们都是同门弟子,对丙同修的遭遇不能漠视。这不正是近距离清除邪恶的好机会吗?大家都在门外坐下来,静静的发正念,清除邪恶,加持同修,救度众生。也有同修去玻璃窗前打听里面的情况,传递着信息。

狱警害怕了,耍着花招:一会说“商量商量”,一会说某“领导吃饭去了”。大家不被表象所动,就是静静的发正念。恶人更加害怕了,对丙同修家人说:你让门口那些人(大法弟子)走。丙同修的家人说:我们也不认识人家,他们走不走与我们没关系。我们真的是素不相识,是大法把我们紧紧的连在一起,比亲人更亲。我说:就是要让邪恶知道,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不管认识不认识,你迫害一个大法弟子,就是迫害了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你就惹了大麻烦。我们继续发着正念。此时两个警察在屋里呆不住了,在大门边上来回走动;过了一会,一个被称之为“队长”的警察進了屋,隔着玻璃窗向外“鸡啄米”似的点着头数我们的人数;又一会,大铁门打开了约一米宽,出来一个穿便衣的“领导”模样的人在外面转了一圈;又一会,十几个武警列队跑出来,我们都不为所动,就是静静的发正念。又过了一会,联系的一同修说:咱们再不走,他们说要打“一一零”。这时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了几下,可同修们都纹丝不动。我的正念还是很强,马上抓住这跳快了几下的人心:那不是我怕,是邪恶在怕,是人心在怕,既然它暴露出来了,正好一起清除。

正如师父所说:“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这时又过来一同修告诉大家:咱们注意点,路边那辆普桑正拍照呢。立即有同修说:他照不上,他一照那胶卷都得曝光。

此前一同修说好中午要回家,现在反而不走了,向同修借了手机告诉老伴晚一点回去。当时我的心也真的很静,什么都没想,只是静静的发正念。

这时在车内发正念的一同修过来对我说:司机都等急了,她说还有事呢,直摁喇叭。此时已是11:40分,离全球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还有15分钟。我们这么多同修一起近距离向黑窝发正念,多好的机会呀。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法:“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精進要旨》〈挖根〉)

我让同修转告司机,再等半小时,加点车费。是啊,我本可以借口走掉,但我没那样做。此时我真的已没有了怕,在这关键时刻,正邪正在交锋,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而我们几个同修一走,就意味着向邪恶妥协,也会引起人心的涣散,邪恶就有空子可钻,阴谋也许就会得逞。快12点了,邪恶终于支撑不住败下阵来。其中一个警察对丙同修的家人说:过来过来,把大爷大娘都叫过来。此前丙同修的母亲不顾警察的阻拦,進了监狱院内,躺在了接见室门口,明白地告诉他们:你不让我见儿子,我就不走了。

12:10分,我们和全球大法弟子一起发完正念,我答应司机的半小时也到了,虽然没等到最后的结果,但我们的心到位了,师父帮我们拿掉了许多不好的东西,邪恶被清除了很多,那结果自然就会是好的。

坐在回家的车上我还在想,我没有临阵逃脱,我没有惧怕邪恶,我没有让师父失望,没让我的众生失望。无论今后证实法还有多少时日,修炼的路还有多长,我都会紧随师尊坚定的走向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