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形成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证实法中,我们个人做的多好并不重要,关键是我们整体做的好时,奇迹就会出现。在推广神韵的过程中,处处体现着整体的重要,比如我们大家相互补充,互相支持。

在二零零八年推广神韵晚会的过程中,其中令人很痛心的一课是:在晚会的准备工作中我们总是看重表面的效果,而忽视了整体的学法与修炼。零八年神韵晚会过后,几位协调人说,当几个项目组碰面时,大多数是因为要讨论具体要做的事情,而不是一起学法。往往是直到最后才会注意到,没有法的力量,做事的方法本身其实根本不会起作用。

经过这一课后,我们所有的协调人在零九年神韵晚会开始时就一致决定,协调人在每周聚会时,不只是交流具体的事情,还要一起学法,共同形成一个修炼的环境。

一次我们聚会时,就在学法前,一位同修在喝水时不小心把水洒到了新印的晚会传单上。奇怪的是,被弄湿的传单居然烂掉了。在我的记忆中,通常大法的传单常会被弄湿,但只要晾干,传单不会烂掉,甚至还可以接着用。尤其当时晚会的传单刚被印好,我们正想在接下来的几天派发呢。尽管当时在房间里没人说什么,我还是感到气氛有点怪。

一位同修建议,我们也许应该开始学法了,并且要齐读。因为没反对意见,我们就一齐读。可是这并不容易。过了一会儿,一位同修对我说,我念中文太快了,是否可以读慢一点。紧接着另一位同修突然说,她根本不喜欢大家一齐读,她跟不上。另一位同修问她,为什么她之前被问及是否要一起读时不说话。另一位同修也说,他在齐读时也很难跟上。一位同修马上问他,为何之前把水弄到传单上把传单弄烂了,这一定不是偶然的。我很惊奇,尽管我们表面上象是在共同做一件事,可实际上并非是一个和谐的整体。一种不安在房间里躁动。片刻的沉默后,我发现,大家都突然象在思考什么。一位同修说,读法与被弄烂的传单可能正反映了我们整体的修炼状态。这也许是给我们大家的一个提示。

我意识到,在场的人都在向内找。我们马上就交流了每个人心中的想法,大家对一齐读法的不同理解,及大家又合成一体,努力的去互相配合。之后我们又重新学法。每个人都注意到了,这次读书质量完全不同。如同很多的齿轮,在学法过程中,大家互相在配合着。学完后,我们就个人的修炼状态,困难,对晚会的重视等做了交流。这次的聚会我们学了法,并交流了近两小时的修炼体会。之后我们仅用了二十分钟就完成了事务上的安排。

在协调组多次聚会中,我对这次的印象最深。这告诉了我,在推神韵的过程中,把一切都看成是在修炼有多重要,这会带来多大的变化。从那一日起,我更加珍惜协调组作为一个整体,一个修炼的整体的作用。

在推神韵晚会中,无条件共同配合,形成整体是我修炼的重点。这也是对协调人在修炼中的要求,如何去支持其他的同修。

通过其它国家的经验,我们慢慢认识到,在卖票点面对面的讲解推票是很重要的。这样一来,如何找到适合的购物中心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在零八年推晚会票时,我们就曾努力,在一家商场里申请卖票摊位。但没成功。今年,一位同修很早就到这家商场讲了有关晚会的事。因为商场的经理换了,这次联系的人对神韵晚会的事还是很接受的,但我们似乎还是无法更進一步。

一次交流中,这位同修说,如果我们拿不到摊位,也许我们不该再去求什么了。我们也不该再多浪费时间在这上面了,可以把精力放在其它事上。我听到后,向内找了找,发现我没求什么。特别从零八年推晚会票的教训中我们都意识到,通过晚会的形式去救度社会中上层人士有多重要。其实,我们如果能在上面提到的这家商场拿到一个卖票点并救度那里有缘的众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于是我与联系这家商场的同修交流了一下,是否可以派另一位同修去与商场作進一步的沟通。因为不同的同修会起到不同的作用,大家一起努力就会突破这一关。这位同修也赞同,可以让另一位同修继续与商场联系。

几天后我得知,还是原来的那位同修在联系,而事情也没什么進展。于是我向应该继续联系商场的第二位同修问是怎么回事,他说,他和第一位同修说了,但第一位同修认为,她与商场的联系都还不错,如果现在再来一位新的联系人,也许时间会拖长。我想,我是否应该与第一位同修再交流一下呢?可这是否会伤害到她的感情呢?向内找后,我与第一位同修再次交流了一下,尤其是当我们看到一个人的力量不够时,我们大家作为一个整体有多重要。我的理解是,推票的事是要看我们奥地利整体配合能达到什么程度,而不单只是个人的事。

交流过程中她说,她很不习惯去请他人帮忙。在我们通过交流,看法达成一致后,第二位同修去联系了商场,不久我们就得到了商场的答复,同意我们在那里卖票。这看起来,就好象是第一位同修已经讲明了真相,常人只是在等第二位同修去罢了。当我们真的作为一个整体来互相帮忙,大门就会向我们敞开。

去谈论其他的同修总是比自己动手做要来的容易。其实我也是个不太愿意去求别人合作的人。在我看来,大家一起做事只是一种帮助,但不是必需的。在今年推晚会票时,开始时没有很多的同修在卖票点。有人问我,是否能在一个商场的卖票点从头待到尾。当然了,我很乐意。我心里想,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救人。

头几天,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但每天都可以很好的与人交谈,向他们推票。我想,我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努力。接下来的几天,卖票点又来了许多同修。我想,这段时间在卖票点我一定要与其他同修配合好,一起救度更多的人。实际上就是,我做我的,他们做他们的。我很强,他们也强,我们大家一起就会跟更多人推票。

有一天在推票时,突然感到很难与人交谈。在场的所有同修也都有同感。很难叫住一个人,和他谈几句。不久我就感到很难,也很累,几乎没人停下来和我交谈。出于无助,我建议:我穿汉服来吸引人,给他们发传单。其他同修可以过来和他们讲晚会的事。效果真是不一样!当我们这样一做,马上就有很多人停下来并接传单。当时我就感到,我们之前还都象是不同的个体,现在突然变成了一体的机制,并又突破了一层东西。这个机制是那么强,我甚至可以在这个空间就能感觉到。当时,我感到很多东西穿过我的脑袋,这是整体的力量。

每个天体,每个世界都有它的极限;但是,多个天体形成一体时就会突破很多层宇宙。实际上这种可能性一直就存在,只是我们是否能形成一个整体做事,我们是否真的愿意大家一起共同成长。我突然看到了一个世界,他超过了我。“因为这宇宙中有许许多多制造生命的各种物质,这些物质在相互运动下可以产生生命”(《转法轮》)。

如果我们能在法中互相配合好,就会产生新的生命,新的机制,这都是我们以前不曾拥有的。这不仅是对他人,也是对我们自己的一种慈悲。那一瞬间我感到,师父早已为我们开了一扇门。问题是,我们愿不愿意進去。共同合作就是一个通向门的路。其实在中国古代,兵法中就讲到过排兵布阵的威力。军士与将军组合成不同的阵形、机制来抵御战胜敌人。这些奇事在推广晚会票时也屡有发生。比如当贵宾席出现状况时,当印制传单的印刷厂不能按时寄出传单时,等等。通过同修们默默并自愿的补充配合,大家在法中形成了整体,使得很多可能变成现实。

一天当我在公司炼功时悟到,那数不尽的传单、海报,同修们在推票过程中讲出的话,汉服、发的邮件、电视报纸上登的广告,所有这些法器在另外空间都散发着大法的信息与不同的力量。他们是那样的亮而密,如同层层交织的过滤网罩着奥地利。在奥地利还从未有过如此高强度的清除邪恶与救度众生。在法中形成一个整体可真是件了不起的事。

相互间形成整体,无条件配合很重要,而多为他人着想,接受别人意见也很重要。在神韵推票期间给我上了很多课。当时在商场的卖票点紧张推票时,有一位德国的同修来帮忙。他很喜欢与同修在卖票点交流。我却是宁愿把更多精力集中在推票上,而少交流。所以我心里有点难以容忍他。一次交流中他说,在德国,一个卖票点有许多同修,所以可以在休息的时间交流。我听到后想,在卖票点这么宝贵的时间还用来休息交流,哪儿还没有足够的时间交流呀。

一天,我和另一个同修在卖票点。对她向人们推票的方式与措辞我不太能接受。开始时,我还想再忍忍,但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变得越来越大。我忍不下去了,我跟她说,她讲的不很合适。因为当时我的心动了,我的语气也不友善,说的有些武断。她的反应让我也很不舒服。之后我想再集中精神推票,但我不知为何就是静不下来。

当天快结束时,这位同修对我说,她明天不想和我同在这个卖票点了,因为我老束缚她。我突然意识到,其实不在于事情本身的对与错,而是我们如何能达到一个整体,在法中共同成长。我总是认为我的想法重要。师父讲:“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我又想起了那位德国同修。当我遇到不同意见的同修,如果我们有机会,在休息时互相交流,也许我们能够更好的形成一个整体,不被干扰。休息、交流……只要这些东西能使我们在整体上更好的成长,那就是好的、重要的;而不是我要怎样,我怎样展现我的能力。而是我如何能为他人着想。我总是想,那位德国同修在卖票点上与同修谈的甚至比与过往的常人讲的还多。但我忘记了,也许他就是来让我看到这些的。我们每个人都起着一定的作用,单个人我们还达不到圆满的标准,但是当我们形成整体,我们离法就越来越近。

在神韵推票期间,也有很多同修在默默的鼓励我,帮助我。我还记的,这位同修在零八年推票结束时说,他零九年恐怕再没那么多时间推晚会票了,也不会有太多时间来维也纳帮忙。但是现在他还是成功的来维也纳了。这是大法弟子树立的威德。这种环境也在熔炼着大法中的精英。

还有其它国家的同修。在我们遇到困难时,其它国家的很多同修,在本国的晚会结束后,尽管还有时间和经济上的困难,还是来到维也纳继续帮忙推票。我能很强的感受到,当维也纳形成一个整体成长的时候,整个欧洲作为一个整体也在成长。

零九年推晚会票的时间也是我所经历的最美好的时光。慈悲的师父给了我这个机会,一步步点给我怎样达到互相之间无条件配合,学会放下自我,真正为他人着想。

当我在维也纳晚会中见到那么多观众,其中有许多熟悉的面孔,我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他们都是我在不同的卖票点认识的。他们让我想到了那些没来的人,他们也在等待着这一刻呀。尽管我们今年推票比往年做的好,但是对艺术家及社会较高阶层的人讲真相,我们还没做到位。我理解,还有很多众生,师父想通过晚会这种形式来直接救度的,还在等着我们,来兑现他们的誓约。

师父在经文《贺词》中讲道:“坚定的走好最后的路,学好法,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正念自然就会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好。邪恶完了,环境变了,更不要放松自己的修炼,在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中铸就你们的威德与辉煌吧!”

让我们共同走好最后的路。最后我想引用师父在《警言》一篇经文的结语来结束我此次的发言:“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年奥地利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