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小弟子也是一种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五日】十年修炼路,风风雨雨,摔摔打打,经历了许多许多,写什么呢?还是从身边的小弟子讲起吧。

与小弟子一起学法

我的小外孙宽宽(化名)今年七周岁,上小学一年级。从他在母亲的腹中开始,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学法。在上小学以前,几乎都是我和女儿读法,宽宽在一旁听。每天学法,已成为我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份。有时,我忙家务,女儿忙做资料,耽误了学法,他会在旁边提醒说:“到学法时间了!”我俩一看时间,会心的一笑,忙放下手中的事坐下学法。

宽宽特别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而我和女儿则因为听师父讲法会打瞌睡,总是想多读《转法轮》或其他经文,少听师父的讲法。每每宽宽提出要听师父的讲法,我俩会找出种种理由推脱。

后来我和女儿悟到遇到矛盾要向内找,而不是绕着走。于是与宽宽一起听法。听法时,宽宽精神十足,从没有疲倦的现象。听的遍数多了,师父讲法中的许多原话,他都能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

宽宽的表现是一面镜子,我和女儿从中找出了我们的不足:没有把学法看作是一件很神圣的事,被魔利用钻了空子,因而不能静心、入心学法,才出现打瞌睡现象。通过向内找,发正念清除魔的干扰,慢慢的,我俩听法时也不打瞌睡了。

宽宽和我一起背师父的《洪吟》,他总是比我先背熟,而且不易忘记,现在他已能通读《转法轮》及师父其他讲法。大法的神奇,大法的威力,在宽宽身上的体现,激励着我尽量多学法背法,在修炼的路上不断精進。

与小弟子配合证实法

《九评》横空出世后,正法到了全面讲清真相、促三退、救世人的阶段。通过不断学法,宽宽对讲真相、促三退、发正念等都有一定层次的理解。我利用接送他或学校搞活动的机会,主动接触宽宽的老师、同班同学的家长(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从常人话题(小孩子的教育、学校搞的活动等等)入手,進而讲真相、促三退。每当我与大人交谈时,宽宽就会在我们周围玩耍,一边玩,一边发正念,往往三退的效果比较好。几年来,宽宽从幼儿园托班开始上学,到现在上小学一年级,凡是教过他的老师、同班同学的家长,绝大多数都做了三退。

双休日或节假日,我带宽宽出去游玩,那也是我俩救人的好机会。出发前,我俩发一愿:请师尊安排有缘人。

一次去公园,遇到三个与宽宽同龄的小伙伴,我与其中一个孩子的母亲搭话,宽宽就顺势招呼三个小伙伴一起玩。三个孩子的母亲是结伴来公园玩的,一看自己的孩子与一个陌生男孩在一起玩的挺好,就与我聊了起来。三个孩子都上一年级,我先从小孩子的教育谈起,这是大家都关心的话题,谈到教育孩子首先要学会做人,其次才是做学问;谈到中、西方在教育上的差距,西方发达国家教育是社会公共福利事业,政府给予大量的资金投入,而中国提出“教育产业化”,从而腐败丛生,弊端多多。她们十分赞同我的观点和理念。在这种融洽的气氛中,我转入讲真相、三退话题,结果一切都很顺利。分手时,三个孩子与宽宽已成了好朋友,有点依依不舍,甚至相约今后有机会还在一起玩。在回家的路上,我问宽宽:“今天玩得开心吗?”他说:“玩得开心,但玩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救人!”我听了,心头一热。

一次在出租车上,我给司机讲真相,谈到邪党的种种邪恶表现,这位司机却用邪党宣传的那一套来反驳我。我不气馁,仍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给他讲,可他就是不认可我讲的理,这时车已快到目地地了,可三退还没讲,心中不免有点着急,怎么办呢?我想:“不管你如何想,在下车之前,我一定把三退的事告诉你,至于你选择什么,那是你的自由。”于是我一直在不停的讲,到站了,我突然发现他刚才紧绷的脸松弛了,还露出了一丝笑意,也同意退出少先队。我松了一口气,下了车。宽宽从后门下来后,站在路旁,慢悠悠的说:“婆婆,这个人不大好讲,我发正念,把他背后的邪恶都灭尽了,他才明白过来。”我拉着宽宽的小手说:“做的好,小弟子!”

女儿曾给她的几位同学讲真相,努力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一次,她们几位同学聚会,邀请我与宽宽参加。我想这是个好机会。在饭桌上,几位同学十分健谈,从老同学的情况谈到自己的孩子。我和女儿借着话题,插入讲真相,但几次都被干扰,把话题给岔开了。我们只有不停的发正念,以等待时机。这几位同学工作稳定,收入丰厚,受到邪党的毒害也比较深,我们感到对他们讲真相有一定的难度。饭后,一个同学提议去饭店附近的一位同学家中再玩玩,我和女儿眼睛一亮,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在家中聚会,比在饭店宽松,这几位同学抵触的心理有所减轻,我和女儿拿出真相资料,一一分给他们,并不失时机的分头讲起来,渐渐的,他们都明白了,最后都三退了。从同学家告辞出来,已是子夜时分,公交车已停运,出租车也难见踪影。刚走到巷口,发现一辆出租车停在那儿,我们紧跑两步,拉开车门,司机对我们说:“我是专门等你们的。”听到这话,我和女儿的眼眶湿润了。慈悲的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他的弟子们啊!

与小弟子一起处理打印机故障

一次,家中的打印机出了故障,带纸卡纸问题严重,无法顺利進纸打印。女儿一声不吭,一直在捣鼓机器,却怎么也修不好,心里十分着急。我见了,建议发正念。我和女儿一起发正念,再试机器,状况有所好转,但卡纸问题依然存在,進纸还时有不畅,打出的资料字迹有的重叠在了一起,有的变形。于是我叫来宽宽,把情况讲清,他立即和我们一起发正念。发完后,宽宽说:“魔真多啊,可妈妈坐在旁边不打魔。”我和女儿一震,一下子明白了。这一段时间,女儿老是忙于单位的工作(这是干扰),发正念发不全,发正念的手还会倒。我虽然多次提醒,但觉的女儿工作太忙、太累,睡眠时间也少,出现这种情况觉得很无奈,不知如何摆脱这种干扰。

找到原因后,我与女儿长时间发正念,发完正念试机器,机器还是不正常,我俩真有点懵了,考虑是否送出修理或换一台新的。经过反复切磋,我们觉的这台打印机是一个生命,更是我们救众生的法器,怎能轻易换掉呢?这是对它不负责任。魔想利用我们的漏干扰破坏这个资料点的正常运行,坚决不允许。于是,我又叫来宽宽,三人齐发正念。经过一周不断的发正念,机器恢复正常打印。

在亲朋好友、街坊邻居、老师、同学的眼中,宽宽是那么纯、那么善、那么健康,对他总是好评多多,这为我们讲真相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我们和宽宽常常在一起背诵师尊的讲法:“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要不断的去掉执著,(如宽宽有时贪玩而漏写了作业,不高兴时会言语顶撞人等),不断精進!

我们深深的知道,没有慈悲的师尊,没有这宇宙大法,就没有现在的宽宽,也没有我们今天的一切!

在此,感谢慈悲师尊的苦度!感谢同修,包括小弟子的无私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