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执著心 慈悲的去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八日】此次写心得体会,思绪万千,有心想写,迟迟下不了笔。自认为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按大法的要求相差甚远,总觉的愧对师父,无勇气下笔。与一位同修交流,受到启发写了这篇文章,与更多的同修切磋。

我上世纪50年代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家,在不到一周时出天花,奄奄一息,老中医说不行了,第二天准备扔到乱葬岗子,结果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以后又经过挨饿、地震等人祸、天灾。老伴儿的人生道路也很坎坷,自幼父母双亡(母亲是饿死的,是中共邪党伟光正的牺牲品)她虽然文化浅,有时悟性较高,在修炼中遇到事情做的不好或不恰当的时候,也经常提醒我,指出不足。我俩就互相鼓励,互相支持,互相提醒。按师父说的向内找,不象过去高声吵嘴,越来越和谐了。这是大法善缘把我们聚在了一起,履行我们对师父的誓约。

我自幼体弱多病,药吃了很多,毫无效果。八二年气功高潮中,学了其它的功法,以后又学了另外一种功法,都是属于祛病健身的。记得在九九年六月份,在老伴和几个同修督促我快放下以前的,学法轮大法吧,当时,要我放下以前学的功法、给人治病的功法很不情愿,而且花了几千元钱。最后,在几个修的较好的同修的鼓励下,到外村的炼功点上看了师父的教功录像,以后又请回了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带,从此走上了修大法的路,把以前低层次的东西忘掉,不执著以前的东西。

学法刚一个月左右,就赶上了“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由于学法不深,不扎实,对大法弟子证实法走出来认识不清,有怕心,把几本大法的书籍都藏了起来。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把大法书请出来,从新走上修炼道路,这么强的怕心、执著心当时还认识不到呢。

师父在《转法轮》中写到:“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确实我们在修炼过程中都会遇到很多的执著心、执著的事。比如:我从小就爱看书,什么武侠小说、杂志、电视、电影什么的,自认为各朝各代的事比别人懂的多,谈古论今,现在明白懂的再多有什么用?尤其是更不能执著这些东西,把宝贵的时间放在做三件事上。几月前,因看书学法,认为好象是看的多一点,眼睛发眍、发痛,觉的又是病,怕发展严重了影响学法,滴了几次眼药水。我们在整个修炼过程中,要去的不是执著心吗?在身体上一出现这不好受,那不舒服,思想就有压力,认为不是得了这个病,就是那个病,悟性太差。还把自己当作常人怎么能提高层次、往高突破呢?

正法到了这个时期,我们从内心里要重视学法,把这颗心踏踏实实放在学法上。农活忙或工作累时,有时学法就放松了,为自己解心宽:算了晚上早点睡,挺累的,少看会儿书,结果这人心一出,学法马上就觉的发困,睁眼都费劲了,看字都模糊了。看过的是什么意思,讲的是什么也不知道。甚至看过的,翻回来再看就没有印象了。第二天意识到了这一点,把心要放法上,去掉人念,结果看起书来就精神了,真的神了。还有一段时间,自我感觉状态挺好,劝三退数量也增多了,心想是什么原因呢,回忆起来原来那段时间法学的多,而且也比较深入,所以学法要不断的精進,这是我的亲身体会。

往往在四个整点发正念和其它加时发正念,自认为意识还清醒,可手都倒向一边或成了钩形,同修给指出来,还不服气,自我表白:我也没糊涂。而且最严重的是看到这个同修的手也歪了,那个头都低下来啦,莲花手印变成合十啦,还不找自己,老向外看别人的不足,不向内找自己。几次学习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执著来,执著去,还是为了保护自己,抱着这种不好的心能升上去吗?在发正念时师父一再强调要精神集中,用神通铲除邪恶,念灭字能把邪恶灭尽。因为自己是关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看不见有时就不太相信,这不和常人一样了吗?从根本上说就是信师信法不坚定。在以前发正念有时对邪恶很痛恨,全身用劲,咬牙发狠的念灭、灭,现在意识到除恶也不需要发狠,利用神通把意念打出去念力集中,黑手烂鬼也就随之而灭了。有时要加强力度,请师父加持弟子除恶,效果更好。

在讲真相方面做的不好,自认为:全世界那么多大法弟子如果按我讲的数字计算,全世界大人小孩早就退完了,自我意识到这是自满的心和攀比心作怪,为自己找借口,你怎么不看一看别的同修每天讲四十来个三退的?每个月都一千多人。在高层次上,佛能说做好事你比我得多做点,少做了我不干,那能行吗?救人是不讲条件,不讲代价的,尤其是到了正法的最后时期,师父告诉我们快救人、抢人,而我本身就存在着不好的想法。认为给人家讲真相,对方有敷衍、应付,都知道邪党不好,社会上所传的恶党的丑闻,干的坏事比你知道的还多,当你一提到让他三退时,就说退那干什么,早就不是了,怎么说也不退。有的人明明上过中小学,瞪眼说他没上过学,气人不气人哪,心里就不平衡了,嘴上没明说,心里说:你爱退不退,你自己不要未来我也不管了。救人是不讲条件的,所以我们要按师父讲的用慈悲的心去救他,应该感到没有把他救下来,心里感到很难受没有使他得救。

我体会到发自内心的、慈悲的去救度效果会好,用人心、靠面子效果不好,比如:我有一个同学,认为关系不错,靠面子也得退呀,结果适得其反,差一点吵起来。回家考虑到自己心态不正,应该发正念,我是为你好,退出邪党组织,使你和你的众生免于灾难,只有大法才能救了你,经过调整心态后,怀着一颗救人的心,耐心的讲真相、摆道理以及我们在社会上共同经历的事实,最后他终于退出了邪党组织。

面对面讲真相也要根据对方的实际情况讲,有的年龄大,有的年龄小,有的知识高,有的知识低,一般的情况不要讲太高了,把你的认识强加给对方使他越说越糊涂。修炼到我们这个层次也是经过了几年、十几年的时间,现在认识到的理和常人的层次相差太远了,所以不能讲高,一讲到佛呀、飞升啊、圆满的,他就不相信,你滔滔不绝的说,他却不明白是啥意思,所以讲真相得有针对性。农村知识浅就给讲浅白易懂的,结合周围的实例讲比较好。最近四川发生了地震,用这个事实给他讲:凡是退了党、团、队的都平安无事,谁不想一生平安呢?通过讲真相,举实例退出的不少,效果较好。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什么样的情况都会遇到,我们就用大法的标准,用慈悲的心态面对众生。

明慧网要求大法资料点遍地开花的引导下,我们几个自筹自建了一个小资料点,开始复印,购耗材,包装,发放都很主动,发资料不管白天,黑夜总不懈怠。回忆起刚发资料时,怕心很重,东张西望的,发过后,还不时的往后看,胆胆突突的,以后陆续的发放,怕心也越来越小了,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人,还有师父保护我们,正念十足清理空间场,清除邪恶,共产邪灵的干扰,让众生都得救,邪恶还能干扰吗?

在二零零五年前后,学法都在各自家里学,有时碰在一块,谈谈修炼的事,发现他有这样的难解之题,他有那方面的不足,时间一长,不马上修正,后果不堪设想。最后在几个同修的商量后,认为几个人到一块读书学法比较好,从那以后,我们学法小组就成立了。开始是一个人读,大伙听,后来经切磋一人读一自然段效果比较好。因为听的学员时间长了容易迷糊,精神不集中,读一自然段方法认为比较好,所以就一直采用这种方式学法。我们是有重大问题随时切磋,一般情况就是星期天交流一次,有什么问题哪方面不足,如何对待,处理各方面的事情,运行起来比较有序,而且体会着效果也较好。在切磋时,老伴(同修)给我提出我在讲话时不注意修口。过去自认为我做常人时争斗心也比别人少,说话也不高声,和别人交往也较平和。修炼后,按法的要求觉的差的太远了,说很多过头的话,有时说过后感觉到又瞎说了,下次可千万别说了,可下次又不知不觉的犯老毛病,究其根本原因是学法不深,没向深处去找,没去不修口的坏根。

看到周刊上除努力学法时,还抓紧时间背法,几个同修晚上集体学法时提到了这个事。大家开始时有畏难情绪,有的说我文化低,连续读法还读不通顺呢,我还能背法?有的年龄大一些也怕记不好,有的上班,到家什么家务活都上来了,时间太紧了,最后统一认识到,时间多紧,我们也要背法,一定要克服困难坚持背法,加深记忆,背法的形式不占集体时间,自己抓时间背,见缝插针。到现在看来,年轻人背法的效果好,而且背的遍数也多,其中最差的就是我,落后了,但我也没气馁,要赶上去!

我在外边找了一份工作,在值夜班时和一个年轻人住在一起。因是常人,各种爱好免不了都有,吸烟,喝酒,烟瘾酒瘾都很大,不喝多不算数,吸烟我最反感,直接影响我打坐炼功,喝酒后,大吵大嚷,摔东西,发出很大的声响,大家都知道我们炼功需要的就是静,确实对我学法炼功影响很大,屋内的一切杂活不爱干,尽去享受。水烧开了拿起来就用,而且拿哪扔哪,我心里就不平衡,年轻人不检点,还这么懒,好不了。同修对我提出了不同看法,咱们是修大法的,得修口,不能把别人固定在那里。你要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不好的东西,不让那些邪灵干扰你学法炼功,再给他加好的意念让他走入正轨,做好人。经发正念后,那人比以前好多了,我也经常给他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他也相信,也三退了。

一次一个熟人在门前路过,就和他谈论起来,津津乐道的在那讲的很热闹,说这个不好,说那个不行的,同修和我谈这件事,说我占用那么长时间,怎么不多学点法,我心里还挺不高兴,正好晚上学法到《转法轮》第八讲“或者由于执著心指使显示自己的;或者道听途说传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对社会上其它一些事情谈论起来很兴奋、很愿意说的,我想这都是常人的执著心。在这些方面我觉的我们应该把口修一修,这是我们讲的修口。”通过学法,从心底认识自己的不对,别人给你善意的指出是为你好,自己心里还不服气,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一再教导我们向内找都没有听去,所以在今后修炼中,时时都要按法的指导去做。

再者我们在常人中修炼会遇到各种人各种事,在这最复杂的环境中要修炼这颗心,在高层次上看问题,向内找不指责别人,不和常人一般见识,去掉一切执著,提高心性,走向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