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能相信新华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

新华社在中共造谣宣传体系中的作用

新华社是中共控制的国家通讯社,也是中国大陆法定新闻监管机构。一个媒体本身既是运动员,又是所有媒体的裁判员,拥有对其它媒体报导的生杀大权,这本身在正常媒体业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充份说明了新华社在中共造谣宣传体系中的主导作用,也是中共体系内主管意识形态的专职机构--中宣部的主要成员。毛泽东曾为新华社制定了口号:「新华社要把地球管起来,让全世界都能听到我们的声音。」

中共通过国家机器进行媒体和舆论封锁,不让中国人了解到外部世界的真实情况;在建政的几十年,一直打击和破坏着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否定古文化,不让人们按照真正人的文化和伦理做人;为填补文化和精神层面的真空,通过政治运动强化灌输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和斗争哲学,歪曲历史,扭曲真实,让人们按党的意图用党文化认识世界,成为党的驯服工具,心甘情愿地接受党的统治。新华社就是中共的媒体家族中的黑道大哥,起到领导的作用。

新华社的历史就是一部配合中共制造谎言的历史

枪杆子和笔杆子是共产党的两大生命线,列宁曾经把这种斗争手段概括为“恐怖主义”加上“意识形态”。中共继承了苏共的邪恶基因,把“骗”字诀用得更加得心应手。刘少奇在一九五一年一次讲话中直言不讳地说:“我们党从最初建立起,就是全党做宣传的。……以后,更要这样做。”中共的宣传机器在中共对民众进行洗脑灌输、建立党文化的过程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解体党文化》之三:灌输手段(上))

新华社的前身是红色中华通讯社(简称「红中社」),在红军长征途中曾被改为新闻台,在延安被改名为新华社。中共掌权后,新华社迁往北京,成为国家通讯社。新华社为国务院的一个部级机构。新华社对中共的重要作用可见一斑。

中共不同时期对老百姓的洗脑需要,都开始于新华社,新华社进行定调,写出新闻作为示范供其他媒体发挥、转载,新华社的历史与其说是一个媒体报导中国事件的历史,不如说是精心配合中共需要,进行造假的一部谎言史。

新华社国内部主任张万舒曾经写过一本关于“六四”的书,这本书从新华社这个信息总汇的角度,逐日记载了从一九八九年四月十四日至六月十日所发生的情况。其中记录了六月四日当天新华社编前会上编辑记者们抱头痛哭的场景。为“喉舌”服务的人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新华社常用的造假手段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五日,新华社又出文批驳西方媒体,说西方某些“新闻工作者”违背职业道德,甚至不顾基本道德底线的行为可谓五花八门。因为新华社自己惯用的造假手段炉火纯青,写文章攻击别人正好是得心应手,只要把自己常用的手段拿来罗列一番就可以达到栽赃陷害的目的。如,「违背公正立场和平衡原则,大篇幅传播谎言;用技术手段移花接木、扭曲事实甚至造假;无视历史和现实、不需要任何事实装点的露骨独白也有之;全然不顾事实,更不在乎自身形象、媒体公信力甚至职业伦理,而十分热衷于传播偏见和仇恨,成为某些势力蓄意丑化中国的工具。」新华社一手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就是通过这些常用造假手段推向全世界的。

违背公正立场和平衡原则,大篇幅传播谎言:从二零零零年一月至二零零三年十月,新华网对法轮功的诋毁文章竟多达五百二十二篇。《华盛顿邮报》记者菲力蒲•潘亲自到自焚身亡的刘春玲的家乡开封实地调查,邻居们说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炼法轮功。而法轮功的书中明确指出,修炼人不能杀生,不能自杀,新华社从来没有站在公开的立场上让人们了解法轮功讲了什么,也从来没有允许官方之外任何人调查真相。

用技术手段移花接木、扭曲事实甚至造假:自焚事件事发两小时后,新华社就向全世界发布了英语新闻。通常新华社的每一篇报导都要经过上级的层层批准。而这次对所谓在天安门自焚这等罕见大事的报导,却一反常态的迅速,连驻京外国记者都惊讶不已!王进东右边拿着灭火毯的警察,没有紧急扑火的运动感,好象是为了拍照而摆好的姿势,这样的镜头场面发生在突发事件的一、两分钟左右,而且摄影机处在最佳的拍摄角度。

做过媒体的人都知道,突发事件开始时,只能肩扛摄影机跟过去,没有架脚架的可能性,镜头远、中、近景结合,多角度,画质高,事先没有准备是不可能出现的。中国政府声称特写画面是美国CNN记者拍摄的。但是CNN国际部负责人指出,CNN记者并没有拍摄到任何画面。因为在事件的一开始,他们的摄影师就已经被逮捕,摄影器材被没收,他们绝没有机会拍到任何自焚镜头。

无视历史和现实、不需要任何事实装点的露骨独白:法轮功自九二年传出,弘扬世界几十个国家,在大陆被镇压以前的七年里从没有法轮功学员自焚,在大陆之外全世界任何一个地区也从来没有法轮功学员自焚。操纵自焚事件的人,做梦都想得到法轮功号召自杀升天的证据。可查遍法轮功所有的著作,只能找到不让杀生和自杀有罪的话。新华社在其长篇报导中就依据王进东的这个打坐姿势和喊的口号,证明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事实上,这个自焚的“王进东”,从喊的口号到练功动作都不是法轮功的。

王进东喊的口号根本不是法轮大法里的内容,却被新华社奉为至宝。而就在同一年,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来自十余个国家的三十余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冒着被警察抓捕殴打的危险,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展开巨大的“真善忍”横幅,向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及世界人民展示法轮功真相,加拿大学员高喊的“法轮大法好”,却从来没看见新华社报导过。新华社是真的不报导,造假兴趣高。纵观全世界,如此热衷于抹黑法轮功的除新华社外实属罕见。

不在乎自身形象、媒体公信力甚至职业伦理,而十分热衷于传播偏见和仇恨:新华社惯用的手法就是煽动斗和对立,把“中共”偷换成“中国”,欺骗民众,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任何不利于党的声音都是“反华势力”,共产党有一句很恶毒很煽情的话就是“海外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神州周边邻居除了不丹、锡金等小国,几乎没有几个不“反华”的。新华社一再攻击美国是“反华势力”,可是大陆众多高官都靠权力和来路不明的金钱把子女送到美国,加入“反华势力”的国籍,并准备在大陆崩溃之后一走了之。

而真正有关中国人生命健康和下一代的关系职业伦理的事情,新华网却非常不情愿的去涉及,如毒奶粉事件中,中宣部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四日下令,禁止内地媒体擅自报导“三鹿事件”,一律要以当局公布或新华社报导为准,此举导致媒体的批评火力明显退烧,各媒体无法刊登自行采访的有关新闻稿件,最后毒奶事件不了了之,家长们也无法通过法律索赔。

相信新华社就是接受中共洗脑

新华社只是中共的喉舌,不是正常社会通常所说的新闻媒体,所以它的任何报导都是有强烈的目的性和阴谋性。任何人,在毫无心理防备的情况下,看到所谓的媒体信息,难免会先入为主的相信。但是新华社,它只是披上媒体的保护衣,只是在替中共做造假的洗脑宣传。相信新华社,其后果就是相信中共的洗脑,听党的话,跟党走。

世界上其他国家成功、有财富、生活幸福的人,不是因为看了新华社的东西而拥有这些福份的。在“党叫干啥就干啥”的奴役中,中国社会人人都是受害者,那些越是紧跟中共的人,受害越深。“中国富豪榜”成为“中国囚犯榜”。利用共产党富起来的人,纷纷把子女财产转移到海外,去拿外国的护照,因为教训已经太多了。就连新华社刊登的关于股市的文章,相信者都是信一次赔一次。看看新华社的文章,被新华社高调肯定过的事情,其结局往往都是凄惨无比,被新华社批判过的事情,却往往被历史所肯定。

人们来到世上,都对自己和家人的未来有美好的向往。损害健康的事情,人们都会主动的远离;家里的垃圾,人们都会主动的倒掉;而新华社这种损害人们思维的造谣媒体,直接往人们头脑里灌毒的党的喉舌,却被忽略得太久了,人们却忘记了还可以主动选择不听不看。在迫害法轮功中,新华社直接诽谤法轮大法,造下了还不清的大罪,随着中共的解体,新华社必然被从中华大地上清除。在这不多的时间里,为了您和家人的精神健康,新华社的东西是真的不能再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