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慈悲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本地的同修,特别是男同修,在讲真相劝三退过程中,时常发生一些和常人争论、辩论的事情,大多最后是不欢而散,更甚者给大法带来一些损失。同修们也很苦恼,我本人也有这方面的问题。通过切磋交流,同修们也都认识到自己还有争斗之心,但每每再遇到这种不接受或自认为聪明的、宣传邪党那一套的世人时,还是心理不能平衡,忍不住还要辩上两句。有的同修认为怎么能让邪恶的气焰这么嚣张呢,心里有压住它的想法,言语间难免生硬、激烈,其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最后同修交流,那些不接受真相的和反对的暂时不要讲了,先讲好讲的。但是一段时间后,认为还是不对,师父不是让我们“知难而進”吗,我们怎么能“知难而退”呢?当然,也有同修谈到了我们的善心不够,慈悲心不够,不能够包容别人,好一段时间,但还是不能达到师父所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的那种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的那种境界。

师父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发表后,我们认真学习后,通过向内找,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在讲真相中不是真正的为了对方好、不是那种无私的慈悲,而是为私的、有求的在做救人这么神圣的事,抱着一种“只想改变别人,却不想改变自己”的私心在做,尽管口口声声在告诉对方,我讲的都是真理啊、我是在为你好啊、你要听我的就可以如何如何等等,都是把自己的认识强加给对方,一旦碰到不接受或反对的,就想用人的办法、人的理辩倒他、压住他,结果适得其反,然后就认为对方不可度、不可救。而修炼人的最大能力——慈悲,就这样在人心的障碍下发挥不出作用来。

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认识到了我们在讲真相中的很多不足,比如前面提到的争论,没有清楚的意识到争论不能救了人,而只能触动人负的一面,我们讲真相时就得理智、理性的启迪人善的一面,尽量抑制人负的一面,使它不起作用,唤醒人善的一面,使这个人尽量由善来起主导作用,这个人有了正的念头,他才能分清善恶好坏,他才能真正明白真相,认清邪恶并退出其组织,我们才能真正救了这个人。可见我们的讲真相并不是单纯的在做事、在完成任务,师父是让我们在救人的同时提高心性,升华自己,所以在讲真相时一定要善。

我们在讲真相讲不通、争论时,是不是也是在用人的办法“征伐”的手段来解决问题呢?而不是用慈悲来解决问题。师父点到了问题的根源,同修们恍然大悟,一思一念尽量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善待众生,尽量不去触动世人负面的因素,启迪人的善念,世人的各种各样的表现也不再牵动同修的心。这样一来争论没有了,讲真相时的场祥和了,世人恶不起来了,救人的效果提高了。

例如,我地一同修到邪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回来时在黑窝门口碰到一人,搭话讲真相劝三退,那人不接受还赶同修走,要在以前同修就放弃了,不给他再讲了,同修刚刚学了师父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明白了法理,所以并没有被表象所动心,他明白拒绝得救的不是这个人真正的自己,是这个人负面的因素加上邪党的毒害造成的,同修并没有怨恨这个人,反而觉的这个生命太可怜了,众生都是为法来的,但当大法要救度他时,他却因受邪党的毒害而拒绝,那么他背后的层层层层的无量众生都将失去被救度的机会,太可悲了!一切邪恶因素都不能干扰众生选择未来的机会,同修想到这里顿觉慈悲无限。此时还没等同修说话,那个人却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告诉同修,他叫某某某,入过团,谢谢你,给我退了吧。同修的眼泪刷就下来了,此刻同修真正见证了师父讲的法,切身体会到慈悲的力量。

放下人心,慈悲的对待众生,遇到问题不要用人的办法去解决,而要用修炼人的慈悲来解决问题。明白这层法理后,同修们在讲真相上好象有了一个新的突破,以前讲不接受的,现在接受了;以前讲真相时稳不住的心,现在稳住了;以前讲真相把握不了的场面,现在能把握住了,并由大法弟子主宰了;同修们越讲越有信心,越讲越觉的大法弟子的能力在法中越来越显现出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