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前「被自焚」

天安门自焚伪案是如何出笼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在时下的中国,“被增长”、“被就业”、“被小康”、“被自杀”、“被退休”和“被和谐”等“被字句”窜红中国网络和媒体。“被”字目前在中国窜红到有人惊呼中国已经进入“被生活”的时代。中国网民开始大量用“被自杀”这个词,是因为一连几个引发社会反响的事件中,当事人之死因都被官方归结为“自杀”,却遭到公众质疑。如,安徽阜阳“白宫”举报人事件中,举报人离奇死亡却被当地警方认定为“自杀”,然后不了了之。“被自杀”被下的定义是“疑似于自杀的他杀”。

这个“被”字讲的是一个违背事实而被强加的状态,如果要找到源头,全中国都知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当属影响最广,最违背事实的“被事件”,可以说天安门前「被自焚」开了中国“被时代”的先河。

天安门自焚是迫害的需要

1999年7月,江泽民通过中共开动整部国家机器发起了对法轮大法的疯狂迫害,一时气焰十分嚣张,但是到了2000年下半年,中共对大法的迫害起初的锐气已失,许多中国人对舆论的造谣宣传缺乏兴趣,甚至厌倦了。大法弟子和平的讲清真相中,人们认为炼功只是信仰问题,搞政治运动对付信仰是无事生非。法轮功学员们身边的人们从行为上看到了他们的大善大忍,知道炼功人都是好人,从而对迫害产生反感,甚至对中共的指令阳奉阴违。许多省市对镇压不感兴趣,在广东官员中,普遍存在“法轮功绝大多数是好人”,不该镇压等同情心理。所以广东对法轮功的迫害比全国晚了一年。后来江泽民广东南巡,亲临督战,并以“进政治局当常委”的条件为交易, 促使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开始参与迫害法轮功,而第一批被劳教的学员中就有胡锦涛的大学同班同学张孟业。

史无前例的迫害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因此,一个欺世的谎言粉墨登场,这就是天安门自焚伪案。精心选用弱母幼女作牺牲品,用最残忍的手段产生最残忍的效果,以震颤人类同情、友爱、高尚心灵的方式,来提升政治栽赃的精神效果与攻击力度。

自焚中包括了杀人、放火等最负面的因素,并通过当事人排练好的台词栽赃到是法轮功教人去杀人放火,通过人们对受害者的同情,对杀人放火的恐惧,造成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

看到全国的电视在过年期间大规模的播放自焚的恐怖镜头,加上各式各样的人等争先恐后的在电视里义愤填膺的“声讨”法轮功,为的是让人们接受新华社的结论:法轮功导致了这些人自焚。这个先入为主的观念一旦形成,人们就会自发的对法轮功产生敌意和仇恨,而这正是迫害者所急需的:人们对迫害法轮功的默认和支持,和进一步残酷打击法轮功的借口。

天安门自焚是精心导演的一出戏

天安门自焚这类通过火攻而为迫害开路的手法不是一件新鲜事,古罗马暴君尼禄(Nero)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嫁祸于信仰基督的人,这是基督教早期历史上面临的第一次大规模迫害。希特勒上台前,阴谋策划了骇人听闻的“国会纵火案”,然后嫁祸于人,为建立法西斯独裁统治铺平了道路。

天安门“被自焚”时间选定在大年除夕,因为逢年过节是法轮功学员进京人数最多的时候,选在这个时候搞自焚,不容易引起人们怀疑还容易引起人们的气愤,觉得为自己的所谓“升天圆满”竟然选在过年期间实在是没有人性。地点选在天安门广场,因为天安门广场是中国的中心戏台,对中国有相当影响力的历次历史事件都发生于此。广场上自焚的演员经过精心挑选和设计,用真正法轮功学员的名字来掩人耳目,王进东是怀有特殊任务的专业人员,刘春玲母女被许以重金酬劳,保证如同拍电影,放火后有安全措施,事后却立即杀人灭口。

开始时新华社只提到五人自焚,王进东加上刘春玲母女和郝惠君母女,设计两个花季少女来自焚,用央视春晚的惯用煽情手法赚取老百姓的眼泪。人们一激动,就不会用理智去思考问题;同时也加大了剧本的可信度,人们很难相信一个政府可以丧心病狂的把小女孩送去自焚,而顺理成章的觉得是法轮功。之后为了需要又加上了刘葆荣和刘云芳。一周后,演员从五个变成了七个,后来又加上了一个薛红军。刘春玲母女和陈果演的是被别人利用送死而引火烧身的苦角;刘葆荣演的是愚昧而令人生厌的老年妇女形象,是丑角;刘云芳演的是背诵教义,蛮横顽抗的邪教徒形象,是反角;薛红军演的是面目猥琐、老奸巨猾的煽动别人送死的奸角。

自焚事件发生两个小时之内,新华社即向全世界发布英文消息,称五名“法轮功练习者”在天安门“自焚”,迫不及待地出成果。天安门自焚当然不是突发事件,对于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天安门前请愿,中共从来就不是这样处理的。天安门上到处是警察和便衣,看到象法轮功的都要强迫骂法轮功,查证件,五个人成功把汽油带上天安门点上火,当天当班的统统要下岗;真的出了自焚的事情,河南驻京办第一时间就要把这种恶性事件压下来,以求自保;新华社要经过层层请示, 才能确定报不报,怎样报,而且天安门前的事情也不是新华社能说了算的,以新华社的工作效率,大年除夕人人回家过年,两个小时内能出中文新闻稿就已经是奇迹了,何况是需要翻译校对的英文稿。

多处穿帮是偶然中的必然

2001年8月14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2001年8月14日与联合国人权促进与保护附属委员会上的发言称(中共)政府一直声称法轮功是邪教并导致了死亡和家庭破裂,以此来使其对法轮功的恐怖主义行为合理化,国际教育发展组织的调查显示正是中共政府带来了死亡和随之而来的家庭破裂,其(中共政府)已经对数千人使用了极端暴力和不可接受的拘留。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已经发现被中共政府引为法轮功“邪教”证明的自焚事件实际上是被策划导演的。

这部被自焚的戏中穿帮镜头众多,比较典型的主要有:“自焚”发生的时候,刘春玲的脑后结结实实挨了一闷棍,然后她才应声倒地,与其说她是被烧死的,不如说她是被打死的;警察先到位然后自焚者才开始点火;天安门广场并没有灭火器,警察也从不背着灭火器巡逻,怎么可能在火点起来一分钟之内备齐几十个灭火器及灭火毯;“自焚”的画面远、中、近景俱全,多部摄影机多角度同时拍摄,最近的拍摄距离“自焚”现场不到二十米。若非事先安排,岂能如此完备;新华社对于敏感新闻的发稿向来需要经过多次审稿,但这次两小时内就发了英文稿,动作快得令人起疑;“自焚”的“王进东”全身烧得漆黑,却能声如洪钟的坐在地上喊口号;“自焚”中严重烧伤的12岁的小女孩刘思影气管割开后很快就能唱歌,完全不合医学常理。

有幸看过自焚真相资料的人,经过自己的对比,很快就能发现自焚是假的,这引发了许多中国人的思考,中共是不是一直这样欺骗中国人的。天安门自焚反而成了一个最有力的真相,这也是中共始料未及的。

为什么会穿帮?天安门的名字定在清朝,取“受命于天,安邦治国”之意。神目如电,人在做,天在看。在天安门前对着天撒谎,迫害百姓、祸乱中原,天理不容。举头三尺有青天,人可欺,天不可欺。邪恶利用中共集团自作聪明的在天安门前杀人放火逆天而行,还要利用天去骗人,当然天意不会让其得逞,当然天要灭中共。中共利用利益和权力威逼利诱人们成为其迫害的工具,又有几个人真心要迫害法轮功?不用心去做,当然会在造假中漏洞百出,不顾细节,留下诸多的线索让人们能够发现真相,了解真相。天理昭昭,真相当然会大白于天下。

生在「被时代」固然是一个悲哀,只被一言堂灌输是更大的不幸。了解真相,不要被别人左右了自己的未来,这才是真正的为自己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