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学生曹蕊寒心的记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九日】(明慧通讯员成都报道)原黑龙江省密山市牡丹江农垦高中女生曹蕊,因拒绝签名、不愿反对法轮功,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被校方无理开除,并被强行赶离学校。

虽然,曹蕊在亲友帮助下,后来在另一所高中完成了学业,但她对自小学至高中,那些校长、书记和老师,在邪党的淫威下,对她进行的无情伤害,至今仍感刻骨的寒心。

一、恐吓与欺骗

曹蕊,女,一九九零年出生,家住黑龙江省鸡东县八五一零农场场部,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当时上小学的曹蕊和母亲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当地警察王志勋、卢伟斌、刘月英等十余人劫持回家。

当时,曹蕊就读黑龙江省鸡东县八五一零农场场直小学,学校老师与公安局暗中勾结,先要“转化”曹蕊,强行给曹蕊灌输中共造谣媒体的宣传,强迫曹蕊写保证书、悔过书等一些不好的东西,不写就恐吓、威胁,强迫曹蕊给被非法劳教的母亲写劝其放弃信仰的信。曹蕊母亲在劳教所(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曾给曹蕊写过三封信,前两封都被校方秘密扣下。

在邪党的欺骗、诱惑下,身为育人、教人的老师们,对这个孤零零的小学生也极尽欺负、嘲弄、威胁之手段。有一次,班主任徐启萍(女,数学老师)恐吓曹蕊,说要把她的腿压折来验证法轮功是否能治病,办公室的其他老师也附和着,有的帮着徐启萍拽曹蕊,有的还关上门。

在零一、零二年这两年里,曹蕊的心灵受到了极大伤害,她害怕那些“老师”狰狞伪善的面孔,她不知道“老师”什么时候又会给她弄个圈套,什么时候“老师”停止找她麻烦。寄住在姑姑家的她,经常只能一个人躲起来偷偷流泪。

二、变相停课

二零零三年,曹蕊的母亲出狱回家,曹蕊又回到妈妈身边,她对曾经被逼迫的反对法轮功的行为,写了严正声明。

不久,公安局弄到曹蕊的严正声明,恶警闯到曹蕊所在的八五一零农场场直中学,骚扰曹蕊。当时班主任老师贾秀峰(女,语文教师)正对曹蕊不愿入团感到不解,多次找曹蕊谈话,再加上公安局到学校找曹蕊谈话的事,于是曹蕊以日记的方式给班主任写了一封信,希望贾能明白真相。然而贾秀峰把信教给了学校,学校告诉了公安局。公安局刘月英(女)和另一警察到学校找曹蕊,并威胁、呵斥她,说:“不要以为你是未成年人我们就不能给你判刑,现在国家有少年教养所,专门劳教小孩的。”

校长张金平(男,现已离职)、书记赵清杰(女)也不停的找曹蕊“谈话”,当时临近期中考试,而所谓“谈话”几乎是一天一次,全是占用曹蕊上主科课的时间,一谈就是一节课,有时甚至是两节课的时间,持续了一个星期。

三、非法开除

曹蕊升高中了,就读于黑龙江省密山市牡丹江分局农垦高级中学。但是她的灾难没有结束。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底的一天,一节政治课上,政治老师黄跃斌诬蔑法轮功是“×教”,曹蕊当时站起来,要求黄停止对法轮功的诬蔑之词。

没过多久,学校又开始教唆学生写入(邪)党申请书,曹蕊给同学讲真相。有同学把曹蕊给的真相小册子交给了老师。于是班主任和政治老师又多次找曹蕊谈话,询问真相资料的来源,但什么也没得到。接下来,学校政教主任开始找曹蕊谈话,并威胁曹,要以“扰乱课堂秩序”给她记过处分,并威胁要开除。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七日上午七点半,农垦高中对全校高中生进行所谓集体签字活动,强迫所有高中生保证拒绝法轮功,要求所有教师必须签责任状,并统一要求当日下午的班会课上,各班班主任对其班学生进行诬蔑大法的“宣传”。因曹蕊拒绝签字,学校政教主任张彩凤(女,曾教曹蕊班级的数学)、班主任李志勇(男,语文教师)又找曹蕊谈话,要求曹蕊放弃信仰,曹蕊拒绝。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的晚上十点多,农垦高中校方通知开除曹蕊,并将她立即赶出学校。

在这之前,学校曾给曹蕊的家人打过电话。曹的家人于十二月十八日到达学校,学校保卫干部先是将家人扣在保卫科,一顿盘问。后当曹见到母亲时,校方说要将曹开除,曹和其家人据理力争。十九日晚上上完晚自习已是九点五十,班主任李志勇说有事,将曹蕊带到办公室,李接完一个电话后,又将曹蕊带到保卫科,在那里又见到曹蕊的母亲,之后满屋子的人(大约有九、十个人)不让曹蕊和其家人离开。李开完开除手续后,曹蕊及家人拒绝签字,拒绝这种不公正的对待。其中一老师竟说:“这是共产党办的学校,你信别的就不行,信法轮功就更不行。”这样,在晚上十点半多,曹蕊被赶出学校。

参与迫害曹蕊的人员:

黑龙江省密山市牡丹江分局农垦高级中学:
书记:葛芳琪
副校长:刘德芬
政教主任:张彩凤
工作部长:李雷生
政教主任:周双忠
保干:高代忠
保干:邬存民
班主任:李志勇
年级主任:黄跃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