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被警察上门骚扰之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日】前些天,当地公安分局和派出所的警察非法闯入甲同修家,不仅非法抄走了同修家中的大法书、《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等,还要将甲同修绑架。经过不断的向警察讲真相,他们才没动甲同修。

就在此事发生前不久,甲同修出现了类似脑出血的病业状态,当时有很多同修去甲同修家与她一同发正念、学法、切磋并共同向内找,甲同修很快的从邪恶的迫害中闯了过来。也让甲同修未修炼的亲朋邻里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当听说警察上门骚扰甲同修一事后,同修们都从各自的角度“分析”着此事发生的原因:有同修说,可能是因为前些日子去甲同修家的同修太多、太不理智了,致使一些不明真相的邻居举报到派出所;有同修说,此前就发觉甲同修有怕心,她对于存放在她家里的同修们看过的《明慧周刊》感到压力很大,我们早就应该将那些物品转移走;还有同修提出暂时就不要去甲同修家了,让甲同修近期也别再去其他同修家了……。看到大家都在或多或少的承认着邪恶的迫害,我的心有些被带动,生出了怨气。但想到师尊曾经讲过:“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芝加哥法会》)心里又略微平静了一些。我决定还是先去甲同修家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

骑车走在去甲同修家的路上,回忆起前段时间就怀疑被邻居监视一事,与甲同修还曾在法理上進行过交流和切磋……正在这时,一位走在我前面的老人不经意的回身将一口痰吐了出来。当看到痰吐在了自己身上的那一瞬间,师尊的一段讲法从脑海中迅速闪过:“说这个物质空间脏,可是这个空间脏它是宇宙结构的层次所不同造成的,那不算真脏。说那个神到这里来了回不去了,不是因为这些脏洗不掉,而是生命境界低了,因为宇宙中那些各种各样的观念、各种各样的生命的左右,他们才回不去的。那么也就是说真正污染我的、给我制造麻烦的、造成正法困难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并不是这里边的这些肮脏的因素本身,却是宇宙生命中的变异了的观念利用了这些因素。这些低层因素是在旧势力的具体作用下所产生的阻力、造成这些个迫害、各种麻烦,这才是真正的污染。”(《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师尊曾讲:“我们不承认这场迫害,但是它发生了。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大家在这场迫害当中,怎么样去排除旧的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这场迫害、否定旧势力的这场安排,怎么样能够走正大法弟子的路,在这场迫害中怎么样救度众生,这都是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责任。这些事情大法弟子必须得做,而且要做好。”(《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我停下车来,等着那位已被自己的过失窘迫的满脸通红的老人走过来。我告诉他,因为自己是法轮功学员,所以不会介意这些的。老人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后,表情瞬间的变化象猛然触及到了高压电一样,看的出来,老人的内心已被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宽容所感动。于是我又利用清理身上脏物的这段时间,将大法真相和“三退保命”的福音告诉了老人。老人接受了。

我与老人道别后,心里又升起了一念:一会儿如能遇到甲同修的邻居,我定要向他们讲真相,同时也可收集一下世人对大法弟子所言所行的反应,以利于我们今后做的更好。来到甲同修家楼前,果真遇到了一位正在那里走来走去似在做运动的老人。他发现了我身上未乾的痰迹,主动与我攀谈起来,还问我要去谁家?当我说出甲同修的名字后,他略微迟疑了一下,问我那是否就是前些天行动出现困难,没过几天就好了的那个老太太。我赶紧将甲同修得以迅速康复的原因讲给了他,告诉这位老人,就是因为那个老太太修炼了法轮大法才好得那么快,否则后果都无法设想。老人对此非常认同,随后他又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她真的是多亏了你们呀!我都看到了,你们这些人经常来看她。要是没有你们来帮她,她可能就完了。”老人的这番话,使我心中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感动,因为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们呢。

在不久的集体学法中,看到师尊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我经常跟大家说这样的情况,就是俩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各自找找原因:我这儿有什么问题?自己都找找自己有什么问题。如果第三者看见了他们俩个人之间有矛盾,我说那个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让你看见的,连你都要想一想: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他们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啊?这才行。可是你们一旦碰到矛盾的时候都是往外推,找别人的弱点、缺点,你这就做的不对。你会使大法的工作受到损失,你会使大法受到损失。你没有想到你们都是在用大法、用大法的工作搪塞你们自己的不足,掩盖你们自己的执著。当你觉的别人做的不好的时候,你心里头过不去的时候,你就要想一想了,为什么我心里过不去?他真的有问题吗?还是我自己心里有问题?要仔细想一想。”我对同修们在我面前所表现出的“不足”彻底释怀。特别是,大家在学法后的交流中,针对甲同修被骚扰一事,都坦诚的谈出了各自所找到的自己的不足以及自身是怎样在法理上提高的。

我再次见证了法的伟大和玄妙。

所悟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