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处向内找 破除旧势力在家庭中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我是九六年喜得大法的,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常年有病,当时孩子也小,也有心肌炎。丈夫家是个大家庭,家庭成员中大多脾气不好,魔性大,家庭矛盾重重,丈夫都说我在家庭中是个受气包。丈夫是自己吃饱不饿的人,脾气又不好,对家庭从来不负责任。婚姻的不幸,病痛的折磨,使我对人生失去任何希望,期间还想到过自杀、离婚、出家。

我得法后,疾病全无,一身轻,也明白人间的一切不幸来源于前世所造业力。我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心性逐渐提高上来。丈夫家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从来不反对我修炼,我家里就是炼功点。

一、破除旧势力在家庭中的迫害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我進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绑架押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这期间家庭中发生了很大变化,警察恐吓家人,说我不签字就得劳教,以后孩子上大学、当兵、找工作都受影响。公公是某局秘书,虽已退休,但怕象文化大革命时那样,株连全家。公公的两个儿子,一个是某单位党委书记,两个孙子在派出所工作。婆婆知道后就逼丈夫和我离婚,给丈夫对像都找好了。当时丈夫的哥哥、嫂子,和大姑姐、两个小姑子说什么的都有,家中简直翻了天。

没等丈夫和我办离婚手续,婆婆就得了脑萎缩,送去医院抢救花了一万多元才抢救过来,回到家中婆婆需要人照顾,那两个儿媳妇谁也不管。那时我被非法关押半年才出来,回到家中照顾老人,婆婆一天比一天好起来,逐渐能自理了。我就到市场做买卖去了。

谁知公公背着我们把我们共同住的小二楼给卖了(因为房照是丈夫的名字,当时没离婚也有这个原因),公公拿这钱自己买了一套商品楼,房权归自己所有,还不让我和丈夫住。公公说我:你婆婆不死你别回来住。家里公公花钱雇小姑子照顾。我和丈夫花钱在外面租房子住。后来做买卖那地方警察老去找麻烦给逼黄了,又没有了经济来源,一时又找不着工作,孩子又上高中需要钱,只得靠娘家供给艰难度日。

后来我悟到,怎么能这样呢?这不是旧势力迫害吗?怎么能找不着工作呢?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法来的,那世上的一切工作环境不也为法来的吗,那我们一定能找到适合的工作。我把心放下,告诉丈夫尽管去找工作,一定会有工作的。没过多久,丈夫找到了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又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有一次我和丈夫到公公那里,去看望老人。公公和婆婆对我们说:你俩口子回来往吧,你俩口子要是照顾我们,我们能多活二年。说小姑子天天让他们生气,他俩再也受不了了。就这样,我听师父的话,我没记恨这一切、没有怨,抱着一颗想救度这大家庭成员每个人的心,搬了回来。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婆婆还是怨恨我,认为是我把这家造成这样、给她造成有病的,对我百般难为,处处找茬,有时骂丈夫让给我领走,不让我在这住。大姑姐、小姑子还时常回来挑矛盾,说我们有钱存起来了不交房费、过节不买东西什么的,说我们不好。当时儿子正上大学,我又没时间上班,老人也需要照顾,没挣钱(因为家里公公开三千多元,再加丈夫工资八百元钱,够用),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把我那份工资加在丈夫工资里,我不上班,好有时间多印资料救人。由于旧势力的迫害,公公挣钱就负责买菜,每月靠丈夫一人挣钱供儿子上学都不够用,每月我们都得在向外借钱或回娘家拿钱。公公每月工资开三千多元,老人的钱三个姑娘今天要一千,明天拿一万的。公公每月还得拿出五百元钱预备打麻将输的。

在这期间,我对他们讲真相,有时就骂,我就和老人善心讲大法好,咱家这一切都是共产党害的,如果我没做好,那是我不好,千万别骂大法,这样对你们不好。儿子说我:“妈妈你太善了,我奶他们那样对待你,你还那么为他们着想。”我就从自身做好,用善心来感化他们,体现出大法的美好,破除旧势力的这种迫害,从而救度家人。

但时间一长,搞得我非常被动的修,在我什么活都干好的情况下,婆婆还时常找茬,说我给她黑衣服洗上白毛了,没洗好,给她大衣洗坏了跟我生气,我说:妈别生气,看气坏了身体,一会儿我给你缝上,你看着要不行,儿媳妇花钱再给你买一件,为一件衣服生气,气坏了身体犯不上。还有一次,我给婆婆洗澡,婆婆就说水热,我说妈这是温水,再往里放凉水,看凉着你。公公赶紧过来说:你妈说水热就水热。我心想,我每天正念也没少发呀,怎么麻烦老也不断呢?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不是个人修炼时期,即使前世欠你们的也不能这样要账,我应该站在救人的基点上考虑问题,我是在救你们,你们怎么能被旧势力利用来迫害我呢!

那么为什么发正念不好使呢!有什么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呢?我找到了我在家里表面做的好,善心不够,头脑中还存有对家庭成员常年形成的人的观念,我要去掉它、排斥它、铲除它。有几次婆婆又找茬,我抓住这不好的观念去掉它,让自己尽量不动人念,一定要出善念真心对她,解体她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

我悟到家中的亲人也好,与我有缘份的人也好,你们生在正法时期能当上人也是为法来的,又与我有缘都应该起到正面作用,协助我证实法,不要起干扰作用。家中的一切事物,都应该围绕我证实法而动、而用,一切事物统统给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让路开绿灯。起正面作用摆好自己位置,这是你们难得的时机。

明白了这法理之后,家中成员不再有意找我麻烦了。公公在钱的方面也不那样对待我们了。

二、事事向内找

在家庭方面破除旧势力的迫害之后,遇事时刻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是家中成员遇到什么事情,让我听到看到都要找自己有没有此心,把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来修,家里的矛盾逐渐没有了,我发现家里的环境真是随大法弟子心而动,让自己尽量保持不被污染,保持正念对待一切事情。

现举几个在家庭中向内找的小例子:

有一次婆婆的侄子来了,说和某市副市长是好朋友,这时我儿子大学刚毕业正在干临时工,说能给我儿子办工作,得花八万元钱才行。婆婆一听高兴了,说:办,只要有工作就行。公公也同意了。婆婆侄子也给联系好了,副市长也答应了。

可过了两天,公公让我到超市买小米子,我去了超市没有小米子,就回来做饭了,这时公公要去溜达,让公公到市场去买(潜在意识中有对利的执著心),公公花钱买回来之后就不高兴了,说我儿子办工作那事,你俩口子想好了,别到时拿不出来钱说不办了。我就能拿两万元钱,剩下六万元钱自己想办法。丈夫和儿子一听就不高兴了,矛盾又来了。

我及时向内找,找到有对利执著的心。再有一点,婆婆侄子说办工作事,因当时我想,你们愿意给办就办,我不能说什么。可是我在这问题上没修,没否定。向内找,找到一颗依靠老人的心,咱们炼功人是不能走这条路,但老人有钱花就花吧,也许欠丈夫的,不管。没替老人着想,老人三个姑娘家都很穷,老人压力多大呀,我就劝丈夫为老人着想,别依靠老人,咱俩哪有这能力花钱给儿子办工作呀!等儿子结婚时能给儿子买个房子结婚,就够咱俩的。你去找你爸说说,别给儿子办工作了。第二天丈夫和公公说不办工作了。公公说:开始我也那么想的,不想办了,现在想来还是办吧,这是孩子一辈子事。(当然炼功人不能这样想也不能这样做,谁说了也不算,师父说了算)。就这样矛盾没有了。

又过了两天,我接了一个电话,说电话费欠费了让交费。放下电话,心想这就是去我对利益心的好机会,我一会就去交。公公说:不用去交费,我才交费没几天。

还有一次,大姑姐来了,说要办劳保需要交两万元钱,让公公给拿,公公说行。我没动心,老人有钱就拿吧,也许公公欠大姑姐的。有时二小姑子家今天拿三十元、明天五十元钱的,老人和女儿因缘关系,我不动心不动人念的。因为我的一切师父都给安排好了,是我的谁也拿不去,不是我的也争不来,如果用人心、人的办法安排什么也安排不了,旧势力还会利用此心来钻空子。一切顺其自然,相信师父、相信法,一切师父说了算。放下一切人心,一心用在救人上,多救人。

还有一次,我和儿子提到房子的问题,儿子又跟我发火了,说:“以后别和我说房子的事,一说房子这事我就压不住火,就生气。”因为公公把我们原来的房子卖了以后买的这商品楼可小了,我们三口人就住在不到四平方米的小屋里,丈夫要是这周白班,下周就夜班,儿子这周和我睡一个床,下周和婆婆公公睡一个床,很不方便,儿子都二十五岁了。我向内找,我有这颗心,去掉它。人间不就是旅店吗?小住几日。不就借人间这地方修炼自己,好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吗。

不管大事小事都找自己的不足,修掉它,家里不但矛盾少了,丈夫的哥哥、嫂子都得法了。而且家中成员都往善的方面发展了,老人身体也好,婆婆都说:“我咋象没有病似的,哪也不疼,有时腿疼,睡一宿觉就好了,就说话时嘴有点不利索!真怪了。”婆婆也向外人说大法好,说自己念“法轮大法好”,病都好了。

现在全家三、四十口人,全知道大法好,都已“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了。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