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开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二零零五年十月,我总算有了些时间,在朋友的建议下,报名开始学车。本以为这是个简单的事,一两个月就能拿下,可谁知一学就是半年,还经历了不少波折。学车的过程,也是我修心的一个过程。

在整个学车过程中,我先后跟过两位教练,第一位教练带了七、八个学员,第二位带了二十多个学员,而别的教练一人只带两三个人,人多就意味着每天在车上的实习时间少,我每天学车也不过一个小时左右,我没提出换车去人少的车上学,心想:不管受什么样的苦,吃多大的亏,我都不抱怨,顺其自然,利用等车的机会给人讲真相

有一次,学倒车入库,教练告诉我要始终保持两点一线(车上某个点和标杆)就能准确入库。可两天过去了,车速很稳,两点我也一直保持着重合,不知为什么车一到库门口,总是有点偏,教练也急了,不停的埋怨着我。

我心里也着急,使出全身的劲,挨着别人的数落,练了一天居然一点长進都没有。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心里别提多难受了。我想:师父不是常说遇到问题要向内找吗?我的问题到底出在哪了呢?一定是有执著心在。

想来想去总算找到了,我还有颗委屈心,不愿受委屈,受不得委屈,这怎么行呢。我想:我一直是按两点一线在练,师父知道,苍天可以为我作证,明天不管别人怎么对我,我不去计较,也不争辩,非得把这个委屈心去掉不可。第二天,我到车场还象往常一样练,一会儿,一位学员走到我跟前,轻声对我说:你看到车上那个点离杆有一寸时,用方向盘追一下。我按她说的方法一试果然奏效,车终于能准确入库了。

我就要桩考了。那天我本来车开的挺好,就在做最后一个动作时,我的脚莫名其妙的离开了离合器,造成车熄火。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就想:这是我平时训练从来都没犯过的错,怎么偏偏今天碰上呢?问题出现了,肯定是自己有漏,向内找吧。我发现通过这件事,反映出自己还有回避困难,想走捷径的心;还有虚荣心;还有对成败的执著心;还有从众心以及怕考不好对不起教练,对情的执著等等。今天再想起来,其实这些不都是源于执著自我的私心吗?问题找到了,不久我就顺利的通过了补考。

在学车的过程中,修心的事情差不多天天都会遇到,我慢慢的习惯了利用回家乘坐班车的时间反思自己一天中还有哪些不足和执著,如果能找出来就注意去掉它。

有一天早上,我坐在班车上感到浑身不得劲,也不是哪里痛,就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脑子发懵不舒服。“有什么事吗?有什么执著心自己还没有发现吗?”我不停的问自己,这几天我该找的问题不是都找到了吗?此时我再也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只感到脑子里就象盛满水的罐子,满满的似乎什么空隙也没有,什么也想不出来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想起师父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的,“你们可能没注意到,昨天上午有个学员的发言,他里面有那么一段,他讲他再怎么修也不觉的往前進步了,他突然间有一天悟到:我在某一方面应该有所改变了。那么他再炼功的时候这堵墙就一下子打开了,豁然间摆在他面前就是另外一个境界。我想这个学员的发言你们都多想一想。”

我想:既然盛水的罐子满了,我为何不换个大缸来盛呢?一切从头做起,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想到这儿,我顿时感到浑身无比轻快,思想豁然开朗,好象在我面前又出现了一片新的天地。

在整个学车的过程中,出现了许多常人看来很反常的现象,比如:有时别人看来很难掌握的技术,我在不经意中很快就学会了;别人很容易掌握的东西,我却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学会;因为家里有事,几个星期没摸车,别人一上来可能会生疏,我开的反而比从前更好;有时我对某项操作本来已经掌握的很娴熟了,可是某天又会突然出现频频失误。当然我心里明白,这里蕴含着许多修炼的因素。

总之,学车的过程中我经受了魔炼,对大法的法理有了更進一步的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