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实际行动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我今年五十多岁,是一名农村的大法弟子,由于身体多病,经人介绍于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的。当时我们村就我一个人学法,农活又比较忙,学法不精進,刚刚把动作学会,还没来的及高兴,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由于学法不深,对法没有正确认识,怕心重,就放弃了学法。半年以后,又从新回到了修炼中来,在师父的呵护下,一直平稳的走到了今天。

学法修心 圆容家庭

自从新修炼后,我的身体越来越健康,性格也越来越开朗,家里人都很高兴。但不准我和别村的同修联系,说是为了我的安全。我说不行,师父的新经文和每期的周刊怎么办?你们能给我呀?他们不吱声了。后来好天气下地干活,雨天就去邻村看师父讲法录像。家人为了我的安全,也为了我方便,女儿就给我买来了VCD,这下可好了,不但我看,也能让家里人看。“天安门自焚真相”光盘来了之后,我反复给家人放,使他们看清了,听懂了,明白了怎么回事了。

别看我丈夫不让我讲真相,可他见到人就讲,告诉人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还能用医学常识给人们分析。特别是《九评》推出后,有一天晚上,我放“九评”光盘和他一起看,一连放了三盘,他始终没有睡觉,一会儿坐起来,一会儿趴在炕上,一直看完,要是平时他早睡着了。第二天出车回来,一進屋就说:“老娘子,快,快给我放光盘,放昨天那个,快放。”还说:“法轮功真本事,从哪搜集来的。这下共产党可完了,老底都给翻出来了。”

掀起三退大潮后,我们全家都做了三退。丈夫说:“老娘子,你炼功,你讲有危险,你在家好好炼你的功,我替你讲真相劝三退,我不炼功,他们没法对我。”就这样,他就走到哪讲到哪,和开车的人讲,吃饭在饭店讲,有一次给儿子干活的工地送料,到那就和工人讲真相,讲“九评”,讲三退。晚上儿子回家告诉我:“我爸今天给工地送料,给人们讲真相,还让那些工人退党团队,人都说我爸比法轮功还法轮功。”

从家人的变化,看自己修炼的状态,我认识到,圆容家庭就是多关心家人,多与家人交流,掌握他们的心理,在修炼人的带动下,为法所动,也就是通过我们的言传身带,使家人或多或少的从正面接受大法的美好,为他们走入大法中来奠定一些基础,有个好的未来,而不是被常人所带动。

正念正行 用实际行动证实法

前年夏天,我婆母得了重病,经医生确诊为白血病,已是晚期了,让回家准备后事。老人是个脾气暴躁、得理不让人、没理也占七分的人。两位老人是后结合的,两边的孩子共九个,虽然现已各自成家,但始终各有心思。丈夫是大哥,是婆婆的亲生儿子。婆婆生病我和丈夫要尽到责任。亲朋好友都来看望,来了几天可把我忙的够呛,每天买菜做饭,二十几口人吃饭,光有陪客人吃饭的人,没有帮忙干活的人。老公公看在眼里,让我把人们撵走,可我知道,不管怎么累都不能那样做。我是修“真、善、忍”的,我能挺的住。

就在这种情况下,我收到了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忙完家务,我打着手电细心的学新经文,师父说:“所以你们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在社会上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师父又说:“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后走过来了,师父给你们安排了这样的路,你们怎么走过来的?这一切最后不能不看的。”

我学了新经文之后,我明白了,这是我的修炼之路,一切都是为了提高我的心性而来的,平衡好这一切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范,这心里有法,做什么都无所谓。

转眼过了一周,亲戚们都走了,家里的人也散了,几天时间身上都有味儿了,想找个地方洗个澡。可万没想到婆婆又吵闹起来了,真象师父说的:“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转法轮》)。这时家里只有我和丈夫,还有孩子的大姑,也不知道老婆婆哪来的力气,翻身下炕直奔冰箱走去,打开冰箱门抄起吃剩下的西瓜就向我砸来,正砸在我的腿上,西瓜水顺着腿往下流,嘴里还一边骂,门口有好多人在笑。我心里想:你要我在这么多人面前没面子?我不怕。我是修炼人,这算什么?人越多我越应该做好,修炼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做好人。

这时就听孩子大姑说:“妈,你这是干啥呢?我嫂子对你这样好,你怎么对人家这样呢?”婆婆说:“不用你教训我,都给我滚。”把孩子大姑气的直哆嗦,抬腿就走。我一把将她拉住,给她一个板凳坐下。孩子大姑说:“气死我了,你咋不生气呢?”我说:“这有啥生气的,让走就走,你还来不?”她仍不解的问:“你真不生气?”我告诉她:“我不要气,气不是好东西。”就这样一个不动止万动,一切恢复正常。

婆婆回到屋里,看着我说:“我知道,一晃十来天了,天天请客,把你也累得够呛,我和你一起去你家养病,你们家里清静我好好养病,你也歇歇。”

就这样婆婆来到我家,我细心照顾好老人,做可口的饭菜,婆婆心情好多了。几天后,还能到院子里坐一会,我也能抽时间学法了,有时还放师父讲法光盘。我想婆婆病好了是个奇迹,就能更好的讲真相,救人。如没好,她听了天法,也会有一个好去处。

一天晚上,婆婆和我唠了一些真心话,说这辈子没过几天好日子,最对不起的就是我和两个孩子,问我恨她不?我告诉她:以前恨过她,从修炼以来就逐渐的没有恨了,因为修炼人要修出慈悲心,对谁都要好,做事要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都要做一个好人。婆婆说:“八、九个孩子,我来这个家三十年,谁都没有你对我好,可我最对不住的是你啊。”我说:“都过去了,就不提那些事了,好好养病吧。”

几天后,婆婆突然病重,第二天就去世了。安葬婆婆需要一大笔资金,儿女们都到齐了,没有一人开口,更没人拿一分钱,我叫丈夫到一边商量,我说:“你是妈的亲生儿子,别管别人怎么做,你就当妈生了你一个,咱都承担下来吧。”丈夫同意了。

夜深了,天下起了雨,天亮了雨还在下,丈夫一脸的惆怅,问我怎么办?我说别急,一切都会顺利的,我走到师尊法像前,双手合十求师父安排,我要抓住时机以实际行动证实法,不给大法抹黑,不给师父丢脸。不到十分钟,邻居们顶着塑料布,拿着铁锨,一会功夫就把灵棚搭好了,不用吩咐,自觉的各做各的事。亲朋好友、众乡亲都前来吊唁,前后来了三百多人,在我们这个偏僻的小村,从来都没有过。

在殡仪馆等候骨灰时,人们不约而同的向我靠拢,用奇异的目光看着我。一个妹妹说:嫂子,咱家遇上这么大事,一般人都懵了,我看你不慌不忙,那么平静。我告诉她:因为我不是一般人,我是修炼人,一切都是有序的。接下来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小叔子说:嫂子,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到了,你说的我信,我入过党,你给我退了吧。好多人说,以后有真相光盘别忘了我们。

老人入土后,核对账目,共花销了一万多元。其他的兄妹竟没有人吱声,我丈夫说:“陇个总帐就行了。我是长子,都给我吧,尽孝心是应该的。”主持丧事的人说:“我这么大岁数了,办过多次红白喜事,可我没见过你们这样这么有序,好象事先都有安排,真顺呐,照你们这个阵势,在别处两万元都不够,不可思议。你们两口这么通情达理,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你们这么大的一个家,兄弟姐妹这么多,你们不打架,不生气,好大的度量啊,我服了。”

安葬好婆婆第二天,我们又把街坊邻居叫来吃饭表示谢意,人们议论着,纸钱应该女儿花,花圈钱应谁谁花,你们这样的没见过。人们对我丈夫说:“你有这么个懂事的媳妇,难得呀。”我丈夫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收了多少礼钱。”我说:“做人就得这样,就得堂堂正正,不被人指脊梁。”邻居们听了,竖起大拇指:“炼功的与不炼功的就是不一样。在咱这片是头一个。”

过了些日子,我去邻村办事,刚一進村,见几个人在树下乘凉,人们向我竖起大拇指:你是好样的,你公婆怎样对你的,小姑子们怎样对你的,我们都知道,你对他们还这么好,难得呀。我说:如果说我做的好,那是我师父教的好,如果说我与别人不一样,就是因为我是修炼人。如果人人都学法轮功,都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你们说这个社会不就好了?家家和睦了?

通过这件事,使我明白了,不管在何时、何地都认识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大法的形像,都是在证实法。人们在无意中,在我们的言行中接收到“真、善、忍”好的信息,如果我们大法弟子都能用法严格要求自己,这巨大的能量场和正的信息就会使世人思想里对大法抵触的物质解体,邪恶的谎言就会破灭,世人就会对大法有好感,可能支持大法,走進大法,同化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