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身边同修同样是我们的责任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一日】长期以来,也看到很多昔日同修一直不出来做自己该做的,我就一直在对自己说:“修炼修的是自己,不要看别人,师父的法都摆在那了,要是师父的法都改变不了他们,我就能改变他们了?我能为他们做的,就是要求自己尽量多做,将他们没做的那部份损失弥补回来多少是多少。”我一直觉的自己的这个认识很为他,看了师父《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离真正为他距离还是很大,至少没完全站在正法全局的高度来看这个问题。

师父在《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讲:“其实旧金山我看到了有一些学员长期不出来,我也不想丢下他们,想让那部份学员出来先做些简单事情,第一能使他们走出来,第二能够给他们自己树立点威德吧,不然将来怎么办?”看了师父的这段讲法,我感到一阵惭愧,我此前总想着自己尽量多做,却没有为不出来做事的同修的将来多想想,正是因为我们这方面做的不足,才让师父屡屡为他们的将来操了那么大的心!

我又想到了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的:“人哪,一个生命在历史上的今天能够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运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时候,大家知道那面临的是什么?是很可怕的,因为赋予那么大的责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没有完成的时候,那相对来讲和一个生命的圆满那是成反比的,那个生命,那真的要進无生之门了。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

最近接触到一些同修,他们那片十多人,几乎都处于不出来做事的状态,奥运之后普遍消沉,拒绝参加集体学法,有的觉的前途无望,索性带修不修了,一些人还出现了较严重的“病业”状态,住進医院。我联想到师父《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师父说:“一旦修炼了,这个人要跟不上,在邪恶的迫害中危险,所以大家要对他负责。”他们毕竟是得了法的生命,按说应该比常人更值得我们珍惜,看到他们渐渐的迷失,我们不能不管,多花点心思尽快帮助、唤醒他们,是我们当务之急,是我们现阶段助师正法很重要的一部份。

想想迫害之所以持续那么久,师父在《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讲:“目前就是因为有许多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还没有走完自己的路,在拖延着。”正法修炼不会没有止境,师父不会永远等下去。迫害拖延至今,与其说是师父在给众生获救的机会,不如说师父在以自己巨大的付出为代价,苦苦等待着我们!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随着我们的修炼状态而动,人类道德为什么一日千里的下滑,众生为什么那么难救,作为有责任“截窒世下流”(《洪吟二》〈普照〉)的我们,在将来的“大审判”中,不一定对此一点不承担责任。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当前大家要不能够完成这件事,不能够使众生得度,你们自己就没有完成自己立下的誓约,同时也会给整个正法、宇宙、众生带来灾难。”

反思大陆同修十年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经历,今天的效果为什么那么不如人意?《明慧周刊》(第三九四期)登了一篇北美大法弟子的文章“注重讲真相的效果 加速救人”,我认为说的极是,总结的相当全面,这篇文章从“带动不精進的同修提高”和“注重救人的效果”两个重要角度,再次为我们每位大陆大法弟子敲响了警钟,希望我们全体大陆大法弟子都能对照自己,再次认真看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