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同修学会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七月二十二日,我和同修上街讲真相,这也是我克服了怕心和各种私心第一次走出去面对陌生人。在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师尊让我遇到了各式各样的人,也让我暴露出很多平时意识不到的执著心。终于迈出了这关键的可喜的一步,我感觉自己提高不小。

同修领着我走小胡同,我一看这不是在往我单位的方向去吗?怕被熟人看到我在讲真相,意识到这是怕心和爱面子心,赶紧正念清理了。

碰到的第一个阿姨笑呵呵的说她的亲戚就是大法弟子,她早已“三退”并且看过《九评共产党》,我一听赶紧送给她一个真相护身符,并向她介绍神韵光碟。可惜她家里没有VCD,就与她告别了。我和同修都说,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不料一转身果真碰到了我单位的同事。我觉的她的眼神闪烁不定,心想:完了!一定被她看到了。她是我单位的团支部书记,我没有和她讲过真相,认为她太奸猾。想到这马上意识到我存在着很强的分别心,善心不够。和她打过招呼后,我又想,真是怕啥来啥,我得把这颗心放下。

起初不敢开口讲,遇到人我都让同修讲,自己在旁边为同修发正念,见对方接受了,我才过去递上光碟、护身符。几次下来,我想,我太依赖同修了,这不也是另一类“大帮哄”的执著心的表现吗!

看到同修跟人讲真相时,有的人会瞪她,有的人根本不理她,可她始终乐呵呵的。这对我触动很大。渐渐的我感到大脑里空空的,正念很强似的,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我得突破自己。

遇到主动和我搭话的人我能做到一个也不错过;碰到很害怕、躲躲闪闪的人,我就想中共一次又一次的整人运动从根本上破坏了中国人的那份祥和和相互信任,凸显了中共的邪恶本质,我真替拒绝真相的众生惋惜。

走到一个小胡同里,见一个老太太和一中年妇女正在那儿坐着,我想岁数大的人耳朵背,就和中年妇女讲“三退”,哪料老人说:“她是残疾人,会说话、认识字,但耳朵听不见。”可这位老人还耳聪目明。是啊,讲真相不能被人的外表所迷惑,这样也就没有分别之心了。给了老人护身符,可老人不让我走,说:“你看,她大婶马上就到了,你和她也说说吧!”接着就朝着来人高兴的大喊:“快来呀!有人给咱送宝来啦!”陆续来了两位老大娘,问了我一些有关法轮功的问题,我逐一作了解答。本来一人接了一份光碟,一位大娘听说光碟是大法弟子用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钱制作的,就还给我一套,说省下一套可以多送一个人。我真为她们的善良感动,也破除我认为人多不好讲真相的观念。

我发现,同修在讲真相时只给同性讲不给异性讲。我俩交流,悟到这里有另一种色心存在,也不对。刚悟到就见到一位老大爷,我上前刚跟他一说他就开始大骂,还恐吓我说要把我一巴掌扇進监狱里去,这引来路人好奇的目光。我越说他越来气,我意识到他是被共产邪灵操控着,我没动心。这时发现不远处有几个乘凉的妇女在看热闹,嘲笑着我和同修。我也有了一丝怕,还有点面子上过不去的感觉,就走了。边走边叹气,和同修说:“不要因为一个人不接受就影响我们救度众生的正念。”说完我马上明白是自己受了这件事的影响,不然干嘛叹气呀?我要接着讲!

路遇一位大叔,我一讲他就抬杠,虽没讲通,我想大法弟子的善良也会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碰到一位高中男学生。我先问他:会不会上网,并告诉他运用破网软件可以看到自由、真实的世界,也可知道贵州有块“藏字石”,可了解法轮功、新疆韶关事件的事实真相等等,对方很高兴的接受了。

我俩一路讲真相一路向内找,找到一点就解体一点执着,尽管今早没有晨炼,半天下来竟然一点也不累。因为曾被邪党非法劳教三年,走了很长一段旧势力安排的路,平时怕心很重,今天是师尊慈悲加持于我。“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转法轮》

中午回到家,发现九岁的儿子正在发高烧、头痛。我坚持领他去学法点学法,晚上他什么也没吃就睡了。本来和同修约好了明天接着去讲真相,于是就打电话给同修想取消。只听到同修说:“其实法理大家都很清楚,怎么做也知道。明早八点半我还在老地方等你,以后我天天等你,能来咱俩就一起做。”

放下电话开始找自己:我刚刚开始走出去讲真相,邪恶势力自不甘心,它以什么方式干扰我?原来认为孩子是因为长期不炼功导致身体出现不正确状况,现在看来不对,邪恶在利用各种各样的形式干扰我:孩子高烧严重病业;平时对我限制很严的丈夫这几天突然放假在家;母亲(同修)也叫我“符合常人状态”在家照看孩子……,我立刻否定这些干扰我讲真相的邪恶因素,第二天照去不误。

第二天我把孩子送到母亲家,和母亲在法理上切磋,请她在家照看好小弟子,学法、发正念(孩子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早天就下着雨,我和同修打着一把雨伞走在路上。遇到雨中匆忙行走的行人,我们当然不能讲,做事得先想到别人,只给站在一旁避雨的讲。不顺利时,会听到同修说,她自己出来讲也挺好的,不用非得两个人一起……,我想这是在去我的依赖心,也可能是邪恶在制造我俩之间的间隔。整体配合的更好力量才会更大呀!“就喜欢做自己要做的,各自为政,那怎么能行呢?就象这个拳头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与四个女中学生擦肩而过。过去很远同修还在说应该给她们讲真相,于是我们就往回走。给孩子讲真相,就没有了安全意识,我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她们。事后很后悔也很后怕,头脑中不断打出师父的法理,可心还是放不下,就想:让女孩们把我的电话号码弄丢吧。

下午仍旧领孩子学法时,师尊用法理点化:“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这才把心放下。

晚上孩子恢复正常。我告诉丈夫孩子念了两天“法轮大法好”,并跟我一起去学法,病就痊愈了。这对丈夫触动很大,再加上母亲家里的李子树和黄瓜秧上开了许多优昙婆罗花,更使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现在母亲从新走入修炼已两个月,还和我一起帮助唤回昔日的同修,也出去面对面的讲真相,正念越来越强。

感谢师尊给不争气的弟子改错的机会。我也想告诉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快些放下人心走出来,真心地投入面对面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你会感觉到发自内心的一种快乐,真的太好了!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