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受益,走出去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夏天得法的弟子,与很多的大法弟子一样,开始是因为身体不好而進来的。我在一九九七年患了红斑痕疮,在美国的哥哥(化学博士)得知后,向我推荐了法轮功

我按照哥哥说的去找,来到江边晨练的地方,见到了一个非常安静祥和的人群,正象哥哥所说的那样。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初次见面就将书和炼功带借给了我。回到家里,迫不及待的将书看了一遍,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接下来的三个月里,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心里是震惊、气愤,邪党竟然卑鄙地撒下天大的谎言,欺骗全国及全世界,居委会也经常以各种借口上门看我在不在家。一次,居委会主任找我谈话:“我们知道你现在下岗了,工作也不是蛮好找,想给你办个低保户,好多人都想申请还申请不上呢!居委会关心你,你呢,就不要再炼法轮功了…”我说:“这个功让我身体健康了,而且让人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个好人,为何不让炼?你们给我多少钱能挽回一个患了绝症的生命呢?这个低保我不要,你们安排给更困难的人吧。”主任说:“不要太迷信,我家楼上有个爹爹也炼这个功,前些时还是去世了。”我立即纠正道:“那我打个比方给你听,一个老师带个高考班,有的学生考上了本科,有的学生只考取了专科,有的学生落榜,我请问你,没有考上大学的学生是因为老师的原因还是自己的原因呢?”最后,主任说:“你要觉的这个功法好,就在家炼吧。”

由于当时有许多同修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炼功学法的环境也没有了,逐渐的自己的怕心也重了,每天一个人自己在家学法炼功。有一天,在街上遇见一同修,于是聊了起来,她劝我走出来证实法,不要一个人呆在家里看书炼功。她说:“我若换作是你,我要站在大马路上去喊‘法轮大法好!’,当然,现在这样做是不理智的,我是说这个道理给你听。”

回到家中,我静静的思考着同修说过的话,我发现自己太自私了。大法救了我,现在我却不敢站出来证实大法。于是,我开始着手把同修放在家里的真相资料拿出去发。

从开始一天一次,后来做到一天出去几次,每次去购物都不空手出去。尽量步行,有时跟家人在一起时,他们都没有发现我在发资料。出门时,一定不忘发正念,清除我所到之处阻碍真相传播的邪恶因素,并请师父加持。其实,只要出来走一走,用点心,会发现有很多位置可放资料,特别是,现在的私家车猛增,驾驶室前的雨刷的地方都可放置,但要事先观察车内有没有人。我有时走两、三站路,可发放五、六十份资料(不可每辆都发)。回来的路上,手上的资料也发完了,总后悔自己带得太少。有时还会遇见有缘人,当面讲真相最好。比如,每次都去不同的地方理发,这都是讲真相、劝三退的好场所。

今年我四十五岁,到了办病退的年龄,家里两个姐姐劝我去办,我说:“我已十年没看病了,没有病历记录,别人不会给办理。”她们说:“你本来就是得的这种病,完全可以去办理。”她们只看到我的精神变好了,并不相信我的病会根除。我也想去检查一下,主要目地是证实法。我这样一想,等到医院化验结果一出来,显示出各项指数都很好,全都是阴性。

这个结果也让曾经治疗过我的医生、家人、朋友感到大法无比的神奇。尽管有些人(医生)不愿承认,但是他们必须面对这个现实。我只有全力以赴做好三件事才对得住师父!

现在家里的人都很支持我做大法的事,有时手头的事多了,到了发正念的时间他们会提醒我。他们还帮着积攒一元、五元和十元的纸币,便于打印真相。我的一家就我先生一人工作,孩子在上大学,可我先生从来也不着急我去找工作,他心里明白我们全家已经得到福报。孩子从高中到大学没花一分钱(因成绩优异连年获得奖学金),我们一家在物质上没有太多的追求,能够维持生存,知道大法的美好就足矣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