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月潭讲真相的一点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七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日月潭是大陆游客到台湾观光必游的景点,水社码头、朝雾码头,文武庙,德化社,玄光寺等等都是很好讲真相的地方。目前,因为人手不足,我们主要在玄光寺码头步道讲真相,在该地区挂大法横幅、摆放真相展板和资料,也发正念和展示功法。去年,台湾政府当局开放陆客来台观光前后,日月潭讲真相受到方方面面的干扰,这期间,来自于大法弟子的协调也多少出现了一些问题,导致大法横幅、真相展板和资料等一度被禁止摆设,同修们才决定该从新出发,把日月潭景点的场好好的正过来。

我因为是协调人,起初还真的是战战兢兢的。因为每个同修的层次不同、认识不同,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做法比较好,而出现不少的矛盾。事情发生了,我不但没有好好的向内找,有时还带着怨气还向外找同修的不是,责怪别人不珍惜同修开拓的环境。当我真正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在协调这方面有很多的不足,好不容易也找出自己执著的一颗心,当我放下而去掉它时,整个的环境也变得比较好了。

当时有一位甲同修,时常和同修发生矛盾,整体的场常常容易出状况,展板、横幅等等被没收,或者时常有同修要我不要让某某同修進来,以免这个场会被破坏之类的话语,听了这些话,我不但没有向内找,还或多或少抱怨那位同修把场搞成这么样。后来,这位同修只愿偶而参与排班,但是拒绝再進驻日月潭了。而且,每当这位同修排班進来的那一天,整个场象似绷紧得很而带点拧劲的,大家都认为这样子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会影响到同修的讲真相和救度众生。「讲真相」、「退党中心」对邪恶来讲是如芒在背,它是非常害怕的,邪恶巴不得我们有漏、搞矛盾,它就好钻空子。

于是,我一连跟甲同修打了好几次的电话,可是不管我怎么交流,她就是不愿意再進驻了,最后我心灰意冷的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已经尽力了,至于她要不要驻進来,由她自己去吧。说起来也够巧,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一位同修站在水槽边,这时同修的鞋子给弄湿了,她要我帮她把鞋子拿出去,可是,她又不愿意把鞋子脱下来给我,我非常无奈的便弯下身子帮她把鞋子擦干了。

过后,我和同修就梦中的情境交流,当然不同的同修有不同的见解,有的同修跟我说:“你再低头呀,事情就好解决了”。我深有同感,对于甲同修的这件事情,我确实该好好的再向内找一找,挖一挖。好不容易终于挖到自己当初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存在着一颗不纯的心,不是很有诚意的,而且还自以为是的抱着一颗对她有成见的心态,这也难怪虽然我打了好几次电话给她,最后都被她回绝了。这一次,当我真正放下自我,再打了通电话给这位甲同修,她也就爽快的答应再驻進来了。

中国大陆某某团来台,整个台湾炒得沸腾,日月潭也是某某团观光的首选之一。记得,第一团来台湾的时候,我们打听到他们的行程会到德化社的码头,我们几位同修当天一早就到德化社。因为第一次有那么多的陆客到日月潭,现场还有5辆媒体转播车在等着抢镜子,风管处和当地派出所都如临大敌似的待命,风管处官员看到我们也面有难色,很紧张的质问我们来这儿做什么?甚至于警告我们千万不可搅局乱来,如果乱来的话,以后玄光寺马上不让你们摆资料,我当时念很正的回答说:「我们是来欢迎陆客到日月潭观光的,我们还会展现法轮功的优美功法给陆客看」。

当时,有位同修穿黄色法轮大法的背心,官员要求同修脱下背心,我们坚持不接受这种无理的要求。对面站着一群警察盯着我们看,我们就发正念,我们盘算着陆客到来的时间即将快到的时候,我们心齐一起穿上法轮大法的背心,拉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几位同修在炼功和发正念。回想当时我们大伙心很齐、念很正,也就形成一个祥和纯正的场,让邪恶的干扰毫无施展的余地。当天下午还有一团陆客都是年轻人,每个人都对着我们猛拍照,曾有陆客征询我们说能不能够让他站在我们横幅中间和我们一起拍照好吗?我们回答说:欢迎啊!他拍完照,还很高兴的连说:“谢谢!现在中国大陆已看不到这些了”。

有时陆客很大一团来,刚好同修在发正念,我们就举着天安门自焚展板,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案彻头彻尾是个骗局,请他们看清楚看我们学员的盘腿姿势和照片中的显著不同,难得出了国门,亲眼目睹了真相,就不要再被共产邪党的谎言骗了,好多陆客都会展现他们善良的一面而点头认同。当然了,我们也劝「三退」,要他们关注并制止中共活摘器官,请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个人体会,常人因为不了解法轮功,以至于很多的情况是藉由检视我们大法弟子的表现而来了解法轮功的,正如当初开始在日月潭讲真相时,风管处的官员对我们可以说是百般挑剔和斥责,也有好些船家、商家冷漠的盯着我们在看。而现在呢,官员见到我们总是和颜悦色的,他们甚至还说希望我们能做他们的导游义工呢;至于船家和商家,尽管目前还是有少数对我们仍然有负面想法的,这也是我们还需要加大力度去对他们讲真相,要突破的地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