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天莲叶无穷碧

莲文化与传统人文精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莲,又名荷花、芙蓉、芙蕖、菡萏等,象征清正、纯洁,是我国人民喜爱的名花,被誉为“花中君子”和美的化身。莲文化品位高洁,含义隽永,源远流长,在儒家君子人格、佛家佛性与修行、道家修真养性等方面都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无论是民间也好,文人墨客也好,修行人也好,都赞美莲花,赋予它各种各样的美好含义,反映出人们对美好理想和崇高气节的向往和追求。

一、花中君子

莲天生丽质,出污泥而不染,其自生或栽培在池塘或水田内,花有深红、浅红、粉红、淡黄、纯白等多种颜色,有凌波仙子之雅号。每当夏季来临,青翠的莲叶在碧波上摇曳,而万绿丛中的莲花则展现出迷人的风姿。它既有春的美丽,莲花、莲叶,皆可观赏;又有秋的果实,莲子、莲藕,春华秋实,为人赞叹。而莲子受硬壳的保护可以在土里埋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而不坏,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长寿的种子。

莲不象浮萍那样随波逐流,无论置身于名园佳苑,还是植根于湖塘池沼,它不畏炎夏风沙,不惧晚秋严霜,始终如一的直立、盛开着,默默的散发着芳馨。莲之美丽在于它的高洁和给予,北宋周敦颐说:“莲,花之君子者也”。“君子”一说,乃是借花喻人,“君子喻于义”、“君子成人之美”、“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君子与小人的分别在于是否有高尚的道德,而君子则是理想道德人格的典范。周敦颐为官几十年,淡泊名利,一心为民,莲之品格正是他不肯阿谀权贵的写照。他写的《爱莲说》流传千古:“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将莲比作花中的君子,使莲具有象征君子美好品德的意义:“出淤泥而不染”象征君子身处污浊环境而不同流合污、不随俗浮沉的品质;“濯清涟而不妖”象征君子的庄重、质朴,不哗众取宠,不炫耀自己;“中通外直,不蔓不枝”象征君子的正直不苟,豁达大度;“香远益清,亭亭净植”象征君子的感化力量和美好的资质。读《爱莲说》使人产生激浊扬清、荡涤尘垢的精神力量。

二、文化意象

莲是我国古典文学的重要题材,意境令人回味无穷,心驰神往。文人墨客写莲、赞莲、咏莲、画莲,留下了浩如烟海的诗书画文。我国最早的诗歌集《诗经》中就有“灼灼芙蕖”、“山有扶苏,湿有荷华”之句;屈原在《离骚》中写道:“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与之相依相融,以表达自己的清净心境;李白写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赞美莲的纯真,他写的“心如世上青莲色”表达了自己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的节操;白居易写的“似彼白莲花,在水不着水”,赞美莲的高雅脱俗;孟浩然写的“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赞美莲的圣洁。

莲不仅入诗入文,同时也入联入画入饰。风景名胜有莲的地方,多有以莲为题的佳联,如“荷花送香气,山月含清辉”、“万荷倒影月痕绿,一雨洗秋山骨青”。众多的丹青高手画莲之妙绘精品,难以胜计。如宋代滕昌佑所画《水墨荷莲图》、佚名画家所画《出水芙蓉图》;元代王冕所画《荷花图》;明代陈洪绶所画《墨荷图》等,以不同的艺术手法,从不同的审美角度描绘莲花冰清玉洁、天然淡泊的气息。莲饰早在春秋时就有,当时铸以荷纹的青铜器,与龙、螭等一起构成华贵纹饰,后来也成为各种建筑装饰、雕塑工艺及生活器皿上最常用的图案纹饰和造型。莲也是优美的舞蹈素材,如周代人们祭祀天地时跳的“荷花舞”,以莲花象征祥和润泽。这个舞蹈,动如行云流水,极具轻柔飘逸之态;静又似芙蓉出水,含苞待放,表达了人们对天地神明的敬畏和天下清平的景象。

莲花还素有吉祥、清廉之喻,如“一品清廉”,古时官分九品,一品最高,莲谐音廉,含为官清廉寓意,“一品清廉”就是指虽然官高位显,但更要廉洁奉公,不贪污、不受贿,这是千百年来人们对从政者道德操守的基本要求。如民间流传的《一品清廉图》就是一茎青色莲花的图案。莲又称荷,而“荷”“和”谐音,吉祥和合,“以和为贵”是我国的传统理念,因此便赋予荷和平、祥和、和合、和好的寓意。如民间很常见的吉祥画《和合二仙》,便是一人手中执荷,另一人手中捧盒,取其谐音之故。莲叶青翠,莲花香美,莲藕洁白,因此人们赋予它正直、廉洁的君子之风的含义,不仅鼓励自己洁身自好,更寄予友人以共勉,因此古代民间有春天折梅赠远,秋天采莲怀人的传统。

三、与佛、道之缘

莲花与佛、道有着不解之缘。佛家讲慈悲普度,教人向善,希望和帮助他人解脱苦难,严戒同流合污,在身处污浊的尘世而不为其污染,保持自己的洁净清芬。以容忍和宽宥,以慈悲心去感化众生,使其向善,结出善果。莲生在污泥之中,洁身自处,傲然独立;其根如玉,不着诸色;其茎虚空,不见五蕴;其叶如碧,清自中生;其丝如缕,绵延不断;其花庄重,香馥长远。由于莲花的生长特性与佛家所主张的出世人格相契合,所以经常被用来引喻为清净、尊贵等光明的象征,也常将莲性比作佛性。人迷失自我如同陈淤积垢,有志者当努力修行,净化自我,不染污秽,超凡脱俗,追求达到觉者的境界。

佛家传说故事中,佛祖释迦牟尼降生时,百鸟群集歌唱,天乐鸣空相和,佛祖一出世,便是站在莲花之上,下地走了七步,也是步步生莲。在人们见到的雕塑的佛像或画像中,佛、菩萨或坐、或站,都在莲花台之上。在我国敦煌、云岗、龙门石窟中,以莲花为内容的艺术造型俯拾即是。诸佛或高踞莲花座上,神态安详;或手持莲花,注目凝思;或乘莲花漂行于水面。莲花沐浴法光,既有超然世外的达观,更有着对苍生的悲悯与仁慈,“荷深风水阔,雨过清香发”,莲花是佛国世界常见的庄严。

道家与莲花也有很深的渊源,称莲花为仙花,称藕为灵根。道家传说中故事中有许多和莲花有关,相传老子一出世就能行走,一步生一朵莲花,一共九朵。很多神仙也都是在荷满莲香的如诗如画的仙境中,或端坐莲花之上,或手持莲花,或以莲花为法器。很多修道名山上都有莲花山或者莲花峰,象华山、衡山、黄山、庐山、武夷山上都有,道家讲修真养性,很多修道人选择的环境也往往是“竹外茅斋橡下亭,半池莲叶半池菱”。道家认为莲象征“出五世之浊,一无污染”,如《群芳谱·荷花》中所说:“花生池泽中最秀。凡物先华而后实,独此华实齐生,百节疏通,万窍玲珑,亭亭物表”。李白的“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古风》)、陆龟蒙的“此花端合在瑶池”(《白莲》),推崇莲的品格像瑶池仙子,字里行间蕴涵着仙风道骨的圣境和神韵。

莲的品质高尚、圣洁、善良,其默默无闻的奉献精神,正是其所具有的内在美的展现,她的美包含着神圣的庄严,承载着对美好未来的向往,感化众生,令人珍视和敬仰。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在道德一日下滑千里的今天,法轮大法洪传于世,给人们带来希望,有识之士实践真理、传播真理,向人们讲清真相,使越来越多的人们选择了正义和善良,从而拥有光明的前程,其对真理的坚定信仰和对他人的关爱,人品亦如莲品,正使人想到“芙蓉自天来,不向水中去”、“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