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着电话听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中共媒体的谎言毒害了无数的中国人,于是海外大法弟子纷纷拿起电话,向大陆同胞讲真相。其中有很多感人的小故事,因篇幅有限,仅说说我的亲身经历,耳闻目睹的几件事:

一、大家围着电话听真相

同修的亲属讲了一件发生在他工作单位的事:一天上午,在种子公司工作的五、六个人,听到电话铃声响,其中一人拿起电话一听,赶紧喊其他几个人:“快来听,是法轮功讲的。”

他按下免提,几个人围着电话机,边听边议论:“听,人家法轮功说的多有道理,共产党真要完蛋了……”听完后,他们按照语音提示,都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二、小卖店老板娘的激动

一次我去住家附近小卖店买东西,跟老板娘刚开始讲真相,老板娘就迫不及待地抢着说:“我就接到过你们国外‘法轮功’打来的电话,也象你这样讲的……。”我问她打了多长时间。她说:“是从梦中惊醒接听的,没看时间,我披着衣服,冻的(冬天)直哆嗦,但我还是坚持听完了,讲得真好……”

小店老板娘的哥哥曾任当地公安局局长,2004年就是他把我送去劳教三年。我在劳教所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体重只有70多斤,内脏器官都发生严重病变,最严重的是患了肾癌,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一年半后,我被保外就医。

她歉疚地说:“大姐,你看我哥对你那样,你还不恨他。”

我说:“这是我师父教我这样做的。法轮功没有敌人,你哥也是受害者。”

她着急的对我说:“大姐,你能帮我哥“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吗?”

我说“三退”是救他本人,当时是他自己举着拳头向邪党血旗发誓,要把一生献给它的,在邪党那里和上天都有了记载,你想要退出,得自己说了算,别人代替退不算数。

她说:“大姐,我明白了。等我哥回来(现在外地任公安局长),我会当面跟他说。”

我说千万告诉你哥今后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弥补以前的过错。她说:“是,前几天我哥就为他孩子的同学要回了关押在拘留所的妈妈(大法弟子)。”

三、劳教所长的变化

2006年,我带着妹妹的女儿去某劳教所看望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已关押两个月了,却不让与家人见面的妹妹(同修)。

我找到所长,说明来意。所长说:“×副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他认识你。”当时我一愣,我说没见过×副所长啊,的确就包括眼前这位所长也是我在此劳教所关押期间,在操场上远远的见过一面。我回忆着说:“想起来了,是因为我在这劳教时,绝食抗议谤师谤法的‘问卷调查’而成为名人。”所长笑了。

这时接到所长电话的副所长开门进来,一见面就笑着指着我对所长说:“看,这哪有病啊!”(当时我保外刚半年,且身体健康,精神焕发)

我说:“是啊,炼法轮功的哪有病啊,还不是在劳教所被迫害的吗?现在你们就把这些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全释放了,回家学法(读大法书籍)、炼功,要不了几天保证都会复原。”

副所长笑着说:“我们迫害的?又不是我们抓的你,我们只不过是保管。”我说:“保管,你们就把进来是一个健康的好人给‘保管’得生命垂危,甚至‘保管’得失去生命啊?”

副所长岔开话题:“你还说呢,你‘保外’报省里都没批就放了你。”我说,那你们就是做了件大好事,积了大德了,要等到省里批下来,就得是送骨灰盒回家了,到那时,即使我家人不找你们,善恶有报的天理也不会饶你们的。

副所长笑着说:“别说了,快去看你妹妹吧。”

我问:今后怎么跟你们联系?所长说“给×副所长打电话。”我说不知道他电话啊,副所长开心的笑着说:“还不知道呢,电话都快打爆了,连国外的都打进来了。”

听到此话,我如触电,全身血液沸腾。原来眼前这宽松祥和的场面,都是海外同修们用心血、智慧、慈悲开创出来的啊!

我流着泪,对两位所长说:“真对不起,跟海外同修相比,我做的相差太远,我们就同在本乡本土,我却不曾打过电话关心、过问过你们,而海外的同修竟不辞辛苦,不惜花费电话费,从大洋彼岸把真相告诉你们,把福音送给你们。他(她)们不为索取,不图回报,甚至不曾谋面,就是为你们好,乃至你们的家人在大难来时都能幸福平安……。只要你相信法轮大法好,你就是选择了美好的未来。你们一定要珍惜这机缘哪。”

副所长郑重而深沉地说:“我们都知道了,快去看你妹妹吧,一会该下班了,我这就给接待室打电话,你们过去吧。”

后来听说该劳教所的确有了变化:环境宽松了许多,警察打、骂法轮功学员的现象少了;同修之间时常也能说说话交流交流了;食堂的馒头不那么黑了;小卖店的货价也与外界市场持平啦。

顺便还要说的是:由于海内外同修的整体配合营救,我妹妹在被非法关押了8个半月后顺利回到家。再次谢谢海外同修的声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