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滕敬贵遭受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牡丹江垦区八五八农场职工滕敬贵(男)坚信法轮大法。自九九年法轮大法遭江泽民无端迫害后,他也屡遭抓捕、洗脑、劳教及各种酷刑折磨,然而迫害面前他却愈加坚定。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滕敬贵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道去北京,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客车行往密山途中,遇牡丹江垦区公安局两辆警车堵截,手持枪支的警察将车上七位法轮功学员赶下车,押回农场公安局。关押一夜后,在农场招待所办洗脑班。

洗脑班由政法委书记高士栋、公安局副局长韩兆恒、“六一零”主任宋丽雪操办。洗脑班期间,法轮功学员的亲属、朋友、同事等被当局利用,向大法弟子进行威胁、利诱、哄骗,施加各种压力,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洗脑班历时十天,期间的所有花费,全部由法轮功学员自己负担。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八日,滕敬贵的妻子和另一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三月二十日农场公安局、“六一零”派警察王晓军、罗长林将滕敬贵抓到公安局关起来。农场书记杜继福、政法书记王玉勤,公安局副局长韩兆恒,中学书记袁慧英,办公室主任袁继洲等乘飞机到北京抓捕进京的法轮功学员。二十五日进京的法轮功学员被抓回后,滕敬贵被警察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三天三夜,直到二十九日非法送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农场“六一零”、公安局的恶警多次到看守所逼迫滕敬贵放弃自己的信仰,均遭拒绝。滕敬贵每天被逼做奴工劳动。离开时,又被勒索现金六百多元。五月三十日,公安局长谢金和,“六一零”主任宋丽雪将滕敬贵从看守所带回农场招待所继续办洗脑班迫害。洗脑班由政法书记王玉勤,“六一零”主任宋丽雪,公安局长谢金和等人坐镇,历时五天,勒索现金四百余元。

二零零零年底,农场“六一零”,公安局为阻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跟踪。滕敬贵家对面,就是由街道办干部组成的监视点。凡是出入食杂店的人,一清二楚。一次,滕敬贵去粮店买油,身后就有一街道干部,尾随不离,受到滕敬贵的严厉斥责。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八日,滕敬贵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道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时,一女警察用警棍殴打他的头部并抓捕了他。农场政法书记王玉勤,公安局副局长韩兆恒,警察王志彬将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押回农场,关进拘留所。当天晚上,纪委书记唐景田,公安局长谢金和,“六一零”主任宋丽雪、张立春,警察王志彬来到拘留所,将从北京押回的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老幼,一律用手铐铐到墙上吊起来,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唐景田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口出恶言,竭尽诽谤诬蔑之能事。十二月十二日天不亮,所有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往牡丹江垦区看守所关押。一进看守所,警察搜身,将所带现金及物品,全部搜走,说“代为保管”。滕敬贵妻子带的七百八十元钱被搜走,离开看守所时,分文不给了,全部被看守所侵吞。在看守所关押两个多月后,突然被宣布对滕敬贵劳教三年。

鸡西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迫害的方式多种多样;不许说话,嘴巴只有吃饭时才能动;不许上厕所,厕所二十四小时上锁,警察允许才能开门,几十人放便,强迫五分钟结束,有一次滕敬贵就不得已把大便拉到裤子里了;不许闭眼睛,谁闭眼,扒谁的眼皮,等等。

二零零一年过年后的一天,滕敬贵支持一法轮功学员公开炼功,劳教所政委王洪武,指使警察和刑事犯殴打滕敬贵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四个刑事犯将滕敬贵从被窝里拖出,抬到警察办公室,扔到地上。副大队长王海富问:你还炼不炼?回答:炼。王海富叫另一姓王的警察用一根一米多长的白塑料管子猛力抽打滕敬贵的脚心,一口气抽了几十下。滕敬贵两只脚肿的象面包,紫色的脚面上鼓起了大筋包,根本无法走路,由四个刑事犯将滕敬贵抬回监舍。一个多月后才平复。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劳教所又一次迫害滕敬贵。在警察办公室,大队教导员朱立峻逼迫、诱骗滕敬贵放弃大法。达不到目的,中队长祁敏就打滕敬贵的嘴巴子,接着警察顾德军拿电棍子电击滕敬贵,吐着蓝白色火焰的电棍上上下下的电。恶警见滕敬贵不屈服,又换一个电压更大的电棍,接着电击。仍不见滕敬贵屈服,就拽掉他的袜子,副大队长王海富手持白塑料管子,朝滕敬贵脚心,连续抽打几十下。滕敬贵还不屈服,中队长祁敏说,上午不行,下午接着打,叫嚣“十七号当着他老婆的面打!”当时滕敬贵的脚就肿的老高。

滕敬贵一九五零年七月一日出生,为黑龙江省牡丹江垦区八五八农场职工,以经营食杂店为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