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车祸引起的深思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七月下旬,甲地四名大法弟子(包括司机A同修)在从乙地返回甲地途中出车祸,车子开出高速公路撞到了树上。其中司机A同修当场身亡,另三名大法弟子受轻伤,而后很快康复。

此事在本地大法弟子中影响很大,针对此事甲地区召开了一次交流会。现根据交流会内容总结以下几点,作为同修们参考与共同交流。

一、旧势力的干扰

同修们悟到这是旧势力对本地正法形势的一次严重破坏,不只是针对某个人或某几个人的,而是本地区整体有漏让邪恶有空可钻,所以每个人首先应向内找。

1、对同修的崇拜和依赖

司机A同修在本地很有影响,在二零零一、二零零二年曾担任本地主要协调人,很有组织能力,经常组织召开法会。二零零二年九月遭邪恶绑架,判冤狱六年。刚从狱中出来还不到一年,这段时间该同修很精進,并且担任手机短信讲真相救人的项目协调人,在本地及外地推广,还担当着其它大法项目的协调工作,所以接触同修很多,渐渐同修们对他产生了崇拜和依赖心。交流中有一同修说:“在他出事前一段时间见到他,很愿意听他说,觉的他说的都在法上。一听说他出事了,心里特别难受。”甚至有同修在听说该同修出事后,很不理智的说:“他必须得回来,他不能走,必须回来。”同修被旧势力夺走了生命,是令人悲愤的事,但我们不能陷在人情中,应该冷静理智的找找自己,是不是太依赖同修了?是不是对同修太崇拜了?是不是为同修着想的太少?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以前经常有学员说,在我们炼功点,这个人表现的太好了,他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我告诉大家,千万不能够这样干,也千万不能这样想,修炼的人不能学人,要以法为师啊!(鼓掌)你们一旦要这样做、这样去想的时候,就会出现两种问题:一个是很可能你会把那个学员弄上绝路上去,旧势力很可能让他出问题甚至早走,从而考验其他学员:你们都看他,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还学不学了、修不修了?在这种情况下还真的就有人这样想了:他都不行了我还能行吗?动摇了。那这是不是旧势力钻空子了呢?连我这个当师父的都没话说!那旧势力会说,你看看,这考验结果怎么样?我们做对了吧。所以正念不强时人心就会浮动,千万要注意!要以法为师,你不能看哪个人修的怎么样就因此而学人不学法。”

2、信念不坚定

有些学员听到此事后,认为大法弟子怎么还会出这事?而且是修的好的主要协调人?从而对法产生疑惑。

师父在讲法中早就告诫我们:“我刚才谈到旧势力对正法与大法弟子的干扰,那旧势力为什么这样干呢?它出自于什么目地呢?它们觉的呢,你们这些人都来修了,都觉的大法好,你们是真正的从法理上认识大法好吗?还是别人说好都跟着说好?还是你觉的受益你就说法好?修炼与大法是严肃的,他可以使人成为神,旧势力受不了就要考验你们,看有人到寿就叫其先走了的时候你还说不说大法好、你还留不留在这里修炼。这就是旧势力干的,所以出现生命危险的学员呢,不能说他不好,也不能说他有什么严重问题。其实都是旧势力在抓住人心在捣乱。一个是有些学员的心容易波动,如果这批学员都修的很好、很扎实,就不会出这问题;如果有的学员在心里有长期的执著不去也会被迫害干扰:我炼了功了,病好了,多舒服,生活上也方便了,认识一直停留在这里,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也容易出现问题。”(《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对整体正法形势的干扰

由于这件事情的出现,那几天很多同修都陷在此事中,人心浮动,当时正赶上本地监狱受迫害大法弟子家属向联合国组织控告狱方参与迫害者,还有其它如营救同修、整体配合发正念、讲真相救人等,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所以我们一定要识破旧势力的险恶用心,不受其迷惑,理智坚定的做好我们该做的,师父盼望我们早日成熟,我们真的应该成熟起来了。

二、小节问题

1、协调人自身

同车其他协调人也找到了自己的问题:当时他们去乙地,主要是针对乙地同修之间出现的间隔与其交流,当时去时也想到了不是去指导,而是交流切磋。但是在交流中也流露出证实自己的因素在里面,觉得我们甲地怎么做的,做的如何好等。其实甲地几年来一直对周边地区帮助很大,无论从技术上,协调上,经济上(近几年改变)。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但双方一定要走正,如周边地区对本地产生依赖,对协调人的崇拜,本地协调人在赞扬声中能否把握好等等。

2、小节问题

A同修是刚从狱中出来不久的学员,在狱中被迫害六、七年,回来应花大量时间多学法,不应着急大量的做事,这方面的教训其实已经有很多了。再者,当事人驾驶技术不高,又多年没开车,加上当天去,当天往回返,很疲惫,晚饭也没吃,又没发正念,当夜十一点多出事的时候,四个人基本上都睡着了。因为是在常人社会修炼,应该符合常人社会的形式,尤其在安全方面要谨慎,不可想当然。

修炼太严肃了,方方面面都要做好,一思一念都要归正,才能担当起历史赋予我们的重大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