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报道“邪恶策划迫害”这类消息的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不断的有人报道“邪恶策划迫害”的消息,也不断的有人提出反对这种报道。

我们认为,报道消息本身没有什么错的。关键在于报道时的心态。第一,消息要真实准确,不能捕风捉影、杯弓蛇影;不能草木皆兵,自己吓自己;第二,尽量不要带着怕心去报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会助长了邪恶的迫害,甚至会引来邪恶的迫害。

但有同修认为,就算真实的消息也不能报道,一概反对报道。理由之一是:认为报道就是人心浮动,就是有怕心,就等于是承认邪恶的迫害。根据相生相克的理,没有了怕,怕的因素就没有了。

不错,没有了怕,怕的因素就没有了。问题是,报道这类消息就等于是怕吗?问题还在于,怎样才能达到没有怕心。不是坐在那里想我没有怕心了,就没有怕心了。怕心是在反迫害中渐渐去的,在反迫害中,救度了众生,也去掉了怕心。事实就是如此,许多人在走出来做三件事时,起初是带着怕心走出来的,开始发资料时都战战兢兢的,在做的过程中,怕心就会越来越少,最后真的不怕了。这种去怕心才是坦然达到的,不是强为的。事实是,报道邪恶策划迫害的消息正是为了反迫害,哪怕这种报道带有一点怕心,也是正常的。因为只要敢于反迫害,就能从怕走向不怕。因为那是为了反迫害才报道的,就算在报道中有点不成熟,也不要不准报道。这才是相生相克的正理。

还有,报道这类消息就等于是承认邪恶的迫害吗?邪恶的迫害,是经过了长期的酝酿的,其迫害的套路也是经过了几十年积累经验而练就的。是邪恶策划着迫害,我们才报道了这个消息,不是我们报道了这个消息,邪恶才策划了这个迫害。

有同修就喜欢用随心而化来说明其观点,说报道迫害就是承认迫害、引来迫害。如何正确理解随心而化,其实,随心而化不只有负面的意义,还有正面的意义。“在搞人体科学研究当中,现在科学家认为,人的大脑发出的思维就是物质。” “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那么大岁数,搁个常人,能摔不坏吗?可她连皮都没破。好坏出自一念,如果她躺在那儿说:哎呀,我不行了,这不行,那不行。那么可能就筋断骨折了,瘫痪了。”(《转法轮》)这样的例子很多,许多同修被车撞,首先发出的一念,就是我没事,结果就是没事。如果换成常人,就总认为有事,结果就会筋断骨折。

就是说,遇事发出的一念是好的,就会成好事,发出的一念是坏的,就会变坏事。报道邪恶迫害消息如果是为了叫人躲避、逃走、放弃,这当然是坏事;如果是为了戳穿邪恶的阴谋,加强防备,加强发正念,这是大好事。摸清邪恶做坏事的动向,不就可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吗!往往有这样的情况,邪恶看到自己的阴谋被识破,知道对方有防备,也可能收缩其恶行。邪恶也怕曝光,我们把其发什么迫害大法的秘密文件、开什么秘密会议、布置什么迫害行动揭发出来,邪恶一看到自己的丑行被曝光了,也会觉的泄气。

我们必须注意到邪恶迫害的存在,注意到邪恶迫害的存在不等于承认其迫害的合法性。看到邪恶迫害也不要动怕心,不要被邪恶带动,不要被其牵着鼻子走,而要反制邪恶,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证实法。

我们认为,报道消息本身没有什么错的,关键是采取什么心态报道,看到消息者的心态怎样,这决定了我们向什么方向“随心而化”,坚持正念对待,我们的心就可化作金刚不动,就可以做到“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其实,对任何事,我们都可以从正面理解、正悟、正用;也可以从负面去理解、偏解、误解、错误的应用。从正面理解,从负面的事情也会找到好东西。师父在《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讲到:“我记的在迫害以后,中国大陆有一个人以学员的身份给我写了一封信,说有一件事情应该怎么样能够做的更好,如何如何,但是我知道这个人是特务。他为了掩饰自己,说出的观点是有利的,我就采用了他的观点。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呢?我所做的这一切是为了救度众生,无论你是谁,只要能够在救度众生中起正面作用我就用。”我个人所悟,师父在这里给我们做了一个示范。师父对一个特务的信都能接受其有用的东西。我们这些弟子实在应好好领悟一下了。

孙子兵法说:“置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韩信正悟这一句话,妙用这句话而用兵,就能在破赵一战中,成为激励士兵以一当十杀敌的妙术。这一战也成为用兵出奇制胜的典范与千古佳话。赵括与马谡不能正悟这句话,各自在错误的时间、地点与条件使用了这句话去用兵,结果都全军覆没,成为千古笑柄。同样一句话,不同的悟法,使用的结果却相反。

我们再返回说,报道消息本来很平常,古往今来,在正邪较量中,不都使用情报吗?如果都能从正面去理解一下、圆容一下,也许就能成为好东西。如果一味的从负面去理解,且不断的升级,以至下封杀令,这是否有点极端。

本文只是引玉之砖,目地是整体提高,欢迎切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