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小组和交流会给我带来的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但在这十一年的时间里,没好好修。正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不嫌脏,在地上和泥玩呢。”我真的把人这当成家了,为了名、利、情,把自己弄的神魂颠倒,痛不欲生。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我几乎就是自己学,有时间学点,没时间不学,很消沉,有时也偶尔参加学法小组,但因怕心较重,几乎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到最后干脆就不去了。

直到零八年四月末,师父看到了我还有修炼的心,就把一名甲同修安排到我身边,在这里,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就这样。我们俩一起学法近六个月,虽然我的心性也有所升华,但改观不大,顽固的物质仍没有改变。因为我们每天到一起学法,学完法就回家,按部就班,缺乏沟通,不知怎样向内找,那种名、利、情的顽固物质仍然干扰的我很厉害,甚至想自暴自弃,不想修了,自卑的不想活了,真的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就在零八年十月份,师父又给我安排了一位乙同修,我把我的状态和她说了,她说:你为什么修的这么累?这么苦?最大的原因就是你没有改变观念,没有找到你真正的自己,把那不好的东西当成你了。

之后我们又学了《转法轮(卷二)》〈佛性〉经文,我认识到,我这么痛苦,最大的原因就是我把这些不好的东西当成自己了。

就在前三天,有位同修让我参加交流会,我说我不参加,同修问为什么,我告诉她我有怕心,怕给交流会带来麻烦。同修说那不是你。

第二天早晨,在我的大脑中,“真我”和“假我”开始了大战,假我说:哪位同修好,(会举例子让我听,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哪位同修不好,讲话生硬,太刺激人,容易使不精進的同修走向反面,明天我得告诉她们。这时“真我”说:你就知道找别人,怎么就不知道向内找呢?我心说:“是啊,说是修炼十多年了,我究竟几次向内找呢?难怪我这么累,这么苦。”我就开始向内找,我问自己:你为什么不愿听?触及到哪个执著了?我知道了,这是触及到我的利和情这种顽固的物质了,我真的把它们当作自己了。

这一下我真的动真心向内找了。师父看到了我这颗想提高的心,就把我这种顽固的物质去掉了,瞬间自己内心真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然后就开始想交流会这件事。“真我”说:同修不是为你好吗?现在都到最后的最后了,你还这种状态,能不急吗?后来我又一想,同修是着急,师父更着急呀,是不是师父让同修来找我呢?就这样我打算去,这时干扰上来了,想到母亲的身体不好,每天都需要我给她做饭,正赶上今天又停水,如果水来晚了,交流会赶不上怎么办呢?当时我想这都是假相,谁也干扰不了我。这时母亲说停水了,让你哥做饭,你回去吧,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就这样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我如意的参加了交流会。

在交流会上我把过不去的关毫不隐瞒的和盘托出,同修就在这些问题上逐一的举例帮我悟道。到最后我悟到:我虽然自己也知道一些法理,但没有真正去修。正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

有一天,当我看完《精進要旨》〈真修〉这篇经文的时候,我真是感慨万千,师父千叮咛,万嘱咐,就象父母对不懂事的孩子一样,苦口婆心的劝说,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修呢?师父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我们还有什么可执著的呢?回想前些日子我干了一件很傻的事。丈夫把家里的存款拿走了两万元,再加上他每月的工资,几乎是他一个人享用,我工资较低,每月六百元左右,既要管家里的每月开销,又要负担孩子,当时真的是精神崩溃,想要离婚。但又怕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就和同修们進行了交流,交流后我明白了。事实上,那不都是为我提高而安排的吗?条件差些不正好去我对吃的欲望吗?吃苦不都是好事吗?这些不都是师父的苦心安排吗?我有什么理由不谢谢人家呢?真的打心里谢谢人家。通过这件事我真的悟到如果站在法的角度上看问题,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这段时间我自己都感觉有突飞猛進的变化,每天都在升华,因为我现在能做到时时向内找,能意识到以前那十几年都荒废了,很可惜。从现在开始,不放弃任何一个提高的机会,一定要抓紧时间修好自己,不给自己留下遗憾。对法负责,对社会负责,对众生负责,对自己负责。

最后劝那些没有学法小组的同修,那些和我一样自卑的同修,赶快放下观念,赶快放下怕心,赶快参加学法小组。只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放下自己,升华很快的,师父不愿落下每一个弟子,不要让师父失望,不要让师父伤心,时间还来的及。师父一直在给我们延续时间,同修们还在狱中遭受着迫害,让我们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尽快结束这场迫害,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