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慈悲 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九日】走入大法修炼后,我常常以自己是大法弟子而感到自己的幸运——千万年的等待,等到了我们的伟大师尊!但是仅仅立足于“幸运”,其实是自私的,因为这更多想的是“我能圆满”,而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的,人心都不行了,道德都下滑了,只顾个人修圆满,有什么意义?就是修圆满了,又有什么地方可去?作为大法弟子,只有按师父的要求做,抓紧时间救人,抢人,才是最根本的。

讲真相,是大法弟子救人、抢人的重要形式。几年的讲真相,我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由“积极投入的讲”,到“硬着头皮讲”,再到“带着怕心讲”,最后才终于走上了“怀着慈悲心讲”。这个过程,完全就是一个魔炼心性的过程。

一开始讲真相,我积极投入。先还比较顺利,但是,往后出现了我始料不及的问题,有的人你刚一开口就先堵你的嘴:“别跟我说这些,我是无神论者。”一次给老朋友又是曾经的老邻居夫妇俩讲真相时,男的不客气的说:“你不要给我讲那么多,我比你懂……。”当常人时,我是一个比较内向和顾面子的人,还没有完全修去。一听到这些,竟感到似乎是我做错了什么,有些无所措手足,由此,我感到了讲真相的难。

虽然难,真相还得讲呀,哪有弟子不听师父话的。因此,真相照样讲,但心情常常被讲真相的结果左右着。对方听,我会暗自高兴,生出欢喜心;对方不听,我会沮丧。在这种心态下,我受的挫折在增加。一次,一个司机听我真相后出言不逊:“你们反动,搞政治。”我告诉他我们不是在搞政治,但他听不進。

有一个好心人的同事私下告诉我:“听说现在有人在议论你(讲真相的事),不要讲了,要小心。”还一个相处不错的同事对我说:“你不应该对某某讲(真相),他到处说你给他讲这些,好吓人哟。还说要把光盘退给你。”不过他至今没退给我。

一次对局长讲真相,他说,“是我保护了你,不然……”暗示我处境危险。

这些事一件件垒起来,我想到了听过我讲真相的人中,基本都是认识我的;想到了家中的资料。渐渐的,我生出了面对面讲真相的怕心,面对面讲真相时,首先想的是这人会不会听,有没有危险。这直接影响了我讲真的质量和数量。在怕心中讲真相,使我滋生了懈怠,常常用到外面发真相资料代替面对面讲真相,还给自己找了个很好的借口,因家中有资料,这样更安全。从而承认了旧势力的理——讲真相就会受到迫害。

進入这样一个讲真相的状态,心中很不是滋味,感到愧对师父!愧对众生!大法弟子的责任使我意识到要尽快改变这种讲真相的现状。于是,我加强学法,认真读同修相关的文章,反思我讲真相中的问题。

我认识到自己讲真相的基点不对。一开始积极投入,想的是我应该好好讲真相,是“老师布置了作业,学生必须完成才对”的那种心态;碰了钉子,受了挫折,想的是自己的面子上不好过;感到危险,想的是自己的安全。这一切都源于“私”,而不是基于救众生的高度,所以讲真相时格外注意对方的态度,情绪被对方主宰。遇到“固执”的不听真相,我心里首先想的是:不想给这种人讲,从此也不想再找他(她)了,连见都不想再见到他(她)。这不就是师父批评的那种“救人还讲条件” 吗 ?

再往深挖,我看到自己讲真相的基点不纯。我是为讲真相在讲真相,是怕自己没做好被落下,是怕自己掉队不能圆满,因为怕,我为讲真相而硬撑着,因为怕,我盼望着迫害快结束。越往下挖,越发现自己深藏不露的肮脏的东西,有一种被猛击了一掌的感觉。带着这样的私心讲真相,路必然会越走越窄。法告诉我,大法弟子这个特别的时期跟着师父来到世上,就是来救人的。

师父看到了我悔过的真心,就不断的帮我,让我在讲真相中有了進步,有了新的领悟,悟到“我是来救人”的,否则我就白来这世界了。

有了“我是来救人” 的这一念,怕心在不断的去掉。从此,熟悉的人我讲,陌生的人我也讲;好人我讲,坏人我也讲。我有一个学生家长是明慧网上“榜上有名”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我怀着要救他的一念,三番五次上他家给他、他妻子及他的儿子讲真相。他向我表示不会再做那些事(迫害大法弟子)了,后来他还冒险为我找了一本《转法轮》。说冒险是因为派出所有个规定:收缴的大法书要两个人同时保管,不能有遗失。不过,这事我还做得不彻底,我至今还没给他提起过三退的事,心中还有遗憾,我希望我能有机会继续做下去。

没有了怕心,就能坦然面对一切突发的情况,做到金刚不动。现在,只要出去发真相资料,我总是有个念头:我在救人,资料是给有缘人的,无缘人拿不走,邪恶看不到,谁也别想动了我!

有一次,我在大街上发真相资料,刚把一份资料放在一个地方时,突然发现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我身后,探头想看我放的什么。我侧身,迅速收回资料,并对他发出一念:走开,不准靠近我!他乖乖退到后面几米远地方盯着我。我离开放资料的地方时,他迫不及待的前去看,大概没发现什么,他反过来跟着我。我慢慢的朝别处走,再次对他发出强大的正念:回去!不准跟着我,我在救度众生!过街口等红灯时,我转头发现他不见了。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让我及时发现了跟踪者。后来检查自己的心性,发现只剩两份资料就发完了,产生了欢喜心,做事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有了“我是来救人” 的这一念,讲真相中有了耐心,不为对方态度所动。铁树也有开花的时候,我相信只要有师在有法在,有自己的正念在,多讲、反复讲总会有变化的。这世上所有的人都是为大法而来的,但是因为每个人迷的成度不同,要给他们时间,要耐心等待他们,不可轻易放弃。

曾经有个好朋友,一开始就表态不退,讲了几次后仍不退,我仗着和他的友情,对他冷嘲热讽,想激他退,但他不为我所动,我只好放弃了他,认为他的事业正是如日中天,头上有邪党给的许多名誉光环,没法救。

有了“我是来救人”的一念,我又回头找到他,一次又一次的讲,对他明白的一面说:我一定要救你,开始他听了就一笑了之。我不断的讲,不急不逼,不急于要结果,耐心等待他,并在一段时间内坚持对他有针对性的发正念。前后讲了数十次,间隔的时间也长。终于,有一次他爽快的说:“退!取个化名叫‘历史’吧”。我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说不出的激动,这是一个得救的生命!他差一点被我给耽误了,我真是不能轻易放弃啊。

有了“我是来救人” 的这一念,讲真相中就会有智慧、有慈悲。我是搞教学研究的,在研究过程中,带了为数不少的教师,其中以青年骨干教师为主。起初,我主观认为由于我和他们大多联系比较多,又有比较深的交情,是最容易劝退的群体。其实不然,他们中因骨干多、提干的多、评优的多、争取入党的多,受邪党毒害的成度也相对深的多,劝退他们的难度不小。

有一个年轻老师在我劝她三退时,她就毫不避讳的对我说:“我不能这样做,因为老书记对我很好,她一直在培养我入党。”有的惊讶我居然信“迷信”。 我心的深处有个声音:这些年轻人都被邪党毒害成这样了,我作为大法弟子不救他们谁救?!这批人,大多能心平气和的听讲真相,并对自己过去较少知道的邪党的罪恶历史也表示反感。

根据和他们在工作上接触的时间,我在一段时间有针对的集中对特定的几个人发正念,发出要救他们的强烈愿望。然后安排讲教材时、评课时或个别交谈时,不断给他们讲真相,讲邪党对中国人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用诚恳的语言讲大法如何在海外洪传、西人为救中国人冒着生命危险到天安门讲真相、讲我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劝他们三退……讲到动情处,泪水不止一次从心底流淌出来。

最后他们中有不少人因被打动后,三退了,有的退后还补充说:你这样苦口婆心,我知道你是真心爱我们,我们相信你,你说的肯定是对的,有的还回家劝退了自己家里的人。

如果面对的是相对单纯、而且相信善恶有报的人,我再不象过去那样主观认定这些是好讲的人,听真相和三退没问题,而是不掉以轻心,仍然保持一颗救人的心,照样要发正念,照样运用神通。讲真相后,采取灵活的方式,或让他(她)直接对着老天爷声明三退(好些人都喜欢这个形式)、或由我给他(她)当证人三退、或用小名委托我给退、或我给起名帮他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