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家里同修发生矛盾也要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

(一)

我与母亲同住,母亲也是大法弟子。然而我俩经常因一些小事发生矛盾,有时能克制自己不与其争吵,有时魔性上来就要争个对错,过后往往后悔没有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把应该提高的机会推了出去。

一天早饭,母亲吃完了去找笤帚扫地,但没有找到,就又习惯性的把责任推到我身上,非说是我把笤帚弄没了,让我给她找。正在吃饭的我听到母亲的抱怨心中一动,但马上告诫自己这是帮我提高心性呢。于是我没有理会,继续吃着饭。一会儿听到母亲说笤帚倒在家具的后边了,又说是我把它弄到家具后边去的,还描述了一番我是怎么弄進去的……。这时我心中的火一个劲的往上冒,我提醒自己:师父说了“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我继续吃着饭,这时母亲大喊“你快帮我把笤帚钩出来,别吃了!”我没有听她的,坚持把最后一口饭咽下去才过去把笤帚钩了出来。

第二天母亲因别的事又提起此事,说我“太肉”(太慢性),这时我的火儿突然窜了上来,也没意识到该去抑制它,“突、突、突”的象机关枪一样发了出去,母亲被噎的半天没说话,我也好象出了气了。可事后想起师父说的:“火憋不住,跟他干起来了,这一下今天又白炼了。”很是后悔,本来昨天基本上过了这一关,今天怎么又这样?!自己修的确实太差了,这么点事都过不去,还自我感觉良好呢。

第三天从外边办完事回到家,母亲说:“你大姐来了,中午吃的香肠,还有一块在冰箱里,你吃不吃?”我说那就拿出来吃了吧。母亲打开冰箱翻了半天没翻着,又习惯性的把责任推给了我,“一定是你给弄没了,我清清楚楚放在里边的。”这时感到一块东西堵在了胸口,意识到考验又来了,我一定要过好这一关,不能再把这好机会推出去了,决不能再辜负师父的良苦用心。于是对着胸口的那块东西说“你是什么东西,赶快从我身体内出去,不会再被你控制了,要不走就清除你。”就感到那物质一下就消失了,轻松的对母亲说:“找不到就不找了,吃点别的吧。”心里对自己说“我这一关过去了,一会儿那香肠就能出来,它只不过为了让我过关和你捉迷藏呢。”果然不一会,母亲找别的东西时一下看到了那块香肠。

(二)

姐姐也是同修。最近她表现出“病业”状态。我与她多次切磋,她当时明白可一遇事又糊涂,反反复复。我和母亲都很担心她,经常谈起她以前所有不理智的偏激行为为她着急。这一次准备去她家看她,想与她一同学法后進一步交流。出门之前与母亲又提起她某些不在法上的行为,替她着急。我先去看了一对老年同修,他们对姐姐比较了解,听到姐姐的情况很是担心。接着我去买了一些水果去看姐姐。到了她家,我先告诉她那对老年同修对她很关心,没想到姐姐却冲着我发了一顿无名火,弄的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心里想:“这哪跟哪呀?!”正赶上中午十二点发正念,姐姐停了嘴盘上了双腿,我也盘上了腿。发完正念姐姐告诉我说“本来想发完正念再说你几句,但有一念告诉我别说了,修口吧,我就不想说了。”和她学法后交流时,谈到我自身的不足,她刚要张口说我两句,可开了个头又咽了下去,把话岔开了。这是以前不曾有过的。后来她说“我现在这个状态都是以前不修口造成的,太傻了,不能再造业了。”我突然明白了她为什么冲我发了一顿火,她的这两次“修口”其实是在提醒我:有关她以前的不良状态不能老挂在嘴上放不下,我也得修口了。都知道水结晶的实例,对着水发好念说好话,水就会形成美丽的结晶;对着水发坏念说坏话,水就会形成丑陋的结晶。师父让我们看同修的优点,找自己的不足,以前也悟到了这个理,怎么又给忘了,真是太不应该了,越想越惭愧和内疚。本来同修就在难中,不能再给同修增添不好的物质了。回到家告诉母亲“以后不要再提姐姐做的不好的地方,那已经过去了,成为了历史了,我们要多看她的优点。”

通过这两件事,我明白了师父为什么一再要我们遇到事情向内找,我也学会了怎样向内找。我要保持这个修炼状态,不论何时何地都向内找,使自己踏踏实实的修下去,直到最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