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的同修开始上明慧网后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一日】在和我交往的众多大法学员中,小杨是一个很“另类”的同修。说她“另类”,是因为她胆子实在太小了。小杨多年以来一直和我单线联系,每隔几个月,她来找我一次,取走师父的新经文和最近几期的明慧周刊等。小杨的胆子极小,这些年中国大陆迫害又非常残酷,为了自身的安全,她想了很多办法保护自己。

其实,为了更好的证实法,保护自己和同修不被邪恶钻空子,大陆大法弟子也采取了很多符合常人状态的安全措施。这十年来,我被邪恶骚扰、绑架、抄家不下十余次,一直是邪恶所谓的“重点监控对象”,但尽管这样,为了负责多个资料点的运作和协调问题,我也会照样把自己的宅电、手机、家庭住址告诉一些必须知道的同修。

但小杨胆小到什么程度?除了我之外,她从来不和任何大法学员联系,也不向任何人透漏自己是学大法的,每次来我家之前,都是用公用电话给我手机或家里打电话,用常人闲聊的话题确认我目前状态是否安全,然后才用来我家看我妈妈等借口来取新经文。来了之后,也必须在她的眼皮底下,搜走我的手机抠掉电池,然后连手机带电池都扔到隔壁去,她才敢和我说而且是小声的说关于大法的事情。每每我声音大了的时候,她总是立即提醒我注意音量。这些年来,只能是她找到我,绝不可能我找到她,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她的电话、家庭住址、工作单位、联系方式等等。小杨是化名,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别说叫什么,就是姓什么我都不知道。她要求我叫她小杨就可以了,可我知道,她根本就不姓杨。

今年四月,小杨又来了,提出了一个要求:要买一台笔记本,计划以后自己在家上明慧网了。我听了之后就开始觉得麻烦了,如果她要自己上,那买笔记本、装系统、打补丁、装破网软件、進行各种安全设置、培训等问题又要落到自己头上了。本来自己就有自己的一堆麻烦,谁愿意额外再培训她这个累赘?另外上网后,还会经常出现各种系统问题等麻烦。可毕竟是同修自己要求独自上网阅读明慧,我怎么也无法拒绝的,只好同意了。当然,第一步的购买笔记本的任务被她安排给了我。

之后,一场扯锯式的交流就开始了。因为本文是心得交流,所以具体的技术细节问题就不写了(但这些技术问题一开始就融入了需要我提高的心性因素在里面了,只是我那时候没悟到而已)。总之,历时了一个多月,反反复复多次折磨,我终于把小杨的笔记本按照高“安全精度”安装好了,自己也累的够呛。在整个过程中,小杨对自己单独上明慧网表现出了一种顽强的“固执”。我觉得小杨真是多此一举,师父的新经文我都能给她,明慧重要通知、周刊和第五届大陆法会心得交流集也都给她了,还自己上网干什么?安装完毕后,我又专门给她演示了如何破网,浏览明慧,删除浏览记录,发表退党声明,和如何向明慧发邮件曝光邪恶等方法。为了交流方便,我又在明慧专门给她申请了个内部邮箱,告诉她我以后每周会登录二、三次,她有问题就发站内邮箱,我们通过这个天天交流,不用再象以前几个月才电话联系一次了。

很快,我收到了站内邮箱中她的一些关于上网的问题,每次回答后,我都要提醒她一定要天天阅读明慧网,尤其是理性交流、修炼经历的体会等栏目,这样对提高自己非常有必要。小杨回信告诉我,她天天都在读,同修的心得令她无比激动,感到自己拉下的差距太大了,每天都在快速的提高着。

七月底的时候,出人意外的我收到了小杨写给我的一封长长的交流信,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好几个我的不足。当时没等看内容就觉得很感动,这么长的信一个一个字的敲到计算机里,得花多少时间啊。小杨在信中讲了一件令我惊愕的问题。上次见面的时候,由于我和她说的一些事情,她回去后明显觉的困,精神不起来,炼功也无法坚持。而且,她还告诉我,以前杨叔(老同修,二零零六年底去世)每次来我家时,由于我常常说些牢骚话,导致杨叔也常常意志消沉,连续多日状态不好,有时候甚至很不好(同样牢骚满腹),每次她总是尽可能帮杨叔排除,但有时候好使,有时候不好使。杨叔去世后,她一直想和我谈这个问题,但每次都是不经意的给忘了。小杨觉得这是我身上散发的不好物质导致的,她分析我可能是长期处在这种状态警觉不到。

其实这些年来,我只在两个同修前发牢骚,讲一些对正法進程不理解的话。另一个同修的确和我说过,常常从我这回去,好几天振作不起来,非常消极,可我一直也没往心里去。今天得知另一个听我牢骚的同修也是这样,我才惊出一身冷汗。杨在信中还指出了另外几个不足,我一一对照,发现都是自己目前真的需要努力解决的问题。由于是指出我的不足,怕交流不好反而起到反作用,小杨的措辞非常谨慎而有分寸。

当初给小杨安装计算机上网的时候,我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由于当时的一些阻力,我几次和她说算了,以后还维持目前这种状态由我提供给她师父经文。其实,就是自己的那个求安逸和怕麻烦的心在作祟,而在整个过程中,面对我多次打退堂鼓,小杨这次出奇的体现出了一种固执,态度非常温和的坚持不让步,既不生气埋怨,也不妥协让步。就是在她的这种“顽固”下,历时一个多月,装好了这台笔记本。而万万没想到,由于不断阅读明慧,小杨的提高后得到的第一个受益人却竟然是我。如果当初这件事情真的没有坚持下来,按照我说的维持原状,那结果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通过天天浏览明慧网的理性交流,小杨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快速的追赶着大法弟子,我相信她对应的天体每天都在急剧的变化,不断的充实、美好、完善起来。而小杨提高后,给我写的这封长长的信,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我目前的不足,直接推动了我向内找,带动了我近来的精進。

每周小杨都会给我发几个邮件,介绍每天学法、发正念的时间和次数。邮件中她说第一次向明慧揭露邪恶时候,吓得两天之内都提心吊胆。现在的小杨在信中已经展现的越来越稳健,已经能面对面的向世人讲清真相了。

以下是小杨的两个邮件: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今天是我的一个修炼纪念日——我对世人面对面讲真相了。是我常去的一家水果店,今天我没紧张,也没害怕(我想一定是师尊在加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当时只有女老板和她女儿在店里。一会她女儿玩滑板走开了,我就跟女老板讲真相(去年冬天有一次,我使用真相币时,她笑呵呵的念了纸币上的字:退党团队保平安。因当时旁边有人所以我没搭腔),她特别善良,很认同,说以前有人跟她讲过,我什么都没入过。我说你跟儿子女儿和丈夫说这事,让他们也退了吧,她高兴的答应了,过几天这件事我还得跟進。这虽然只是个开始,可她增强了我面对面讲真相的信心(虽然极个别会反映出怕,但我能清醒的意识到并随时铲除它)。一会炼功,看书学法加强正念,坚持到零点发正念。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今天在邮局,遇到一位老太太有疑问,怪可怜的,我就过去了,告诉她该怎么办,同时也是想借机给她讲真相,可是人太多她问完后就走了,正在我觉得怅然时,她又回来问我具体的事宜,我悟到这就是师尊让我给她讲真相,于是我就一边为她解释一边将她领到邮电局门前的空地上,解答完之后,我就说(当时心里没有一点儿怕心和紧张的心理),大娘,咱俩挺有缘份的,跟你说个事呗。于是就贴着她的耳朵说,你听过法轮大法好吗,她好象没说什么,于是我就接着说,大娘,记住这句话可以保平安,您岁数大,比我见得多,共产党文化大革命时把咱们折腾的够呛,杀了不少人,有一天老天爷要惩罚它的时候,咱如果是它的一份子就要遭殃……大娘你入过党团队吗,当过红小兵,红卫兵?她说,我今年八十了,什么都没当过。我说,那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了。另外还有一件好事,咱们岁数大了难免身上哪不舒服,你就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就会越来越好。听到这里她特意问我,你说在心里念什么,我年龄大记性不好,我就在她耳边清晰的说:法轮大法好。她高兴的嗯了一声,高兴的说谢谢你姑娘。说完了自己也感觉很轻松,就与她告别,往邮电局走,无意间回头看了一眼,大娘在远处笑着和我摆手,我向大娘挥挥手就办事去了。

看到这些,我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三个月前那个胆小的小杨吗?

这里想和大家交流的是:希望大陆的大法弟子,多去关心还在坚持学法但却由于怕心仍躲在家里不敢讲真相的那些同修。只要昔日的同修现在还在学法,我们就不应放弃。尤其现在大陆家庭计算机极其普遍,安装宽带上网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建议同修能把破网软件带给那些愿意浏览明慧网的同修,只要同修坚持上网,通过阅读每天的理性交流,我相信都能找到差距,渐渐破除怕心,走入助师正法的洪流中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