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帮我走出魔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说起来很惭愧,我修炼十四年了,有近十年困在家庭关中过不去。丈夫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发脾气,埋怨我,说我做的太差。我心里不服,带着争斗心和他辩解,吵吵闹闹时间久了,又生出了怨恨心,认为每次总是他挑事。我没有认真向内找一下自己哪里不对劲,还认为自己受了委屈。我还经常向同修诉说自己的委屈,遭受的不公,表明我做的好,出现矛盾都是丈夫的错。

我和同修关系好,多数同修被我的情绪带动了。我和丈夫就这么僵持着,我消极承受着。因为我们是再婚家庭,女儿不是亲生的,表面上我还在维护着“后母”这个角色,和女儿之间的心性魔炼,碍于面子,我并没有坦诚的对同修说出来。这样,自身许多不正的念头没有暴露出来,反而隐藏的很深,掩盖的很不容易察觉。

一个和我很熟的同修找到我,和我切磋。我把最近几年受的委屈、承受的痛苦向他诉说。同修静静的用心的听着。他没有被我情绪化的言辞所带动,还适时的站在我的角度上理解我这个当“后妈”的难处。他这种平静祥和又包容的态度,让我感受到同修那份关心与关注。在他的这种正念场中我的浮躁、忧虑、伤心、不平、委屈的情绪渐渐减弱,在诉苦的同时,我越来越感到不好意思。他的那种完全为了我好的善意与宽容,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也看到了差距:我从来没有象他这样慈悲的善待丈夫和女儿,没有做到完全为了别人好,更没有站在他人角度上去考虑别人的感受,替他人着想。我看到了我对丈夫和女儿的好是表面的,不是发自内心的;我看到了我教育女儿的基点是为私的,是因为我看不惯她表现出来的不良习惯,想让她赶快改正,而不是站在她的角度上,真正替她着想,完全为了她好;丈夫对女儿的溺爱又勾起我的妒嫉心。我有看不惯别人的心,反过来丈夫表现出来的也就是看不惯我。其实“看不惯别人”不就是想维护自己的利益吗?我固守着自己的认识,维护着自己为私的观念,象旧势力一样的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而不是对照大法无条件的向内找,修自己,更没有象有的同修那样即使“百分之百是他的错,百分之百看自己”。

在长期僵持的家庭矛盾中原本修炼的丈夫最终放弃修炼;六岁即得法的女儿也离修炼愈来愈远。看他们这样,我应该替他们惋惜、着急,我却因为自己受到过的伤害表现的很冷漠,不想管他们。

我修的是真善忍,可我哪点表现的符合真善忍呢?我告诉同修,我看到了自己没有慈悲心。

在我剖析自己的时候,同修一直很平和很用心的在听,他时不时善意鼓励我:认识到不足这就是修啊,你就做好你应该做的,别管对方认可不认可。

师尊的法清晰的映入脑中“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转法轮》)“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师尊的教诲,同修的帮助,使我从内心认识到是自身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的观念在阻碍着自己心性的升华。当我发自内心的升起善念慈悲,想要善待他人,慈悲对待家人对待众生时,我发现那些所谓的魔难什么也不是,委屈、抱怨、不平烟消云散了,心态变的平静祥和。回头再看丈夫,真心替他惋惜,真想能拉他一把,让他从新走入修炼中来,不要错失了这万古机缘。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感谢真诚善良又包容的同修。

从同修身上我还受到启发,知道了如何帮助难中的同修。要以平和、慈悲、包容的心态善待难中同修,站在他的角度去理解他,包容他,让他感受到你真心的为他好,而不是埋怨他,指责他,或简单笼统的告诉他向内找,更不能被他的情绪带动附和他。以平静祥和的心态去倾听他(她)的艰难、痛苦,同修会感觉到你值得信赖,然后会没有顾虑,毫无保留的把内心真实的感受说出来,诉说的同时,自然也就曝光了内心不正的观念,等到说完会惊喜的发现,自己的执著心找到了!是你的这种慈悲祥和的正念之场加持了同修,使其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了。即使同修找的不够彻底,在你善意的提醒下也会很容易的接受,找到自己的症结所在,抓住自己为私的观念,去掉它,升华上来。

以上为个人的亲身体会和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