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来自信师信法的成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遇到大法的,当时记住了“真、善、忍”;但直到九八年才开始学法,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正法修炼。经过这么多年磕磕绊绊的走了过来,我想我已经成为大法中的一粒子了。

二零零零年末,我在同修的帮助下看到了明慧网,开始为周围的同修提供师父新经文和《明慧周刊》,并且自己打印些真相资料发放。刚开始的时候是有怕心的,但随着走出第一步,慢慢的怕心也在逐渐修去。

只是在这期间,我没有真正为了别人着想,只为同修提供点经文和周刊,认为有些同修心性不高,如果不主动要真相资料就不要强求,没有从法上认识到整体应该共同提高。其实是有一颗保护自己的很大的私心:“有真相资料自己发就行了,为别人万一同修被迫害,供出自己怎么办?”结果这样的想法真的在二零零三年发生了,我被邪悟的人说了出来,幸亏在师父的点悟下,有惊无险。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要真相资料的同修也多了,现在都在平稳的做着救度众生的事。

由于执著的心没去,二零零二年七月我又被绑架到“法制学校”,即所谓的“六一零”的洗脑班。这时我对邪恶的迫害还是有点怕,怕自己被迫害承受不住,那会比死都难受。我当时就一念:就是宁愿死都不“转化”。我背着“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绝食绝水八十一个小时。在师父慈悲呵护下,闯了出来。

二零零八年年初,我又被邪党恶徒绑架、抄家,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恶警抄走了各种光盘和大法书籍,说最少判我三年。我想:我的修炼道路是我师父安排。于是我每天背法,想着师父、求师父,“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同时向内找,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不好的物质和执著心,解体邪恶。

我本有个遗憾,就是没能第二次到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这次在看守所有了机会,在大年三十晚上静坐三十分钟的时候,我面对着全监区的人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当时我的脑子都空了,回过神来已是泪流满面。

这次我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多天,因身体出现严重病业症状(肺炎、肝硬化腹水),被所谓的取保候审回到家中。

当时我样子很吓人,肚子很大。家里亲戚都很担心,对大法也产生了不理解。但是我一直没有过多的想这个病业状态,心中就一念,能学法炼功就行,根本没有“不行了”的想法,每天坚持炼功学法,坚持发正念。那时候我每天都拉稀,十几次。一星期后,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斩了一条很大的蟒蛇。这边空间我拉稀更加厉害,将近二十次,但肚子每天在缩小。大约十九天,腹水就平服了,不到一个月身体就好了。我亲身体验了大法是超常的。家人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再次相信了大法的超常,支持我炼功。

“法徒受磨难,毁的是众生。”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做的好,多去自己的执著,不要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这也是师父期望的。

我悟到修炼过程就是一个正念逐渐加强的过程,也就是信师信法的成度,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了,就是神念。我自问自己做到了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了吗?深感到修炼的严肃。我要不断的静心学法,时刻溶于法中,用正念代替人念,就能平稳的做好三件事,“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