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话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十年了,99年的7月20号到现在整整十年了,十年前的这些日子,清清楚楚印在我的脑海,记忆中我时常将它翻起、回味,就象现在我讲给你的叙述。

那是一个令人感到窒息的日子,我刚下岗不久,屋外骄阳似火,屋内电视里邪党一言堂的谎言铺天盖地在全国蔓延,把李洪志师父传的高德大法诬蔑为×教,一时说师父有豪宅,一时说师父敛财,一时又说师父在国外指挥围攻中南海,还说练功不让人吃药死了1400余人……恶毒的谎言欺骗着不明真相的世人,中共妄图在这种强大的舆论煽动下挑起世人对法轮功的仇恨,以达到迫害法轮功的目地。可事后证明这种邪党用于其它方面有效的手段,当用于对付法轮功的时候失效、失败了,因为每一次的打压就会变成对法轮功的弘扬和宣传。

当时的我已经修炼了三年半,我确信电视那些宣传是假的、是不实的,因为跟师父书上说的完全不一样,而我通过修炼心性得到了提高,与人为善,各种执着心逐步的得以去除,身体强健了,我受益了,这是谁也抹煞不了的事实,所以我的心里感到不平且稍带着愤慨,不明白政府为什么要打压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法轮功,后来通过学习老师的讲法得知是邪党害怕法轮功的人多,江魔头为一己之私妒嫉法轮功而做出镇压法轮功的蠢事。

紧接着的几天,居住地派出所协同市国安局的人到各大法弟子的家中收缴大法书籍、音像磁带等,没有出示任何证件,進屋就四处查看,甚至翻找,见有大法书籍就收缴,私闯民宅与土匪无别,与强盗何异!7月22日我的家就遭此厄运,当时来了两名恶警,家中放在显眼处的一本《转法轮》、一套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音磁带和两张师父的法像被恶警搜走,一恶警问我还有没有大法书籍,我说没有(其实有,但不能告诉他),此恶警就在屋里到处看,翻床垫,又走到客厅的矮组合柜前打开了柜门,就在此时,恶警的手还没有伸進柜门,从里屋里冲出上初中的女儿,她在里屋做作业,一直在聆听外屋发生的一切,只见她一脚踢闭柜门,向恶警正色道:“你们凭什么翻我家的东西!”两恶警一愣,一声不吭的停止了搜查,也就是在此时,家里座机铃声骤然响起,我立刻去接电话,电话在两恶警之间,所以我接电话时两恶警就在我的左右两边,挨得很近,我清清楚楚听到电话里传出的声音:“心怀真善忍,法轮功可成。”而且是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我的第一反应是功友打来的,所以我把听筒压紧耳朵,不让恶警听到电话内容,可里面还是一字一顿的“心怀真善忍,法轮功可成。”再没有其它任何内容,我嘴里一个劲的嗯、嗯、嗯答应着,心里一边想打电话的人是谁?我就问了一句:“你是哪一个?”我又清清楚楚的听到电话里说:“我—啊?你—是—不—会—知—道—我—的—”,然后又是重复的“心怀真善忍,法轮功可成”。我嘴里一边答应着一边放下电话,两恶警再没有说什么出门走了。

过后我想这是谁打来的电话?是功友吗?可是没有哪个功友的声音如此,那除了功友我悟到就只有是师父了,想到此,我立即出门去找附近的功友,因为只有附近两个功友知道我家的电话号码,问他们刚才给我打电话没有,以证实刚才的电话是师父打来的,他俩都说没有打,我心里清楚了。说明师父的法身时刻在弟子身边看护着。

我当时的心情既激动又很懊丧,心想自己没有做好,大法的书籍都保护不了,而且当时心里多少还有些莫名的害怕,反倒是女儿的正当行为给了邪恶当头一棒(女儿不修炼,但知道大法好),我真是感到羞愧,不知道堂堂正正的护卫大法书籍,对邪党的恶行产生一种无奈的忍受,好象让他们收些去过后就不会再来找麻烦了,想法多幼稚,这实质是在纵容邪恶的行为啊!我甚至想师父是不是不要我了,因为电话中的声音说“你是不会知道我的”,当时人感到一阵空虚,好象师父离我而去不管我了,那几天头脑里都是在想师父说的话,恨自己做的不好。但我想的更多的是师父对我的鼓励,所以我想即使我是掉下去了,我也要重新开始修,决不放弃法轮功。 后来师父在海外的讲法中曾说“没有生命知道我是谁”(《北美巡回讲法》),是啊,即使圆满也是在你修炼到的层次中的圆满,你决不会到达师父的层次,因为这部法就是师父造的,所以说如果你圆满了能知道师父,就等于说你到达师父的层次了,这是不可能的。这是我在目前层次对这句话理解的含义。

那段时间,为了让我放弃法轮功,单位里的领导、居委会干部、派出所和国安的人轮番的到我家想说服我,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甚至激烈的心情)跟他们讲大法的好处,政府打压法轮功是错的。2000年过年后,我一个人到市委去上访,与接待人员讲法轮大法的好处、政府打压是错的,希望他向上面反映情况,还送上一份自己写的“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的文章,里面以自己的亲身体会叙述法轮大法是正法。国安没有过多久知道我上访和写的文章,他们怕我继续上访,非法将我拘留了一个月。出看守所20天,也就是4月25日前,邪恶以“组织他人去北京上访”的莫须有罪名又将我关進看守所,这一次,单位的领导、单位里的公安、派出所等5人表面上是到看守所来看我,实际是让我在看守所里的高压下要挟我做出选择:放弃修炼法轮功就可以跟他们回家,要法轮功就退党,让我五分钟内做出决定,我不假思索的说要法轮功,他们让我写声明,我毫不犹豫的拿起笔和纸写了一份退党声明,他们拿着我的退党声明灰溜溜的乘车而去。(因为邪党当时规定党员不允许炼法轮功,所以他们怕受牵连让我写退党声明,以表明单位里无党员炼法轮功。)

这之后,我被劫持到过洗脑班,还被迫流离失所过,并于2003年4月被恶警绑架非法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3年。这些都无法让我放弃修炼、改变对大法的信仰,虽然在修炼的路上有时磕磕碰碰摔跟头,时好时差,但我坚信法轮大法是宇宙最正的法,只是你自己做不做得到的问题,修炼多少会得到多少。

2006年出狱后到现在一直是以打工谋生,并努力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尽管有魔难、心性的摩擦,但有大法陪伴着我,以法为师,在正法的路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和翻不过的山。在此与各位大法弟子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