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迁安法院第三次非法庭审五名大法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迁安市法院继两次非法庭审无果后,又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第三次对五位法轮功学员李彦奎、李青松、张贺文、崔庆茹、赵明华等非法开庭。辩护律师当庭做了无罪辩护,从法律角度说明五名法轮功学员没有错,要求无罪释放。

此次非法庭审审判长是冯小林、审判员赵文禄、公诉人周文庆、赵国强。因为整个所谓起诉、证据根本是造假,所以一贯虚张声势的恶人们显得极没底气,所谓公诉人周文庆读补充材料时,声音细小,有气无力,多次停顿,期间还向另一所谓公诉人赵国强问补充材料上的字,二人交头接耳,丑态尽显,与理直气壮、义正词严的法轮功学员一方形成鲜明对比。

据悉,针对该五名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河北省法院、唐山中级法院内部的人士都称:“无罪,判不了刑”,但慑于邪党压力,所以“不敢放”。

一、公检法相互勾结 公然迫害

迁安市国保大队彭明辉、浦永来等人,曾图谋将李彦奎非法劳教,上报材料至唐山未被批准,此后国保大队伙同检察院起诉科周文庆等人,将这五人非法批捕、公诉。第一次材料被退回,原因是证据不足。

国保大队不死心,网罗新材料,继续迫害,法院非法立案,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上午第一次非法开庭。

非法开庭时,崔庆茹、赵明华、张贺文等人在庭上说明起诉书的不真实。李彦奎的辩护律师全云阁多次申请要求法庭让起诉书上写的所谓事实的其他当事人出庭,当面说清事实。但是法院伪审判长冯小林、伪审判员赵文禄装聋作哑,最后也没让证人出庭。李彦奎想让法官看他被酷刑折磨时留下的伤疤,要说出受酷刑的经过,也被所谓法官无理制止。

二次非法庭审诬陷不成

后来,法庭又进行了非法开庭,但因诬陷不成草草收场。

五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去找法院、国保大队要人,询问案件进展,国保大队与法院互相推诿,国保说不归他们管,法院说法轮功的事件不按法律程序走,只是上边说了算,只有上报唐山中级法院、省高级法院,才能批准审判结果。

而河北省法院、唐山中院内部都称:无罪,判不了刑;但是共产邪党内部没有通知说法轮功可以无罪释放,所以不敢放。还说要是别的刑事案件也就放人了,只是法轮功的案件不敢放人。这样案件又退回了迁安。

恶警威胁下的“证词”

五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去检察院要求撤诉,但迁安检察院、公安局、国保恶警对栽赃陷害的事实拒不认错,不但不撤诉,还变本加厉,又出阴招,窜至武汉市武昌区李青松曾打工处,伙同当地派出所对李青松打工处的老板戴晖媛施压,戴晖媛怕家人受牵连,违心配合做笔录。迁安市公、检、法对此笔录如获至宝,马上通知律师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再次开庭非法审判五名法轮功学员。

其实,针对李青松写什么证词又有什么用呢?法轮功学员所做的就是讲真相,这是光明正大的。中共邪党迫害十年,那法轮功学员当然要讲述出自己被迫害的事实。

二、五位法轮功学员遭酷刑折磨

李彦奎、李青松、崔庆茹、赵明华、张贺文五位法轮功学员先后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左右被绑架,五人均遭恶警酷刑摧残。

李彦奎遭酷刑:被电生殖器

李彦奎,男,三十九岁,迁安市农行职工,是单位业务骨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上午,李彦奎正在单位上班,迁安市国保大队多个恶警突然窜至农行,绑架李彦奎,并从他身上抢下家中钥匙,闯入他家非法抄家,电脑、大法书籍和一些私人贵重物品被掠走。

李彦奎被绑架后,遭受酷刑折磨,被恶警拳打脚踢,被铐铐成“大”字形,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用电棍电遍他的全身,包括生殖器。后李彦奎被恶警劫持到看守所。据同监室犯人证实:李彦奎当时是被两名恶警架进看守所的,全身瘫软,无法行走,全身血迹斑斑,伤痕累累,惨不忍睹。

一个月后,迁安公安局开具“无罪释放”的单据,但是国保大队一些别有用心的恶警,并没有释放李彦奎,而是把他从看守所劫持到老种子公司四楼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该洗脑班是邪党人员专门设置以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与此同时,恶警开始编造所谓的证据,企图对他非法判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彦奎再次被劫持到看守所。

李青松遭酷刑:地上全是断发、鲜血

李青松,男,三十六岁,迁安市农经中心干部,其单位曾因他的出色表现被评为同行业先进单位。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晚半夜,以国保大队浦永来为首的多名恶警窜至建昌营,跳墙闯入李青松父母家,将李青松绑架至种子公司四楼洗脑班。

十月二日,浦永来、哈福龙等多名恶警对李青松进行酷刑折磨,李青松被扒光衣裤,双手用手铐反扣,数个恶警将他踩在脚上,用多根电棍电击全身敏感部位──嘴、肛门、脚趾、大腿,致使他全身多处焦黑、血迹斑斑,嘴唇一串大泡,恶警电击时间长达一个下午。十月三日下午,李青松又被电击,过程中迁安“六一零”头子杨玉林一直在旁观看。

李青松绝食抗议迫害,其间两次遭受市医院、中医院急诊科的所谓大夫们的野蛮灌食。二十六日,身体虚弱的李青松被放回家。

但两天后,恶警浦永来带多名恶警又窜至建昌营李青松家,再次将他绑架到洗脑班。迁安“六一零”头子杨玉林与邓某(此人金鱼眼、驼背、中年)对李青松大打出手,二人穿着皮鞋狠踢李青松,抓住李青松的头发狠毒的扇耳光,地上都是李青松的断发和血迹。二人打累了,一边骂一边抢走李青松的被子,让伤痕累累的李青松在寒冬腊月里受冻。非人的折磨使李青松四天食水未进,奄奄一息,恶警才将他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恶警哈福龙等人又一次窜至李青松家,将他绑架至看守所,非法拘押至今。

崔庆茹遭酷刑:前胸后背被电致焦黑

崔庆茹,女,四十八岁,迁安市联社内退职工。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下午,国保大队恶警多人窜至其家中,非法抄家,掠走四台电脑(注:崔庆茹丈夫会修理电脑,其中有别人送修的),绑架崔庆茹。

崔庆茹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被恶警用多根电棍电击全身,拳打脚踢,瘦弱的她顿时前胸、后背焦黑。

一个月后,恶警浦永来从崔庆茹的弟弟手中勒索二万元现金后,放她回家。崔庆茹回家时身上还多处青紫焦黑。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恶国保大队恶警谎称要崔庆茹取回所掠走的电脑,崔庆茹在其家人及律师陪同下到了国保大队,立即遭绑架,非法关入看守所至今。

赵明华遭酷刑:双手腕骨露出鲜血淋漓

赵明华,女,四十岁,李彦奎的妻子,潘营小学优秀教师。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晚,恶警浦永来、哈福龙闯入赵明华的婆婆家,当时赵明华只穿着秋衣秋裤和拖鞋,恶警连衣服都不让她换,就将她绑架。

赵明华遭受恶警酷刑折磨,双臂被呈一字型分别铐在床栏上固定,哈福龙等多名恶警用多根电棍同时电击她全身敏感部位,由于疼痛,她全身随着高压电击而伸缩,致使双手手铐越扣越紧,最后双手腕骨头都露出来,鲜血淋漓。

一个月后,迁安公安局开具“无罪释放”的单据,赵明华和她丈夫一样,都没有被放回家,而是关到洗脑班,并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再次被劫持到看守所。

张贺文也遭酷刑折磨

张贺文,男,六十四岁,信用社退休干部。二零零七年十月上旬,国保大队恶警多人窜至张贺文家中,张贺文的老伴瘫痪在床,恶警在不通知张贺文家人的情况下将他绑架,致使张贺文老伴因无人照顾,很长时间浸泡在屎尿之中,其状令家人既气愤又心酸。

张贺文被酷刑折磨,和赵明华等人一样,一个月后被劫持到洗脑班,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再次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拘押至今。

目前,河北省迁安市看守所共非法关押李青松、李彦奎、崔庆茹、赵明华、张贺文、张立芹、孙永生、李秀华、邵连荣、杨占民、蔡又旺等十一名大法弟子。张立芹、孙永生、李秀华、邵连荣、杨占民、蔡又旺是二零零八年五月被绑架。张立芹、邵连荣、李秀华、崔庆茹、赵明华五名女大法弟子正在绝食抵制迫害,市医院急诊科的大夫参与灌食迫害。

迁安市公检法对李彦奎、李青松等法轮功学员第三次非法开庭的日子,正是十年前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日子。十年前,中共狂称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然而十年过去了,法轮功不但没有倒,反而洪传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而反观中共现状,连它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是四面楚歌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注定失败,现在公开退党、退团、退队的总人数已超过五千七百万,连最胆小的人都在议论中共的后事了,迁安公检法的人一意孤行是赶着当陪葬呀,赶快清醒吧!


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
区号0315

迁安法院:
地址:河北省迁安市明珠街迁安法院 邮编064400
刑一庭庭长赵文禄、审判长冯小林、调解员李国阳、专管副院长张树安(13931519599、办7683519)、李星海、陈莽、催小利、催江、张万斌、王子良、杨江、吴晓恒、张志远、侯田、全志军、田春、任俊山、任立君、任立新、李印新、尚桂英

刑一庭:7683582
刑二厅:7629540
民一厅:7683577
民二厅:7683583
民三厅:7683587
行政庭:7683575
法警队:(张秀文)7683544
审判监:7683549
办公室:7683500
纪 律:7626679
法院人员:张晓林、韩庭利、杨海军、李印付、徐俊荣、任丽玮、任丽君、李立国。赵云(侦察科)


迁安检察院:
地址:河北省迁安市明珠街迁安检察院 邮编064400
公诉一科长赵国强、公诉二科长李靖奎、
出庭:公诉一科科长周文庆(13315597268)、公诉一科副科长王小京、马海武、康清秀、李海波、孙静、陈玉和、张文生、张瑞华、刘政、白雪、侯继春、刘力军、冯小军、韩华、李江、金田、李求军、陆爱军、曹满、高新、王东、院长李瑛、副院长赵珍、办公室主任贺双林、反贪局长邵富强。

迁安市公安局:地址:兴安大街526号,邮编:064400
副局长彭明辉 13832984718 住址:迁安市燕春小区,老家:上庄乡彭家洼村
国保大队队长浦永来 13832987825 住址:交通局家属楼,老家沙河驿镇葛庄子村。
派出所所长哈福龙 13832987822 住址:现居燕春小区,老家:建昌营镇太平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