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自从得法后,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知道,今生我所要的、所求的就是这部大法。得法后我每天参加集体炼功、集体学法,到处洪法,身心受益无穷,真是乐在其中,就连睡梦中都能笑醒。

大法被迫害的十多年来,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闯过了一关又一关,过了一难又一难,走到了今天。

99年7.20后,我和同修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结果被绑架回来,关進了看守所,并勒索罚款。其间,家中师父的法像、大法的书籍被单位恶人逼着家人交了出去。我到单位去要书,书没要回来,我还被他们列为重点监控对象。我并不害怕,修“真、善、忍”没错,做好人没错。当时虽然并不知道这是正法修炼,但我就去做自己认为必须做的事:买来了毛笔、纸张,自己写了大量的真相标语往外贴。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邪恶迫害的升级,许多同修被非法抄家、抓捕、关押,我也被绑架进了洗脑班强制“转化”、罚款。那天我正走在去老乡家的路上,被恶警绑架。我被非法关了40多天,被抢劫1500元,洗脑“转化”强收200元,伙食费400元,我的家被抄。

那时我心中常常背诵师父《洪吟二》〈无阻〉的诗:“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

我两次跨省回老家讲真相。第一次和一个同修一起去的,写、讲同时進行,在老家呆了一月有余。第二次我自己回家。走时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求师父加持。我带够资料,由乘火车改坐汽车。我从小就晕车,又是长途汽车,为救众生,我没犹豫,挑着东西就上了车。结果很顺利的到了家。

老家在山区,几乎家家养狗,还没走到人家的门口,狗就开始叫,我心中时时默念正法口诀,求师父加持。有一天晚上,我和丈夫去发资料,沿乡村公路走了7个多小时,遇到了各种人,也摔了不少跤,我不介意,只要把资料发出去,我心里就乐呵呵的。

不久我再次跨省到一家人所在城市讲真相。带的资料发完了,我就买来笔、纸,自己写,在大城市的街头小巷自己发。就这样我在那里坚持了四个多月。

回来后,我继续在本地贴、送真相资料,雨雪中真不知摔了多少跤,鞋子破了多少双。

2004年11月份《九评共产党》问世,我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遇到的人各式各样,有不理解的,有谢谢的,也有追上来要打人的,但我只要是做证实法的事,再苦再累,我不烦,都认真负责地去做好。

几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使很多众生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但我的不足之处也不少,争斗心、欢喜心、妒嫉心等各种心都有,在今后的修炼中,我将在法中归正自己。唯有正念正行,精進不停,才不负师恩,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