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赤嵌楼景点讲真相的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赤嵌楼目前是台南唯一的讲真相景点,有六条大横幅,二十多片展板,另加一台电视。场面虽然不小,能让中国人看到不少真相,然而干扰不断,派出所或市政府时常会因为接获投诉电话而前来关切;此外,前去赤嵌楼支持的同修人数并不多,不少时段甚至只有一个同修。为何会这样呢?

关于投诉问题,香港景点之前也时常发生。香港同修会和来的警察说,那些人是特务。说实在的,开始我并不是很认同香港同修的说法,那时我想,真的都是特务吗?所以,当我发现赤嵌楼也有人投诉时,我开始注意这个问题。我曾在赤嵌楼周围的商家征签,我也询问那些来到赤嵌楼的台湾游客的反应,针对支持者,我请他们做正面投诉,帮我们说话。我发现,台湾民众普遍支持我们,当然也有中立者,也有极少数负面者。但是,不管他们持什么态度,很少有人态度强烈到真的想去投诉。关于这一点,我的理解是:一般常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除非真的犯到他头上,否则他不想和警察打交道。

我们都知道,在台湾的中共特务有几十万,其中针对大法来的肯定最多,因为中共最怕的就是法轮功,尤其我们的退党中心,那是它的眼中钉、肉中刺。所以针对「投诉」这个问题,我想我们可以向警察询问投诉人是谁,那些留有姓名和地址者,我们可以找上门告诉他真相,至于那些无名无姓者,我们除了向内找出可能的不足,我们也要告诉警察真相,让警察了解那些人的可能背景。

关于很少同修参与景点这件事,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和同修做好交流,有些同修是害怕面对面讲真相,有些同修是因为安逸心而不想去景点,有些同修不喜欢排班,觉的时间被绑住,有些同修是因为和某位景点同修之间有矛盾而不想去景点,有些同修则是忙于其它证实大法的项目等等。针对不同原因,我想我们都可以和同修交流,不带任何指责批评的心,善意的和同修交流,破除同修的心结,必要时也应该提供协助。

除了上述原因,有部份台南同修一直觉的景点的布置不美观,所以提出一个新方案。可是,参与景点的同修认为该方案不可行,由于双方都觉的自己的方案比较好,所以长期以来台南同修无法形成一个整体。

我曾经埋怨那些不参与景点却坚持改变景点的同修,认为他们不但没支持景点还给景点负面能量,终于有一天我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我的心促成的。美其名曰是觉的新方案不可行,认为自己的方案对众生比较好,可是我们不是从法中认识到:方法好坏不关键,关键是大家心齐吗?我越执著新方案的缺点,同修就越看不到该缺点,我这边还在想,同修怎么就认识不到呢?他们当然认识不到,因为我从来没有发自内心感谢他们的付出,不管新方案可行性如何,同修想让景点更美好的用心是值得肯定的,应该被肯定的,况且我认为的缺点或许也只是我所在层次的认识。修炼呀修炼,同修为何这样,为何那样,这么简单的道理,同修怎么就不懂呢?不是这样呀!同修之所以不懂只因为我的心性还没有到位!难怪同修不放弃他们的构想,只因为他们一提构想我就动心。就因为我这一关一直没过,所以老是要过。事实上,当我认为这样做才行、那样做不行的时候,我真的以为那件事情是我做的,是我的办法让它成功的,其实只是我有这颗心去做了,真正事情的成功是靠大法的力量。说什么慈悲众生,甚至认为自己的坚持是对中国人最好的。就算我所坚持的方案真的比较好,但我和同修无法形成一个整体,导致景点长期人手不足,甚至干扰不断,我这真是对众生好吗?

不参与景点的同修当然可以提意见,可以批评,因为我是在修炼,修炼就是修自己。师父说:“必须做到谁说都行,有就改无就注意,”(《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只能要求自己多做事少批评,我不能这样要求别人。每个人的认识不同,自己所在层次的认识是用来指导自己修炼的,我怎么可以把它拿来要求别人呢?

说到讲真相,我理解在台湾景点讲真相,中国人和台湾人同等重要。台湾人虽然没有参与迫害大法,没有加入恶党,但是不少人对这场迫害的原因和严重程度不了解,我们需要让他们多了解。所以最近每当我看到台湾游客,我就举着迫害展板说:「迫害十年了,我们需要大家的支持,请支持我们!」果真每个人都有反应,很多人就会说,支持,我支持你们。这话一出口,或许他就属于未来,不属于过去了。我理解我们和世人的互动是很重要的。曾经有位开天目的同修看到世人和我们的展板隔着一层薄膜,当我们告诉他展板内容时,薄膜消失了,对方就会有反应。

写到这里,我想起一件事。有一天在赤嵌楼我看到一个台湾游客在看同修派给他的《大纪元时报》和真相资料,一段时间之后,我过去和他聊天,我问他是否知道我们在这里干什么,结果他说自己不清楚,还问我,你们的目地是不是要打倒共产党。我说不是,我们的目地是想制止迫害,我告诉他,由于中共造谣诬陷法轮功,又封锁海外消息,很多中国人在被蒙骗的情况下直接或间接参与了这场迫害,所以我们要趁他们来台湾的时候告诉他们真相,我们的目地是要结束这场迫害。最后他说他终于明白我们在干什么了。从这件事我想到世人为何会误解我们,甚至认为我们在抗议中共高官来时,有时警察为何会担心我们使用暴力,是不是我们的心不够纯正慈悲?是不是我们的真相讲的太少?为何世人会认为我们想打倒恶党?我想到自己曾经讨厌恶党,我讨厌它,我对它有情绪,我这不是把自己贬低了吗?它是邪恶,师父在经文《志不退》中说:“除恶只当把尘拂”,它像尘土一样低下,根本不配我把它放在心上。我理解,就因为部份大法弟子讨厌恶党或有蓝绿情结,世人才可能误解我们想推翻恶党,甚至认为我们在搞政治。关于劝退中国人,我理解一个人是否得救,不光看他是否退了,而是看他是否发自内心退,发自内心退,他体内的毒素才能被清理掉。而要让对方发自内心退,我理解我们必须真心为他们好,所以我们要考虑他们的接受能力,而不是一味的讲。

如果对方说只爱自己的,只爱钱的,我就说,爱自己很好呀!爱自己就要赶快退党保平安;爱钱也很好呀,没有共产党,你能赚更多钱。先说的让他不抵触,然后再细致讲真相。

说「中国和以前不同,现在多好」,我就说那是因为你好,老百姓好,不是党好,你看现在恶党多腐败呀,而腐败这点他们都很认同。说「恶党给我钱,让我出国玩」,我就说没有共产党,你早就出国了,凭你的勤劳,到哪里都能赚更多钱。你的钱是你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是你在工作,你在缴税,是你养活党,不是党养活你。

问我哪个党执政好,我就说不能一党专政,老百姓没有保障,要多党轮政,老百姓才能真正的当家做主。说自己喜欢某某某的,我就说那很好呀,等共产党垮台了,中国民主了,老百姓有投票权了,你就可以投票选他当领导人,你爱选谁就选谁,这多好呀!

如果他说自己爱恶党,我就笑着说,不是啦,你是爱中国,对不对?中国人当然是爱中国,共产党根本不珍惜中国人,我们不要爱它,帮你取个名字「爱国」退党〔或爱华〔爱中华〕、锦华〔锦绣中华〕、美华〔美丽中华〕等等〕,要记的我们是中华儿女,炎黄子孙,不是马列子孙喔!总而言之,就是尽量顺着他们的执著,不要和他们争辩。真的什么都听不進去的,我们也不要动心,不要灰心,更不能对他产生不好的念头,我们的一思一念是有强大能量的,我们只能救人,不能推人下地狱。

说到推人下地狱,我想到了导游,有时候,我发现我对导游的好并不单纯,是有目地的,我并没有发自内心的想救他,只因为他会影响游客得救,我才对他好的。我发现自己有分别心,也正因为我有分别心、争斗心,我才能碰到干扰。如果我没有这些心,对谁都是慈悲的,那么即使对方有坏思想,他也只有两种选择,不是被正过来就是赶紧逃离。事实证明,当我归正自己之后,不少导游见到我都是笑呵呵的。

景点同修前阵子制作了很多块展板,但是赤嵌楼管理员迫于上级压力,不让我们将展板靠墙或靠树木摆放,只准我们用手拿。由于展板数目多,同修人数少,为了让中国人看到更多真相,我们有时还是将展板靠墙或靠树。关于这件事,我的想法是,管理员为了保自己的饭碗而限制我们,我们可以理解他的处境,暂时不将展板靠墙或靠树。虽然同修人数少,用手举板,无法展示很多真相,但是我发现,当我们的场慈悲祥和,加上口说真相,和常人互动良好,每块展板都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我理解修炼人不应该执著于任何事物,包括展板。神只看人心。记的曾经看过一篇心得,很多同修为了某事征签,由于同修的心没有到位,虽然最后征到不少签名,事情却毫无進展。相反的,在气候非常恶劣的情况下,同修坚持征签,一整天下来,由于路上行人稀少,征不到几个签名,但是事情却得到很大的進展。甚么是成功,甚么是失败,人世间看似成功,在另外空间可能是失败,人世间看似失败,却可能感动了另外空间的神。

我们说修炼人不执著展板,关键是心到位,话虽如此,但是展板又确实能让世人看到真相,香港大法景点展板四、五十片绑着,台湾为何不能?我们不能够因为碰到阻力就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理由来搪塞责任。我们在救人,每个被救的人背后可能都是一个巨大的天体,代表着无量众生。管理员阻碍众生得救,我们若配合他岂不是反而害了他吗?他的上级不支持正义,他就无法支持正义吗?当然不是,我们不是看到有人瞒着上级帮忙大法弟子吗?甚至有人情愿丢掉工作也要支持正义吗?每个人都可能要在利益与良知抉择中摆放自己的位置,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负责,上天不就是要看人在关键时刻如何做出选择吗?所以我们应该知难而進,心怀慈悲的再找管理员和他的上级把真相讲透,并重视发正念,大家念正心齐来突破困境才对。

以上是我在赤嵌楼讲真相的心得,由于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