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四日】前几天,我经历了一件事,我丈夫本来是想“欺负”我,可没想到把自己给碰痛了。当时我只为了躲他,碰痛了他前胸,可他非说我存心,故意把他碰痛,所以他也要用同样的方法让我试试,看能不能把我碰痛。我解释,不是去碰你,是你往前来,我为了躲你才碰着你。如果你在我身上试,那你就是故意欺负人。他听我说这话,没有再说从我身上试的事,可却说:“你修的就是这样的真善忍啊。”我当时听了这话心里委屈的哭了。我对丈夫说:“你不要太欺负人了。我是修善,修忍,可你不要拿我的善和忍当儿戏,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我的忍和善不是让你耍着玩的。”丈夫听我说这话就不吱声的走了,而从表情上看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他走后我想,自己为什么会委屈,因为以前比这闹的厉害的时候,从来也没委屈过。以前他闹事,我一解释,他就说:“你还做好人呢!在家对我都这样,到外面还不知道什么样哪。”所以,在修炼的这几年里就迁就他,有事依着他。有时也觉的委屈,可一想自己是修大法的,人家给咱提高心性的机会,怎么还能觉的委屈呢?所以也就都过去了。可这次就觉委屈,而且哭起来还止不住了。当时,他要不说“你就修这样的真善忍啊”我可能也不在乎,可他一说这话,我就想,修真善忍难道就要无止境的忍受别人的玩弄,别人就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否则就不是善?不是忍?难道修大法的就必须承受常人无底线的打骂、无理取闹、甚至是羞辱与戏弄吗?这是哪家的理?

没修炼前,我在家里也是说一不二,丈夫对儿子开玩笑说:“你妈的脸是咱家的晴雨表,你妈高兴,咱家晴天,你妈不高兴,咱家不下雨也得阴天。”可修炼后快倒过来不说,有时还有点过份,好象是存心。我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可为什么他却不珍惜这份善,而且有时还用忍和善来要挟。我当常人时他不敢对我怎么样,我修炼后他却没事找事……。

我们一部份同修,现在还处在这样的环境中,那么,我们想一想为什么?在常人中时,他们只针对我们人的一面,他不对了我们可以和他吵,和他骂。而修炼后,我们用善用忍要求自己,他应该更珍惜这份善心才对,可为什么有的确实很过份?我认为我们的善是对人的慈悲,我们的忍是对人的宽容。并不是一味的纵容,一味的承受。不是无论他们怎么不计后果的对待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一概忍受。无论是自己家人,还是社会上的常人,都是一样。

就按常人的理来说,人与人之间还有个互相尊重的关系哪?而大法弟子是什么人:“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贺词》)是啊,我们是世间的觉者,人为什么敢对我们这样。是因为我们的善。可是大法弟子修炼的威严的一面在哪呢?

师父讲:“佛法是慈悲的,也有神威严的一面,不能叫人为所欲为的拿着神的慈悲来开玩笑,这是对神的亵渎。”(《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不要因为我们只展现善,而使旧的因素钻空子,从而使世人对大法徒犯罪,使他们在不自觉中拿着神的慈悲当儿戏,因此走向毁灭。所以说,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只有善是不够的,我们还要把法威严的一面展现出来,那样,世人才会更加尊重大法、尊重大法弟子。

受层次所限,悟的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