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遵化葛艳芝屡遭折磨 一度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大法弟子葛艳芝,河北遵化西留村乡蒲池河村村民。几年来,葛艳芝不断遭到当地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洗脑迫害,承受殴打、灌药、体罚等折磨,恶警企图强迫葛艳芝放弃信仰。尤其是在2002年间,葛艳芝在遵化看守所被折磨精神失常。

2002年6月10日,葛艳芝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遵化石人沟派出所绑架,被派出所不法人员当场打了几个嘴巴子,被劫持到遵化看守所迫害。给她戴上手铐脚镣。她开始以绝食、绝水的方式抗议迫害。30多天后,看守所人员韩广生、李超、李学冬、王海冬四个人,一人抓葛艳芝的一条腿或一只胳膊,将她抬起来,往地上摔,上下摔几次,并强行灌食下药。直到将葛艳芝折磨的精神失常,人瘦得皮包骨。迫害46天,看人不行了,才放葛艳芝回家。

2002年10月1日那天,西留村乡派出所人员又把葛艳芝绑架到看守所,并且把她丈夫夏子林也抓走了,当晚放回来了。葛艳芝被劫持到洗脑班,当天晚上,徐永刚用手铐和钢丝绳连在一块,将葛艳芝铐在外面的电线杆上,有三四个小时,人已经处于半死状态,等放下来后,发现手铐已经勒进肉里很深,手都肿了。

2002年10月19日,在洗脑班,葛艳芝被迫写了“悔过书”后,心理和身体觉得特难受,洗脑班头目徐永刚对她说:你先回家换衣服。所以,葛艳芝决定出走,免的被迫害。在外面流离失所了3个多月后回家。

回家后,2003年1月16日左右,西留村乡派出所的人和她们村的书记张连合等十几个人开车,又来抓人。不容分说,四五个人把葛艳芝抬上车,从西留村乡又带到公安局。“610”国保大队的恶警对葛艳芝刑讯逼供。然后,葛艳芝又被带到看守所非法审讯、坐铁椅子,迫害4个多月。5月份,葛艳芝儿媳妇正是产期在分娩时无人照顾,再加上年轻人不知怎么保养孩子,生下的孩子只活了8天,就离开了人世。期间恶警们为了达到“转化”迫害葛艳芝的目的,竟把儿媳妇生产和孩子死去的消息告诉了她,葛艳芝的精神崩溃了。中共就是这样为了达到迫使大法弟子放弃真善忍信仰的目的,毫无人性的迫害大法弟子葛艳芝。

从1999年至2001年,葛艳芝也一直遭受着邪党的迫害,下面是部份事实。

99年7月20日,河北省唐山遵化市西留村乡派出所恶警到蒲池河大法弟子葛艳芝的家,把她叫到大队书记家,让她必须在“保证书”上签字,不学法炼功,并威胁她,你不签,就把你带走。

99年10月30日,她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遭绑架。被当地派出所接回,送进遵化看守所迫害。第二天,因为葛艳芝炼功,看守所副所长孙某强行给她戴上手铐、脚镣,后包括葛艳芝在内的四位大法弟子一起炼功,孙某说:给她们“摸上”(摸上就是手和脚连上,猫着腰,站不起来,坐也坐不下,蹲也蹲不下,连大小便都得别人帮助,过去只有杀人犯才用这种刑具的)。在看守所,葛艳芝坚持信仰,受到不法人员很多折磨。18天后,葛艳芝才回家,被勒索现金2000元,饭费540元。

99年12月27日,遵化市西留村乡书记高俊杰、马荣奉、李新、陈秀菇、刘永全、派出所所长任小军、警员唐玉书、本村干部闫术忠,十几个人把她骗到大队部。书记高俊杰让葛艳芝写上不许学法、不许炼功,强迫葛艳芝写“保证”。葛艳芝一律拒绝,当时派出所所长大叫,把她带走。于是,把葛艳芝带到乡派出所迫害5天才放回,勒索3000元。

2000年6月4日,有人恶意举报,葛艳芝被西留村乡派出所绑架。当天晚上,所长任小军揪住她的头发和胸部,使劲往墙上撞,有十几下,还满口脏话,在派出所迫害4天后,被遵化“610”人员和国保绑架到遵化二里监视居住,在那每天站军姿,跑步,逼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强行洗脑。恶人陈建国、高俊、何书兰就这样迫害葛艳芝46天,强迫葛艳芝交饭费1400元,每天30元。

2000年11月一天,西留村乡恶人李新、书记高俊杰、马荣奉、派出所所长任小军、唐玉书、恶人徐志红等十几个人,又把葛艳芝绑架到大队部问话,又把她带到派出所,迫害了3天后回家。并强行让葛艳芝家人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

2000年12月的一天,大法弟子陈淑芹、李晓江、葛艳芝进城买布料,在商场被恶人陈秀菇看见,恶意举报到派出所说:“法轮功在一块集会呢。”西留村乡派出所所长任小军等10多个人强行把葛艳芝带到派出所,迫害23天,强行洗脑。参与迫害的有恶人李新、徐志红、政法书记马荣奉、高俊杰。

2001年3月13日,西留村乡恶人马荣奉、李新把葛艳芝骗到遵化齐家洼洗脑班。当天,洗脑班人员李小忠说不交钱,不给饭吃。葛艳芝说:不是我自己想来的,是你们把我骗来的。这时,他恼羞成怒,一气之下连续打葛艳芝好几个耳光,并用脚踢。在那里,每天强迫看污蔑大法录像和写认识,如果不“转化”就在外边训练蛤蟆跳,学鸭子走,跑步,在水坑里踏步。有一次,葛艳芝与其他大法弟子在一起,被恶人陈春发现,强行让她离开,不许和大法弟子在一起。葛艳芝就跟他说:善恶有报是天理的因果关系。他不但不听,而且还打了葛艳芝几个大耳光子。

还有一次,葛艳芝炼功,恶人纪永生、李小忠用手电打她手,恶人校长吴长、吴保玉用绳子捆绑上葛艳芝,不许她炼功。就这样到5月18日那天,葛艳芝又被带到拘留所迫害。所长把她关进一个屋子里,不许她出屋,连大小便都不准出去。这样在拘留所里呆了6个半月之后,“610”又把她带到洗脑班进行迫害,18天之后才放人。前后,强迫葛艳芝交饭费1000元。在洗脑班,参与迫害人员有刘贵生、何书兰、市委副书记李广江(主管)、何立、王阿曼、毛成国、李国霞。他们联合起来换着班的折磨葛艳芝,不让睡觉,强行用手铐铐在床头上,就这样,直到12月才回家。

2008年,7月23日奥运前,西留村乡恶人李新、派出所所长缪爱东等十几个人和本村书记韩计广、村长闫义中私自闯进葛艳芝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新唐人电视台接收器,把葛艳芝带到派出所,勒索现金2000元,当晚把她放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