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期满 杨学贵又被劫入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八日】(明慧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早七点,为身陷冤狱的儿子整整奔波了八年的杨妈妈,早早等候在兰州监狱门口,来接冤狱期满的儿子杨学贵,但一直等到晚上七点,没有接到杨学贵,兰州监狱相关人员没有照面,问到狱政科,只说早七点人已被兰州城关区接走,详情一概不说。

第二天是双休日,星期一一早,焦急万分的杨妈妈找到兰州监狱管理局、兰州市“610”,才知杨学贵已被送到臭名昭著的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几经周折才见到被城关区“610”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的杨学贵,憔悴的杨学贵告诉母亲:九月十日晚十二点就被接出兰州监狱,关进龚家湾洗脑班。

杨学贵,男,今年四十四岁,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总务科干部,一九九四年,年仅二十九岁的杨学贵得了严重的肝病,就在这万般无奈、已经绝望的时候,一九九五年十月,一位亲戚来介绍了法轮功,并送来了宝书《转法轮》。就象一束金色的阳光透过浓厚的乌云,杨学贵尘封的心一下子被照亮了。他如饥似渴地看呀、学呀、炼呀,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病,忘记了就在门外徘徊的死神。仅仅两周的时间,他身体的病痛消失了,能吃能睡能跑。

从二零零一年元月开始,公安就一直在设法抓杨学贵,还给他加上了“顽固分子”、“组织者”、“首要分子”等大帽子。二零零一年八月,省公安厅发出了对杨学贵的通缉令。九月初,杨学贵在甘肃省金昌市被绑架。

恶警把杨学贵送到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秘密关押,将他折磨的不成人样。市公安局一处让杨学贵出卖大法弟子,他一言不发,只轻蔑地摇头。恶警们兽性大发,用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他。杨学贵被打得体无完肤,眼睛被拳头捣成青紫。这些衣冠禽兽们还把杨学贵的两手背铐,把小腿扳过来压在大腿下面,然后脚腕和凳子铐在一起,几天几夜就这样铐着,

二零零二年元月一日,市局一处把他送到了臭名昭著的西果园看守所。在看守所阴暗潮湿的环境里他被染上了疥疮,一身的疥疮,全身流黄水,路都不能走。

二零零二年八月底,在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杨学贵又一次被恶警从监狱强行抬到兰州市七里河法庭,恶徒非法强制给杨学贵秘密判刑八年。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兰州监狱、狱政科的七、八个恶警强行把他送到兰州监狱,在监狱,恶警指使犯人毒打杨学贵,关禁闭室,当时是兰州的十一月份,天气已经是零下好几度了,但是这里的恶警不让杨学贵穿外衣,只让穿线衣、线裤,手和脚被恶警铐在一起,关在又冷又湿、没有任何取暖设施的禁闭室十天十夜,杨学贵所有的随身物品也被犯人抢劫一空,最后他的一身衣服都被打的破烂不堪,可想而知人被打成了啥样?恶警看人已快不行了,才送进医院,在杨学贵住院三个月之后,又一次被兰州监狱的七个恶警把手和脚铐在一起继续关在兰州监狱的阴暗潮湿的禁闭室一天一夜。

二零零三年四月,杨学贵被戴着手铐脚镣由六个恶警押着送往临夏监狱,兰州监狱并对临夏监狱谎称:“杨学贵要自杀,把他的手铐脚镣一直戴着,不要给卸。”因此,杨学贵在临夏监狱白天黑夜都一直被戴着手铐脚镣。在临夏监狱的禁闭室里,杨学贵被先后五次绑在死人床上迫害,每次长达二十多天。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五日,杨学贵被迫害的不能走路,恶人不得不把他送到兰州劳改医院,在劳改医院杨学贵都是坐着轮椅行动的。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临夏监狱把杨学贵又交给了兰州监狱,二零零六年七月五日杨学贵离开劳改医院,被强行送往兰州监狱,强制进行所谓的转化,被关在一间专门花了近一万元买的由泡沫塑料做的房子里进行迫害,并叫兰州监狱的犯人打杨学贵。杨学贵一度被打的不能动。杨学贵绝食几天后,邪恶之徒因怕杨学贵昏迷,又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九日送至劳改医院,并每天被强迫灌食一次,每天给他强行输液。

整整八年,杨学贵在邪党的监狱黑窝里遭受了非人的折磨,遭毒打,关禁闭,绑死人床……,杨学贵被迫害的浑身疥疮、骨瘦如柴,不能正常行走,但仍坚定正念,从未向恶人妥协。如今冤狱期满,邪恶之徒以见不得人的方式,提前将人接走,继续非法迫害。

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的大法弟子有:牛万江(兰州城关区),杜文慧(兰州安宁区),侯艳清(兰州城关区),陈桂芳(兰州市庙滩子),苏锦秀(兰州红古区),赵庭儿(兰州安宁区)等六位大法弟子。

兰州市城关区委政法委书记: 董建民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中街子57号 邮编:730030
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地址: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邮编:730050
局长:韵玉成
相关人员:剡永生(2009年7月调入) 扬东晨 杨文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