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市“法制学校”恶徒祁瑞军恶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祁瑞军,男,矬矮个儿,尖下巴,带点女人气,甘肃省兰州市“法制学校”(即龚家湾洗脑班)书记。兰州市“法制学校”,位于七里河区劳教所西南方向一个偏僻的角落,因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学员而臭名昭著,数年来有多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致死。

泯灭良知

祁瑞军在邪党对大法的迫害中,积极配合,亦步亦趋。兰州市“法制学校”几年来对众多大法学员的迫害,都出自祁瑞军的指使。虽然大法学员多次对他晓之以理,讲明真相,不断给予机会,祁瑞军却始终不知悔改,一条道往黑里走,在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中造下了累累罪业。

其实,《九评》就在祁瑞军的抽屉里放着,他能不明白吗?三退的人数他比谁都掌握的准确、及时。祁瑞军也不止一次的说“共产党迟早会有灭亡的一天”。只是,共产党完蛋了,他上哪给自己捞好处去,没了恶党,他还能在别人面前人五人六吗?祁瑞军是要赶在恶党完蛋前尽可能多的给自己捞点好处。

兰州市“法制学校”迫害了近四百名大法学员,其中两人被直接迫害致死;两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几百人遭过背铐、吊铐、捆绑、殴打、野蛮灌食,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等长时间残酷折磨,造成各种成度的伤残以至终生残疾。祁瑞军有时自己上阵施暴,有时指使孙强、全润、王东、刘鑫、穆俊、魏依川、杨继刚、秦红霞、巨有华等这些恶徒对大法学员为所欲为。

即使祁瑞军坏事做绝,一些大法学员始终心怀慈悲善念,还想对其劝善挽救,大法学员马俊(水泵厂)、魏周香(八中教师)等约祁瑞军到火锅店见面,祁瑞军假意答应,等六名大法学员到齐后,他反手出卖给26处恶警,将这几名大法学员绑架进了监狱。这是只有泯灭了良知、失了人性的人才能干出来的事。祁瑞军干出来了。当恶徒打大法学员时,祁瑞军在一旁说,“打,往死里打,我们就是专整你们的。”

兰州豫剧团女演员、大法学员刘植芳被迫害致死了,六十多岁的西地所退休工程师、大法学员钱世光被迫害死了,大法学员李冬梅、秦海峰被迫害到了精神病院,那么多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人被迫害致残了。

疯狂敛财

祁瑞军不光害人有术,敛财也疯狂,要不然哪能每天有酒喝,哪能抽得上黑兰州呢?于是乎,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大法学员就成了祁瑞军勒索学员的家庭、单位甚至乡镇县上的筹码与人质,至少每月三千元所谓“管理费”,或是酷刑威逼“转化”,捞邪党奖赏的五千至一万元的“转化费”;或将大法学员倒手“贩卖”给劳教所,又是一笔两万元的叫不上什么名称的费。再有,一些家属为了让亲人少受痛苦,背地里送给祁瑞军的“关照费”,如张涛的哥给了祁瑞军七、八千元,女学员王水利、徐某某的家人各给了七、八千元,二零零七年,学员某的家人给祁瑞军一千六百元,二零零八年学员侯某的家人分两次给了祁瑞军四千元。这是现在知道的,不知道的不知还有多少。这样还不够,还要虚报名册,有陪员都离开一年多了,工资册上竟然还有这些人的名单;有干陪员的半路离开了,没领的工资也不知去向了。

祁瑞军平日里皮鞋倒是锃亮,只是进门从不用手,“咣”的一脚,房门就大开了。脏话连篇,还越是人多越来劲,张口就来,脱口而出,再丑陋再粗鄙的话说的也象是嚼豌豆一样嘎嘣脆,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洗脑班本来就是个藏污纳垢,扭曲变异人性的地方,正常人呆着是不舒服的。时间一长,一些暧昧龌龊的事也就逐渐浮出水面,晒在阳光下了。

打手

秦红霞、巨有华是洗脑班陪员中的黑手干将,对祁瑞军唯命是从,忠实执行祁瑞军迫害大法学员指令。

秦红霞本是定西山区农民,在家主要是种植小麦、土豆,靠天吃饭,因生活艰难,和丈夫一同出来打工谋生。其丈夫张建民,洗脑班保安,每月400元,后来闹的不行,提到了450元,想请假的话每天再扣15元。洗脑班的保安,每天除提水打饭,其余时间都呆在关押楼里,还不准串房,气氛沉闷压抑不说,还要违背做人的良心良知,很多来的人了解情况后先后都走了,秦红霞、巨有华两人几年了就一直耗着没走,直到现在。

秦平时烫着爆炸式的头,穿着自我感觉良好的衣服,走起路来一扭一扭,不时的在楼道里巡来转去,生胶高跟鞋跺的楼道哐镗哐镗作响。秦看不起自己干保安的丈夫,经常打架,两个人平时互相都不说话,形同陌路,有一次就在保安室里打了起来,被丈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秦寻死觅活,一口气上不来竟晕了过去,被人抬到楼下好一番抢救。秦也有几次不想干了,回了老家不来了,但每次都被祁瑞军打电话叫了回来。祁为了安抚秦,又把秦提升为“楼长”(原来没有这一职),监督管理其他的陪员。而秦的丈夫,则被祁寻了个借口打发到别处干保安去了。秦伙同巨有华、廖应田,何丽霞等陪员对大法学员严加监视,处处刁难,极尽迫害之能事。

善恶到头终有报,恶党对大法、大法学员的迫害,必将以失败而告终,迫害期间对大法学员犯下的所有罪恶,必将得到清算。在此也正告祁瑞军、杨东晨、杨文泰、全润、王东、刘鑫、穆俊、杜梅、董亚玮、乔厚全、王化强、张文元、秦红霞、巨有华、何丽霞等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学员,助恶党为虐,无知中自我毁灭的一干人等,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不要落个给恶党作殉葬品的可悲下场,断送了自己生命的永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