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周口市法轮功学员吴桂芳等多人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八日】(明慧通讯员河南报导)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下午,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法轮功学员吴桂芳的家被恶警非法查抄。随后,正在周口川汇区沙北高庄吴桂芳家一起学法的史可义(男,六十来岁)、张师营(男,五十来岁,退伍军人)、王桂芳(女,六十多岁)、吴桂芳(女,六十多岁)等七、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实施这次犯罪的是周口沙北分局国保大队一伙警匪。

吴桂芳因坚持信仰大法,曾六次被非法抄家,遭到恶警残酷迫害,致使一只胳膊终生残疾。张师营学大法前身患多种顽固病症,痛苦不堪,学大法后百病皆除,大法遭到非法打压后,因坚持信仰,和平上访、讲大法真相,曾八次被非法劫持、关押,受尽侮辱和酷刑折磨。

一、吴桂芳六次被抄家,遭残酷折磨胳膊众生残疾

吴桂芳因不放弃信仰,走出来揭穿谎言,证实大法,曾六次被恶警非法抄家、罚款,多次被绑架拘禁。有一次,吴桂芳被劫持后,晚上由李育政、黄金启、王国胜等人轮流捆绑折磨。一次上绳时间过长,容易造成胳臂残废,为了更狠毒地折磨大法弟子,捆半个小时松开,然后再上绳。

后来王国胜捆累了,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李育政也找地方休息去了,剩下恶警黄金启,见捆绑着的吴桂芳在地上跪着呻吟,魔性大发,抄起王国胜的皮鞋,照着她的脸发疯般猛砸,直到鞋底被打断。

天明,王国胜眯缝着一双睡眼,拖拉着鞋走到吴桂芳跟前说:“老吴,还硬着呢,我帮你醒醒。”说着,从背后掂着绳子扣就把她提了起来,再摔到地上,如此反复提、摔数次,直到她痛昏过去。致使吴桂芳胳膊终生残疾。

二、张师营九次被非法劫持、关押

张师营,男,一九五九年出生,周口阀门厂失业工人,退伍兵。在军旅生涯中,他落下一身病,四处求医九年,不但没有好转,又增添了十多种病,加之药物的毒副作用,导致内脏各器官功能衰退,连吃饭、睡眠、大、小便都很困难,每天都在死亡线上挣扎。修炼法轮大法后,张师营身体奇迹般的康复,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和大法的神奇超常。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上,张师营听说要强行取缔法轮功,本着对社会、对大法负责的朴素心愿,他毅然到河南省政府上访,结果被郑州警察劫持,交周口刑警押回,在建设路派出所关一天一夜。回家后,办事处、阀门厂、川汇区纪检委对他实施了长达两个多月的监视,和无休止的轮番围攻,逼他写什么“保证”和谩骂大法的东西,被他严词拒绝。

张师营设法摆脱了恶人的监视,进京上访。当时,京城完全笼罩在红色恐怖之中,到处都在疯狂抓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他到人民大会堂找人大代表反映情况,当场被绑架。十月二十七日,被周口公安强行押回(身上一千多元现金被恶警刘迎东和陈大肚非法搜走),投进看守所关押八十五天。在大法弟子和家人的营救下才走出魔窟,家人请客送礼花去六千元,非法罚款五千元,单位也被勒索五千元。出来后,因生活无着落,他到政保要被非法搜走的钱,刘迎东威胁他:“张师营,这个钱不准你再要了,再要还把你抓起来。”

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张师营正在家里看《转法轮》,建设路派出所恶警汪勇将他劫持,非法拘留一个月。同年九月二十三日凌晨,张师营还没起床,政保头目王国胜、李育政和警察陈大肚突然闯入他家,在没有任何手续和“理由”的情况下,强行搜查,把他再次绑架到政保大队,百般折磨了两天两夜。恶警对他刑讯逼供,还不准吃饭、不让睡觉。先是王国胜、陈大肚拳打脚踢,把他打倒在地,后由刘迎东、王国胜、陈大肚轮流上绳捆绑。绳刹得很紧、很猛,张师营两只胳膊撕裂般疼痛,倒地惨叫。刘迎东怕别人听见,拿起擦桌子布,硬塞到他嘴里。到后半夜,恶人们打累了,就换了另一种刑罚:让他双手举棍,跪在地上,身子必须挺的笔直,弯一点立即拳打脚踢。天一亮,又换了黄金启(政保头目)、刘斗、刘振辉一伙。黄金启逼他双腿弯曲站着(这种姿势更难受),稍有变形就是一阵毒打。上午八点多钟,恶警李德仁脚穿皮鞋,从张师营身后突然飞起一脚,猛踢他的裆部,他当即便蜷缩一团,昏倒在地(睾丸被踢伤,至今仍不时隐隐作疼,解小便很困难)。尚未完全苏醒,几个警察又把他强拉起来继续用刑。趁着他疼痛难忍,恶警头目把全院的警察都集合起来,群体逼供、诱供,软硬兼施,用尽邪招。黄金启看他一直不配合,就指挥恶警把他弄到拘留所,他们和拘留所的警员合谋,把三号房的在押人员都提出来与张师营照面,授意这些人晚上对他进行恶打。黄说:“张师营,你要是还不配合,我黄金启可是黑白两道都能用、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的。”到了晚上,黄金启拿着事先编造的口供逼张师营签字画押,威胁他:“如不签字还要往死里整你。”

九月二十五日,黄金启等人把张师营关押到周口市看守所二号牢房。恶警利用同号的黑社会头子石三毒打他,他左胸被打塌陷五~六公分,站、坐、卧都疼痛难忍,只能靠着墙半蹲,痛苦的呻吟,说不出话,咽不下饭。不久狱警又把他调换到四号,该号以干活为主,他身上有伤无法干活,号头就照他的右肋、腰部连踢带跺(至今腰部还经常疼痛)。因伤痛折磨,进食艰难,他的饭又经常被犯人抢吃,一次,他饿得休克两个小时。恶警李德仁“提审”他,他反映情况,要求保外就医。李恶狠狠地说:“打死在里面才好呢。”这一次他被非法关押六十六天。

这年的十一月底,张师营又被劫持到拘留所。李凤丽(区公安局副政委)、刘迎东、李育政、黄金启,伙同河南省“六一零”头子赵一年,在他身体被折磨得不堪忍受的情况下,逼他“转化”。他明确表态“坚修大法”,随即被劳教三年。因他身上伤痕累累,劳教所拒收。恶警们视人命如草芥,把他关押起来继续迫害,关了三年零半个月。出狱后,因他妻子受恶党谎言毒害,更害怕再受连累,把他拒之门外,他只得和母亲住在一起。

零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张师营正在母亲家中休息,川汇区经贸委(阀门厂的主管部门)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人王天义,秉承主任李培民的旨意,窜到他母亲家中,拿出一百元钱“送温暖”,威逼他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被他拒绝。十二月十五日,王带着几个流氓无赖,以给他检查身体为名,把他劫持到五一路一家精神病院,硬把他五花大捆绑在床上。因他抵制迫害,双脚被恶徒们打得血流不止,手腕被打成骨折。精神病院的医生每天给他注射大剂量的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后几天剂量更是越用越大。张师营的老母亲到经贸委苦苦恳求放人,遭到拒绝,七十多岁的老人被气的当场昏倒。同时,周口大法弟子给王天义发公开信震邪劝善,在这种情况下,张师营才走出精神病院。出来后,他的大脑昼夜剧痛,听力、视力、记忆力几乎丧失殆尽,数月后生活还不能自理。

零五年十一月,张师营又被李育政无故劫持,关进看守所。因他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狱警宋万祥、余发顺指使犯人对他强行灌食,粗暴的把其食管捣破,并砸上脚镣、手铐。张师营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十多名恶警惊慌失色。他坚决不穿号服,不背监规。十二月二十六日,汪勇和一姓许的狱警让他滚手印,他不配合,两恶警就指使犯人把他的胳膊扭伤。次日七点多钟,李育政、韩勇、贺成功、王俊福(国保大队长)一伙将张两手分别铐在车门上,秘送漯河监狱。这伙恶人编造谎言蒙骗叫收下。经张师营讲清真相后,漯河监狱由同情而拒收。恶警韩勇气急败坏的把他又铐在车上,送许昌劳教所。恶警们诬陷他是“贩毒人员”,连拉带推的架进了劳教所大门。他堂堂正正讲真相,当天下午就闯出了魔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