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走到今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日】1999年7·20,邪党开始打压迫害大法弟子,我和大法弟子一样承受社会和家庭的双重魔难。那时学法不深,不懂什么是旧势力的安排,但心中只有一念:无论怎样艰难,谁也别想改变我坚信大法之心。

1999年7·20晚上,中央新闻广播邪党定法轮功是×教,我听后对家人说:“白说黑,正说邪,法轮大法是正法,决不是×教。第二天早上我没听家人劝阻又去公园炼功,当与十几位同修炼抱轮时,路边有人说:“快别炼了,公园门口有警察要抓人了。”我当时只有一念:“真善忍”什么也不怕,一正压百邪。就这样,在伟大师父慈悲呵护下,没有任何干扰炼完动功。

后来听说,其它炼功点有的同修被抓了。我心里很难过,就与几位同修商议共同抄写了一封给善良人们的一封公开信,呼吁社会关注被抓捕按“真善忍”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不能让好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打印后出去散发,晚上睡觉天快亮时,伟大慈悲的师父穿着袈裟来到我面前,当我大声喊师父时就醒了,师父也隐去了。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做的对。
  
可面临着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周围陆续有同修被抓,我家里丈夫孩子担心我的安全,也极力反对。大法书、炼功带等都拿走了。丈夫是市里有名的政法干部,儿子也在政法委工作,于是老公公找我谈话,怕影响儿子官职、孙子前途。丈夫弟弟让我儿子找舅舅和姨来劝我,亲朋好友都发动了,劝我放弃修炼。我心里压力很大,思前想后,让我放弃万载难逢的修炼,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知道大法是我命,如果硬坚持家庭有破裂的可能,丈夫孩子有可能受到影响,亲朋好友也会说:“修炼了家也不要了。”这会给师父和大法抹黑,大法是圆容的,我决不能因我的过错,给师父和大法带来任何不良影响,我是大法弟子要对法负责,更不能处理不好修炼人与常人的关系,失去家庭修炼环境。

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不能走任何极端,必须跳出矛盾的圈子,平衡好家庭关系,走正自己的修炼之路。我要用大法弟子正念善行,化解一切恩怨,处理平衡好社会家庭关系,善解人心。常人听信邪党宣传,看到疯狂打压的形势,必然为家人担心,要改变常人对法轮功的看法,首先要修好自己,圆容好大法,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揭穿邪党谎言,证实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我比以前更关心丈夫孩子,孝敬老人,善待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和所有有缘人。时时处处为别人想,明明白白的在经济利益上吃亏……在这里我就不一一讲了,我能做的,大法弟子都能做到。用真诚、善良、宽容之心,对待家庭社会所有人,让周围人亲眼看到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中的好人,根本不是邪党电视报纸宣传的那样,同时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给中央、省、市公检法机关写上访信(给中央写信时用了真名)。

随着时间推移,周围被邪恶关押的同修陆续回到家中。我得知消息后,就买些水果、鸡蛋看望他们,告诉他们坚持下去,千万不要放弃万古机缘。其中有一位辅导员与我同楼,不在一个单元,比较精進,两次被关押,她丈夫怕影响不好(她丈夫也是单位负责人)要与同修离婚。

我听说后心里很难过,心想:“社会对同修不公,丈夫也要离婚,这对同修太不公平了。”晚饭后我去同修家劝她丈夫,到她家时,我主动问:“妻子不在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话,我一定尽力而为。”她丈夫说:“没有事,心情很沉重。”

这时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听说你要离婚,这可是人生大事,婚姻是天定的,不能说离就离了。儿子马上要娶妻生子,多么好的家庭,怎么能离婚呢?妻子被关押不是她的错,信仰真善忍怎么能错了?早晚有一天会有说法的。那时你如何面对妻子和孩子,周围的人会怎样看你?你一定会后悔的,千万要三思而后行。我们是邻居,我愿看到你家幸福美满,今天我特意来是为你好,希望你能听進去我的善言。”这时她丈夫抬起头来说:“谢谢你,大姐。我再考虑考虑。”临走时双手抱拳送我出门。

现在同修已回家中,开创出了自己的修炼环境,正在勇猛精進做三件事,儿子结婚生了个孙子,看到同修家生活快乐,我真为她高兴,更感恩慈悲师父对弟子的呵护。

由于丈夫的工作性质,邪党腐败,社会风气不正,不时的遇到请客送礼之人。我按照大法要求,能推的推,能退的退。其中,有一位农村大学生,因就业问题丈夫帮了忙,他很感谢。过节时,来我家串门,送我一个信封,里面装的钱。我严肃的对他说:“这钱我不能收,就业是你的命,条件合格,用不着感谢。农村老人供你上大学不容易,你还要买房子,结婚都需要钱,这钱你留着自己用吧。”他听后非常感动,含着眼泪对我说:“让我怎么感谢你们呢?办这么大事不收一分钱。”我说:“你把工作干好,对的起良心、道德、国家和人民就是最好的感谢。”他答应我一定会做到。等送他出门下楼时,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是受迫害的。”他说:“别人送我一本《转法轮》,我一直没看,这回我一定回去好好看看。”

有一位朋友是街道主任,我曾几次给她讲真相。有一次她下班时正赶上同修发真相资料,她就对同修说:“快走吧,别让人抓住。”当她跟我讲这件事时,我为她觉悟了的生命感到高兴,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这些年来,在我的生活环境里,做讲清真相的事与精進同修比,相差很大,可我的心没有一天忘记我是大法弟子,师父看我有救人之心,打开了我的智慧,让我了解传统道德文化,充实我讲清真相的能力。在我接触的社会层面,启迪有缘人的善念,理性智慧的根据不同的人,采取不同方式讲真相。在不同程度收到了一些好的效果。如省政协副主席、人大代表、市安全局长、公检法等;其中有一位市人大代表,在头一年见面时我给他讲了法轮功及自焚真相,等第二年见面时,他说:“看到你,就想起‘真善忍’了。”有一位市委常委听真相后送他小册子与护身符,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保平安。在和外地政法的头目见面时,由浅入深理智的讲大法真相,只要有机会,就用心去做,但由于人心、私心、人的观念,有时讲真相不到位,失去很多救人的机会,对不起慈悲师父的重托,对不起我的众生。
  
十年来,我从来没有开心的笑过,因为我还有同修被邪党非法关押、在受罪,还有很多没有“三退”的人,众生还在苦海中挣扎。我知道大法弟子任务还很重,我要勇猛精進,静心学法,做好三件事。现在修炼环境很宽松,全家人都看书了,小孙子得法了,会背《论语》和几十首《洪吟》上的诗了。我每周与同修切磋交流一次。

感悟:

身在名利情,心不在其中。
身在尘世中,心已在远行。
身在污浊中,心已归本性。
身在常人中,心在救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