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凶残折磨高国凤 【明慧网】

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凶残折磨高国凤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二零零六年末至二零零七年五月,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实屡屡曝光。为躲避舆论的谴责,劳教所将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分两次全部迁至附近新建的哈市前进劳教所。原万家劳教所的部份警察也一并调入前进劳教所。该所关押的普犯十人左右,大多被恶警利用协助迫害法轮功学员。

虽然劳教所名字变了,地点变了,但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换汤不换药,辱骂、毒打、体罚是家常便饭,每天强制超时、超体力奴役劳动近十四小时,而且前进劳教所制造各种借口超期关押,或对法轮功学员无故加期。其中对双城市法轮功学员高国凤的迫害更是令人发指。

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功学员高国凤(女,五十多岁)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在早市卖粘豆包时被东风派出所绑架,只因其白色工作服上印有“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的字样,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半个月后,双城市国保大队队长佟会群急不可待地将其送到前进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高国凤在前进劳教所受尽折磨。她原本应于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到期,家属于当日去接人,劳教所借口说高国凤在里面不配合,在二零零七年十月恶警的联欢会上当众喊“法轮大法好”为由,非法加期七个半月,妄图继续迫害。

高国凤刚被绑架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非法关押时,正赶上劳教所恶警组织所谓的“联欢会”,强迫法轮功学员唱邪党歌曲。法轮功学员被邪党非法关押、迫害,失去了人身自由,还被逼迫为邪党歌功颂德,于是,高国凤拿起麦克风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话音刚落就被在场的霍淑萍、隋雪梅等恶警一拥而上,连踢带打,薅着头发拽出了会场。

高国凤当时就被打得鼻青脸肿,然后关入了门卫小号铁笼子,并被用酷刑“上大挂”折磨十三天,一天一碗稀粥,避免其上厕所。高国凤被折磨得瘦成皮包骨,绝食抗议,又遭到霍淑萍等恶人用野蛮灌食的手段进行迫害,其中一男狱医在灌食时导致高国凤大口吐血,窒息,差点死亡。

高国凤在门卫小号被非法关押后,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被关到所在队的小号折磨十五天,被两个偷盗犯梁笑(二十多岁)、李英杰(四十多岁)包夹。在恶警管教吴保云、谢春艳、周英凡的参与下,看着不让高国凤睡觉,当高国凤实在挺不住闭上眼睛时,她们就用装满水的水枪嗤,电棍电击,用手中刺绣的针扎高国凤眼皮,指使刑事犯用衣服挂打,拿书抽打,把一本厚厚的书都打坏了,用手抽打嘴巴子等等。恶警强迫她写的“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把她双臂背着吊挂,11月2日又将高国凤吊挂三次致使昏死过去。

长时间折磨使高国凤瘦得皮包骨,出现神志不清状态,曾被哈尔滨前进劳教所恶警关小号、禁闭室折磨二十八天。恶警们借机强迫高国凤写“悔过书”等,并强迫当着众多法轮功学员的面大声宣读,这样才结束了二十八天的严刑拷打,回到队里奴役劳动。

2008年3月3日,所里强迫看邪党的“两协”电视直播时,在直播前看电视剧时,高国凤因上次蹲小号期间,被折磨得双腿疼痛,便搭在小凳上,被恶警谢春燕(警号2343074)发现,命高国凤拿下来,因高国凤不服从恶警的要求,被谢春燕告知大队长霍书平(警号2343020)。谢春燕非常凶狠,揪高国凤的乳房,抠别的法轮功学员的眼睛,她陷害法轮功学员,导致法轮功学员遭毒打、加期。之后,高国凤被带走一阵毒打后,又被铐上手铐吊挂,晚上不让睡觉。从3月11日起,霍书平不允许高国凤吃饱饭,一顿只给半个馒头。

3月3日,值班长霍书平、管教谢春燕不许高国凤睡觉,从上午10点多戴上手铐,一宿没摘。

3月4日,教导员王晓伟(警号2343077),白天说教,高国凤不向恶人妥协,王晓伟晚上把高国凤铐在包夹床头,不许睡觉,高国凤不服,躺在地上,被查夜的发现,高国凤坐起来讲明原因,并向孙晓军(教育所长)讲真相,孙晓军没言语。孙晓军走后,高国凤被王晓伟一顿拳打脚踢。

3月5日,队长霍书平仍然给高国凤戴手铐,24小时不让睡觉。

3月6日,高国凤向队长张爱辉、管教李佩环讲真相,揭露迫害,科里来人检查,号称不允许过份体罚,晚上高国凤被张爱辉带到走廊戴手铐坐到12点,然后才让在开放式沙发上休息,不让盖被。早上起床,刑事犯李英杰告状(不知详情),结果高国凤被李佩环打耳光,后铐在洗漱间。

3月7日,白天高国凤由刑事犯看守,晚上上床休息,身体疼痛一直呻吟。

3月8日,高国凤白天被队长王晓伟、管教周英范毒打,脸被打青,嘴角被打破,晚上才上床休息。

3月9日,高国凤白天由刑事犯梁笑看管,晚上上楼休息时,队长张爱辉因为高国凤进管教室不喊报告,又罚高国凤在走廊坐小凳,高国凤讲真相,张爱辉不听,还命令梁笑用胶带粘高国凤的嘴。

3月10日,白天看守高国凤的刑事犯李英杰(惯偷)向高国凤索要钱财,高国凤不给她,李英杰便向队长霍书平煽风点火,告高国凤炼功,霍书平气急败坏,扬言不给高国凤饭吃,晚上又将高国凤铐在床头,一夜不让睡觉。

3月11日,早饭霍书平命令不许给高国凤带饭,高国凤只喝了半碗玉米面粥,中午、晚上半个馒头,半夜才让睡觉。3月12日,一天三顿每顿半个馒头,半夜才让睡觉,

3月13日,起床后,由于高国凤不穿队服,王晓伟、周英范命令李英杰把高国凤戴上手铐,铐在上铺高处,站立。王晓伟早饭不让给高国凤带咸菜。高国凤被带到楼下储藏室,白天铐挂一天,晚上大排收工时,走到储藏室听到高国凤喊法轮大法好,门被关上,管教沙玉锦(2343068)和刑事犯梁笑猛打高国凤腹部,拳打脚踢,晚上才让上床睡觉。

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晚,家人接到劳教所打来的电话,告知家属高国凤病情严重,次日早劳教所又出尔反尔,告诉家属不要去劳教所看望,说已经好了。家人莫名其妙,不知出了什么问题,决定去看个究竟。

当家属赶到前进劳教所以后,劳教所警察又用惯用的伎俩劝其到医院看病为条件,家人见到高国凤简直都无法认定,不到一年的时间,原本身体健康,现在却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遍体鳞伤,头痛、头晕、血压170多,身体虚弱,说话吐字不清颤抖,由于头部遭恶警重击后,导致腿神经麻痹,即使在两人搀扶下也无法行走,处于瘫痪状态。

当家人质问站在一旁的十多名警察是谁把她迫害成这样时,是谁打了她?高国凤嘴唇颤抖着说:平时打骂就不用说了,他们给我上了三次大挂,昏死过去一次又一次,现在出现的腿不能走路,是前几天的一个晚上,警察打了我的头,当第二天早洗脸时觉得腿麻、弱,不听使唤,直至到不能行走。

高国凤说着,紧紧抓住亲人的手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没犯法,我现在就和你们回家,一分钟都不想再遭受这种非人的折磨。

家人看着高国凤惊恐的表情,禁不住流下眼泪。第二天,家人一早又来到劳教所准备带高国凤到医院看病时,劳教所又反悔不去医院,在劳教所里就医,家人再次要求见人,霍书平及一科长不许见,并说高国凤已康复。家人与其辩解:危重病人只一天就康复,谁能相信?并让霍书平拿出康复的凭证。霍不但不拿还无理地说:即使没有凭证,也不让你们见人。霍书平并抵赖打高国凤,蛮横地将家人撵走。

家人心急如焚,担心高国凤的生命安危,把情况反映到司法局,司法局负责人与劳教所联系,九日,家人又来到劳教所要求见人,并要求带人去医院治病,劳教所所长仍然坚持不让见人,并无理搪塞,对家属施压,声称:高国凤已经恢复,如果家人见到她,她会非常激动,旧病复发,家属要承担一切后果。

时至今日,高国凤仍被非法加期关押。敬请国际社会各界正义团体和个人,高度关注正在发生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广大法轮功学员家属应该要求立即停止对亲人的迫害,并且追查施暴者所犯下的罪行。

参与迫害的恶警:
前进劳教所电话:0451-84115086 邮编150078
所长:王亚罗 警号:2343002  手机:13304645999  副所长:孙辉军
管理科:科长陈立华 警号:2343023 手机:13945666688  王欣滨  贾宏伟
教育科:叶云、王晓伟
卫生科:大夫孙哲 :0451-86991418
一大队:队长常淑梅:13009700578  副队长杨国红
警察:周木岐、谢秋香、崔建梅、江清舟、于方利、张殿荣、吴金花、卢淑彬、张艳丽、刘畅、丛志芳、邵楠、樊红、魏某
二大队:队长王敏 警号:2343018
副队长:张爱辉警号2341135、霍淑平 警号2341135、隋雪梅警号2341177
警察:吴金秀、吴宝云、王美英(警号2341288)、丛志丽(警号2341275)、李X环(警号2341159)、谢春燕(警号2341274)、沙玉锦(警号2341276)、周英范(警号2341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