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一粒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我是九九年“四二五”前夕得法的。幸遇恩师普度,得到这万古难逢的法轮大法,作为在大法中深深受益的大法弟子,我愿把修炼中的点滴心得体会向师父汇报,并与大家分享。

向内找 正念闯出魔窟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四个警察把我从家中绑架到拘留所。我很难过,由于自己修的不好有漏,邪恶操控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给亲朋好友造成伤害,带来负面影响,也给有缘得法的人造成障碍。

冷静下来向内找,近一段时间以来,自己执著于做事,不实修自己,听不進意见,特别是身边经常有同修恭维自己说:你修的真好,后得法却能走出来几次去北京证实法,还那么年轻,了不起等等,在不知不觉中飘飘然,自以为是,渐渐学法越来越少了,把做事当成修炼。

被警察非法抄家时,怕心很重,没有给不明真相的警察讲真相,只想用人的办法保护自己,大法书放在明面上也没收起来,只顾自己躲到床空里,警察当时没有看到我,却看到大法书在床头柜上放着,去拿书时发现了我。作为大法弟子,对那么珍贵的法没有去保护,尽管不停的发正念,如此多的私心,师父法身是干着急没办法保护呀。

找到这些不好的人心后,我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加持弟子修去自己的执著心,我有师父管,任何生命无权利用大法弟子有漏進行迫害,毁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世人。我不停的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同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听师父的安排,不配合管教等人的任何要求,绝食绝水,向接触的所有人讲真相。

到第四天,一个信基督教的小女孩去外面上厕所,我陪她,这时管教回屋唠嗑去了,我一看机会来了,稳稳当当的走出了拘留所。神奇的是当时拘留所的大门、小门全都没上锁,平时总是紧锁着,来办事的人需要按门铃才给开的。我深切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修去党文化因素 升华自己

我们当地在正法進程中,走出来证实法的学员很多,相对迫害也很严重。很多迫害真相需要及时揭露曝光。我和同修配合写文章,然后由几个同修帮助整理稿件。他们感觉文章带有党文化的因素,充满火药味,缺少慈悲。

我回味自己平时说话、讲真相反馈回来信息,也是说自己带有强制、命令的口气,让人不好接受。原来与我配合的同修看了我写的文章总说挺好,有力度,我清醒的意识到此同修也与我一样带有恶党文化的东西。为此我又静心听了几遍mp3《解体党文化》,在此过程中修去了很多党文化因素,使自己思想得到升华。

去黑窝正念制止迫害

我有个亲戚同修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一段时间被洗脑,法理不清,经常往单位写信,还劝去探视的同修别炼了,去北京证实法错了,又写了所谓的“决裂书”等。当时亲属同修对她反感,不再去看望她了。

我悟到她在里面学不到法,我们在外面的同修更应该去探视。我在师父的加持下跟她讲了大法弟子证实法没有任何错误,写决裂书是不对的等等,并给她背师父的新经文。后来她又接触到其他正念正行的同修,认识到自己邪悟了,顶着巨大的压力写了严正声明。因为家里正给她办理提前解教,当时从表面看,写严正声明就意味着前功尽弃,她的家人都来冲我发火、指责、埋怨,我当时正念很足,告诉她们马上就能出来,结果真的第三天她就回来了。

还有个外乡的同修被劳教所管教打了。因为很多农村同修家里不常去人探视,或不敢和劳教所理论,同修在里面挨打也没人管。我们听说后立即来到劳教所,找到打人的管教,当面质问她为什么打人,她吓的没敢承认,赶紧的狡辩,她们队长也来为她解围。

我们又给有关部门写信反映情况,同时上网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使该大队收敛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气焰,从那以后此同修再也没有人碰她一下。

我今生能够成为师父的弟子,真是万幸中的万幸,无论付出什么都报答不了恩师的佛恩浩荡,唯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修炼好自己才是师父最欣慰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