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老教授的神韵观感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优秀的艺术作品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能引起更多人的共鸣。

神韵艺术团的节目都是艺术精品。不同阶层、不同族裔、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对她都是由衷的赞叹。几乎每个节目都能感动的人落泪:有的人因为看到天国世界的神圣而流泪,有的人被歌唱家发自肺腑的关爱而感动的流泪,有人感叹于剧情的壮烈,也有人惊羡于背景的殊胜……两个多小时的晚会,有的人竟然随着流了两个多小时的眼泪。神韵巡回艺术团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在美国缅因州的波特兰市梅若乐剧院演出时,从广东来美的黄教授对《迫害中我们屹然走在神的路上》感叹尤深。

舞剧《迫害中我们屹然走在神的路上》描述的是一个幸福的小家庭顷刻间被撕裂了……。

神韵剧团的演员们用异常丰富的肢体语言向人们讲述着这文明世界里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一个极其普通的小故事。舞台上的悲情,自然感化出观众悲伤的眼泪。这来源于真实生活的故事深深的打动着人们。

老教授的感伤又与他人不同。外国人是从普遍的人性角度上,在自己的情感受到触动时流下了同情的眼泪。老教授的眼泪中当然也有这方面的因素,但是更让他触动的是这个舞剧让他回忆起自己类似的人生经历。他想起文革时自己在乡村受迫害的往事,想起当时受迫害的众多知识份子,通过舞台重回当时的环境,使他的心灵受到很深的触动。

那朴素的民风,那纯朴的乡情,那如诗如画的乡村美景,都让他倍加伤感。这是我们的祖国啊。可是为什么本应更好的为社会做贡献的知识份子一夜之间却被打成了另类践民、被关進了牛棚、去接受什么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一切不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吗?从右派到文革,到六四,再到今天的法轮功,中国人啊,在中共的蹂躏下生活的多么痛苦!

中共以为给这些被打倒的人平了反就完事了,造成的伤疤就让它留在历史之中吧。而那些被中共打翻在地的人们,甚至还有相当一部分人面对中共的平反,竟然对这个往昔对自己肆意折磨的中共感恩戴德起来,认为是党给了他第二次、甚至第三次生命;殊不知他第一次甚至第二次的生命差点失去都是中共造成的,反过来还要去叩谢这个残害过自己的邪灵。这不是这些人的悲哀吗?

然而不同的是,今天的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没有象其他的中国民众一样一味的承受,而是走出了一条反迫害的路。他们没有选择逆来顺受,没有选择苟且偷生,他们走出了一条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解体中共、制止迫害的路。这条路,已经被大法弟子们闯了出来,而且接近尾声。

昔日被中共打翻在地的民众,在中共掌控了一切社会资源的情况下,不得已向中共乞求。甚至有些被迫害致死了,遗书中还在嘱咐家人要相信党、听党的话。他们至死都没有对这个自我标榜为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共产生过怀疑,他们不可悲吗?中共不可恶、不可恨吗?他们对中共的盲目相信导致他们至死都无法摆脱中共迫害的悲哀。这是中华民族的大不幸。

大法弟子们为什么能从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迫害中坚定的走过来?因为他们有崇高的信仰,因为那信仰教他们分清了真正的善与恶、正与邪。那看似普通的真、善、忍三个字却包容了世间的一切。中共想从世人心底清除佛法真理那不是痴人说梦、不自量力吗?

《迫害中我们屹然走在神的路上》的结局,是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修成了正果,他在神佛的接引下回归到了天国。看到舞台上这壮观而殊胜的一幕,观众席上掌声雷动,人们为大法弟子的圆满归位而欢呼、而赞叹。世人也都明白了那肩负重任的大法弟子的修炼是如此的伟大而神圣,原来在世间修炼的大法弟子他们走的是神路啊,他们做的一切都是神圣的啊。

黄教授表示善与恶是人类永恒的主题,自己经历了中共统治的这么几十年,真是“酷暑隆冬梦犹寒”;唯一的希望是,能有机会看到这台在中华大地舞台上的大戏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