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敏感日”综合症蔓延海外(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敏感日”是有中共特色的名词。每逢节日、纪念日(尤其是中共大规模屠杀和迫害的日子),中共的 “敏感日综合症”就会爆发,如今已经病入膏肓,病灶蔓延到海外,并有恶化趋势。


九月十三日,过百名受中共唆使的华人暴徒殴打了参加韩国安山市“六千万人退出中共声援大会”的游行人士,并且毁损了相关器材,部份暴徒被警察押往警署。

“敏感日综合症”的主要症状是心虚气短、多疑恐慌,对外界环境和人群高度敏感,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主要行为表现为,对特殊人群,如民主人士、法轮功修炼者、上访维权人士、不同政见着、自由网络评论者严盯紧守,甚至绑架、监禁、酷刑;在“敏感”地段,例如天安门广场、各级政府机构、公众集中地带遍布眼线、便衣,一旦发现“可疑”行人立刻翻包、搜身,严加盘问,甚至带上公堂。

互联网上,对于海外不同声音的中文网封网、黑屏,网民言论事凡出现“敏感字眼”,立刻“被和谐”,甚至IP被查、网民被抓。

媒体监察严防死守,大登特登 “主旋律”,为伟光正歌功颂德,“党的关怀”、“阳光雨露”等字眼比比皆是。。负面新闻、敏感话题一律筛掉、违规记者严惩不贷。

该综合症病灶亦遍布海外,中共在海外一方面,扶植亲共侨领,影响政要,拉拢、收购媒体,进行党文化、党思想的渗透,试图影响西方主流社会。另一方面,雇凶行恶,大搞恐怖主义。例如,在迫害法轮功的十年中,跟踪、殴打、恐吓、威胁海外法轮功学员的行为在世界许多地区都有发生。

十月一日,又一个敏感日将至。中共欺压迫害中国人已经长达六十年之久,眼看病入膏肓、无药可救,却要还绑架十三亿中国人为其冲喜。耗费民脂民膏在国内外大搞豪华“生日派对”。

在美国白宫前升旗,还在加拿大国会山前的集会,在悉尼歌剧院高唱“革命歌曲”,试想在美国的国庆日,美国政府是否会在中国的中南海升国旗,以表现自信?加拿大政府是否会在天安门前组织加拿大人庆祝国庆节,表现对国家的热爱?澳大利亚政府是否会在自己的国庆日派出艺术团到国家大剧院演唱……在民主国家,政府要对纳税人的钱负责。即使没有这些排场,民主国家的民众会自发的表达对国家的热爱,而不是“被组织”、“被热爱”。

中共在费尽心机撑门面,信心全无。也只能是自爆其丑。

不久前,中共的“敏感日综合症”在韩国再度爆发,与纽约法拉盛打人事件一脉相承。九月十三日,韩国安山市举办的“六千万人退出中共声援大会”上,上百名受中共唆使的华人暴徒手持凶器,冲击集会现场,进行大肆破坏,并殴打参与集会游行的人士。部份暴徒当场被警察押往警署。歹徒自曝背后有中共领馆撑腰。

中共的敏感反应往往适得其反。越是打压,国际社会和国内百姓对它看得越清,抗争、抵制的越彻底。十年中法轮功学员理智和平的反迫害,给世人留下了非暴力维权抗争的典范。如今,中共的任何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行为都会被揭露、曝光,被抵制。如民间个体维权抗争的事例,通过网络、电话等通讯手段,往往在民间会引起一呼百应的连锁效应。让中共更加敏感,如今,几乎每天都是他们的敏感日,但是老百姓已经不再会被他的谎言和暴力吓到。

以“绿坝”软件的强制安装事件为例,因为对网络信息的控制,「绿坝」引发了中国网民和外国政府、公司的共同抵制。在国内外强烈抵制压力下,中共官方不得不宣布暂缓施行原定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中共生日)预装「绿坝」过滤监控软体。让该事件不了了之。

在韩国袭击退党中心,殴打法轮功学员的暴徒面临的是法律的惩罚,中共的丑行则在国际上再次曝光。敏感日综合症毁掉的只能是中共自己。

六十年来,因为罪恶甚大,中共在不断标榜自己的同时,内心却充满了恐惧;绷紧神经度日的同时,继续制造恐怖和谎言。最暴力时,也是最虚弱之时。雇凶打人事件传递给人们的信息是,中共快完了。

奉劝国人,放弃对中共的幻想,退出邪党,才是真正的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