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难闯关 两见仙花感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修炼了十一年、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在这里汇报一年多来在我最困难的情况下,慈悲的师尊呵护我度过难关的经历和体悟。

2007年,在自己感觉修炼状态还不错、三件事做的也比较顺的时候,突然大祸来临,我的女儿被邪党陷害,以经济犯罪为由遭到拘禁,顿时我的修炼环境被搅乱。开始,我也意识到这是邪恶的干扰,但仍以为这是常人中的事,所以还用常人的手段去“活动”,结果越“活动”事情越大。我虽然开始意识到自己悟的不对了,但仍陷于困惑:怎么让我摊上这么大的魔难?我当如何对待?

就在我思绪混乱、心态不好的时候,在向师尊敬献的供果上开出了九朵小白花——优昙婆罗花;时隔两天,在我的房间里为小孙子拍摄的照片上显现出了五个法轮的影像,让我们全家惊喜万分。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尊在我过不好关时的点化,是让我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呀!在感恩的同时,我既觉的无比幸运、又深感惭愧!自以为修的还可以,但一遇到魔难就忘记自己是修炼人,没能站在法上去认识出现的问题而乱了方寸,实在愧对师尊!

恰好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发表了。这是大法遭迫害以来第一次看见师父的近期讲法录像,真令人激动。我如饥似渴的聆听着师尊的讲法。师尊在讲法中教导说:“一个人哪,你修炼中碰到的什么事情都是好事。这句话师父虽然这样讲,有几个人能理解?你们几个人能做到?我告诉大家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一个修炼的人在修炼这条路上你要碰不到魔难,你就修不成!”亲切的教诲,使我顿时明白了应该如何认识和对待自家所遇到的魔难。

孩子的被陷害并不是偶然的,然而也不只是常人中的恩怨。前来看望的同修有的说:“这是邪恶的迫害!”有的说:“你有漏!”事实上,同修们说的全都对。从各方面传来的消息证明:之所以有人为了“立功”歪曲事实、嫁祸于人,之所以办案人员敢于公开以我炼功为借口对相关人员恐吓、逼供,之所以孩子单位的领导不敢主持公道、出面营救,一个众所周知的原因就是她妈妈是修大法的。所以,这件事表面上看是邪党检察院对孩子的陷害,实质上是旧势力利用恶人对大法的迫害。如果检查自身的原因,是自己有漏、有人心,招致了迫害的发生。前一段在做三件事上产生了欢喜心,而且自己一直执著于儿女亲情、迟迟不能自拔,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意识到必须时刻牢记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自己的天职,必须正确面对孩子被迫害的现实,在营救孩子的过程中继续做好三件事、走好师尊为自己安排的修炼道路。我很快调整好心态,一如既往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和讲真相。

优昙婆罗花的开放不只是为鼓励我和家人、更要紧的是为了救度众生。所以,在发现花开的第三天,我将那只开花的苹果送到一家出版社,我告诉主编(她已经声明退党):“这小白花就是佛经上记载的释迦牟尼佛两千五百年前所说的优昙婆罗花,当人们再次见到这种仙花开放时就意味着转轮圣王正在世上传法、救度众生。”我请她将开花的苹果展放在此,告诉来往人员其中的意义,让他们相信法轮大法好,这样就是在救人、积德行善,她欣然答应。开着小白花的苹果保存了两个多月,许多人目睹了这一奇观,明白了大法的真相。

我把开放优昙婆罗花的苹果照片和显现法轮影像的小孩照片翻印了许多,作为讲真相的辅助材料。因为都是发生在我家的真事,所以周围的人都很感兴趣,就连一些当初不相信大法的人也深受教育。我常常以这两张照片为切入点向大家讲法轮功的真相,听完后不少人感慨的说:“这小白花、这法轮的照片简直太神奇了!这说明释迦牟尼佛的预言是真的、法轮也是真的,那怎么能说法轮功是迷信呢?”就这样,许多人相信了“法轮大法好”,还退了党(团、队)。我家的遭遇得到了大家的同情,经常有人关切的询问孩子的案情,我就从孩子遭诬陷开始说起,从公检法的黑暗、腐败讲到大法的被迫害、讲到《九评》的内容,他们听了后常常气愤的说:“共产党就是坏,太坏了!”许多人明白了真相、退出了中共。

年初,一位同修告诉我:“表面上是常人在迫害你的孩子,实际上是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在迫害大法。那么从中有许多人会因此而涉及对大法的态度、从而摆放着他们的位置,所以你在营救孩子的时候要想着尽量多救人!”我马上悟到这是慈悲的师尊在借同修的口给我的提醒,这太重要了!一年多来,我几乎每天都要跑律师事务所、孩子的工作单位以及检察院、法院等地方,要接触许多人,我告诫自己必须以大法弟子的风貌去证实法,让人们多看到大法的美好和真、善、忍的真理,谨防由于自己的言行不当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甚至把别人推向地狱。

今年元月份,检察院给社区发来传票传我问话,说是要追究我“干扰公务”的责任。家人都非常紧张、担心。我告诉他们:“别担心,这可能就是我讲真相、救人的机会!”進了检察院,我一直发正念,想着:“我是顶天独尊的大神,我是来救你们的!”一到刑侦科,气氛很紧张,两个办案人员满脸不高兴的向我训话,把我营救孩子说成是干扰公务。我平和的瞅着他们,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不一会儿,那位主谈的就语无伦次,并不断的问我:“我说什么来着?”等他絮叨完毕,我郑重的告诉他们:“你们都知道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做什么事都是以真、善、忍的法理为准则的!”他一听有点不知所措的说:“我不信法轮功,但我认同真、善、忍!”我心中一乐:“只要认同真、善、忍,你就有救!”我心态平和的、如实的叙述了我为救孩子搜取证据的过程,他们好象没有什么反应似的听着。气氛很快缓和下来,他们还主动为我倒茶水。

当谈话告一段落,他们让我把所谈的情况写下来时,那位主谈的检察官突然走到我跟前问道:“你说,法轮功真的好吗?”我顺口答道:“当然好!”我立即意识到这是他明白的一面要听大法真相了!我停下手中的笔看着他。他说:“你们觉着好就炼你们的功嘛,干嘛要围攻中南海?”我就从法轮功开始洪传讲起。不久,另外房间的四五个人也陆续过来,连他们的科长也不约而同的到来,都认真的听我讲。我从“425”讲到自焚伪案,讲到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又讲到法轮功洪传世界,他们不断的提问题,没有恶意,而是在急切的想知道真情。此时的他们没有了当初的满脸邪气,而表现出了人的善良一面,就这样讲了一个多钟头。最后我说:“今天我能来这里,大家都是缘份,希望你们牢记法轮大法好!”他们客客气气的将我送出门外。

在返回的路上,我真的有点激动。这哪是什么司法传讯,实际是一次堂堂正正的讲真相!我深知这是慈悲的师尊给他们一次听真相的机会,一切都是师尊在做,却把威德留给了弟子,我的眼眶有点湿润。

在得法前,我是一个好胜心很强的人;得法后,我意识到这是要修去的执著。以前总认为自己已修的可以了,但当孩子的事出来后,才发现自己修的是多么差劲,争斗之心仍然那样强烈!例如,当得知出卖孩子的人都是她的一些朋友时,我和家人都十分气愤,几次想去数落她(他)们一番;当得知办案人员对孩子刑讯逼供时,我恨不得找人去揍他们一顿;当发现孩子单位的头头们惧怕官权、冷酷无情时,我真想赶去和他们理论。但是,我都一次次冷静了下来,因为师尊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的教诲一直在提醒着我。师尊说:“碰到什么事哪,就向内找,在任何冲突过程中都能想到这样向内找,马上就化解。”是呀!自己还有这么强烈的争斗心和气恨之心,那不正是被邪恶钻空子的漏吗?这不正是孩子被迫害的一个原因吗?至于那些令自己气愤、做了不好的事的人们,尽管有他们的个人责任,但究其根本还不都是罪在中共邪党吗?难道她(他)们就不是应该被救度的有缘人吗?正如师尊教导的那样:“千百年,亿万年,不管是为了什么他来到了这里,其实都是在等着最后这一天,不能因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们就不救度他。”(《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我应该以宽容的心态去对待她(他)们。当这些想通之后,渐渐的感到自己的善念多了一点、心胸也开阔了许多。

对情的执著是我很难修去的人心。孩子一出事,我真的痛苦的撕心裂肺,常常不能自拔。有一天儿子劝慰我时说:“我和您一样心里在滴血。但您想过没有?当您得知同修被邪党迫害时您虽也十分难过,但有过这样痛心吗?这还是情呀!”是的,儿子说的对,必须跳出常人的情,从法上来认识孩子的被迫害。为什么那些人要害她、整她?除了有邪恶的因素操控之外,还有我们看不清楚的因缘关系,那么这不也是在了结她生生世世的恩恩怨怨吗?她遭受折磨、吃苦不也是在偿还业债吗?明白了这些,自己的心就慢慢平静了下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配合律师搜寻孩子无罪的证据、揭露公、检、法的黑暗和对孩子的迫害,只注重过程,不执著结果。就这样,几经反复,不知不觉中对孩子的情淡漠了许多。

在孩子开始受迫害不久,我的弟弟患了食道癌,对我来说真是雪上加霜。夏天刚过,传来了孩子将被起诉、迫害将要加重的消息;接着,弟弟的病情恶化,弟媳患了脑溢血住進医院,我的亲家母又突然去世,打击一个接着一个,我真的面临“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的重要关头。

就在这期间,在住宅楼走廊的人造石墙面上,我又一次看见了优昙婆罗花的开放。开始我真的有点不敢相信,我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幸运?当拍摄出来的照片,显示出一束14朵圣洁的小白花时,我感动的流泪了,默默念着:“师尊慈悲!”

我悟到这一方面是师尊再一次鼓励自己加强正念、度过难关;更重要的是提醒弟子:时间紧迫,赶快救人!所以,我在招呼附近的人们前去观看仙花的同时,给本地的三家新闻媒体打了电话,他们赶来拍摄、还做了报导,相信会有许多人看到仙花的神奇。在我前去翻印照片时,照相馆的老板听我讲了优昙婆罗花的开放意味着什么时,激动的吩咐工作人员再给她也洗一套,她要供在佛龛里。

不久,弟弟的食道穿孔、滴水不能下咽,我明白自己又将失去一位亲人,而且要看着他被活活饿死。我又一次面临着去情的考验!当我看到弟弟那痛苦万分、骨瘦如柴的脸庞时,我和弟妹一起流泪、真想放声号啕;但很快悟到不能沉浸在悲痛之中,应该从法上去开导他(她)们。我先劝慰弟妹:“在常人看来,人临终前的痛苦、受罪,很凄惨,是坏事;实际上他是在消业还债,他会一身轻松的离去。他已得法,将会有一个好的未来,所以不要太伤怀。”我又语重心长的开导弟弟:“兄弟,知道你这一生最大的幸运是什么吗?是你得到了宇宙大法!《转法轮》你已读了许多遍,你一定明白了‘朝闻道,夕可死’的道理。所以,你千万记住,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不能动摇对大法的信念,永远记着法轮大法好!”他点了点头。在弥留之际他告诉弟妹,车子已来接他,他将远行。料理完弟弟的后事,我没有遗憾和伤痛,而是默默的祝愿他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一年来,就是这样在师尊的呵护和鼓励下,我过了一关又一关,从艰难和考验中走了过来。前不久,一位朋友坦诚的对我说:“大伙都在议论,你这么大年纪了,家里的遭遇,要是一般人早气死、累死了;可你老处在一种只顾奋進、没有气馁的状态,老是那么乐观、那么精神,真是难得!”我笑着说:“是呀!要是没修大法,我已死过多次了;但是我有师父,有信仰,所以我会永远精神!”

在写这篇汇报稿时,我常常止不住感激的泪水,因为是慈悲的师尊让我两见优昙婆罗花,呵护我走过了不同寻常的一年!我和家人都会铭记师尊的佛恩浩荡,不辱使命、不负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