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向大陆打电话 救度更多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我从来没想过在法会上发言,虽然修炼十几年来一直在遵照师父的教导,一步步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但由于学法不深,在法理上对自己所做的证实法的事还没有更高的认识,所以参加法会只想从同修那里索取,从没想过自己站在大家面前交流点什么。这次同修督促我在法会上讲一下打电话、救众生的体会;并说她了解到,法会稿件已有不少,但却基本无此内容的稿件,而这方面又是需要我们更多大法弟子去做的时,我的“悟性太差”、“新来乍到”、“实在没时间”等等,已说不出口了,因那一刹那,我看到了这些同修为整体、为大法的那颗心。

环境变了 救度众生的责任没变

我是二零零二年开始向国内打电话讲真相的,最初是给亲朋好友讲真相,因我想他们都和我有缘,告诉他们真相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后来是全球组织的向特殊人群讲真相,因我是二零零一年到芬兰的,是最早到那的华人弟子,又是当地得法最早的学员,如果我不做,芬兰当时就会没人做;再后来是为制止对大陆学员的迫害,给恶人打电话,我想自己不动就如同见死不救,就强制自己拿起电话。

记的第一次是给一个“六一零”头目的家属打电话,她接电话后我刚讲了一点,她就问我:“我怎么听你的声音在发颤?”我说:“是呀,我也不知为什么。”接下来我很顺利的对她讲了真相,并让她劝其先生尽早离开“六一零”,她答应劝他。最后她说:“我已接到很多类似的电话,但我感到你是最真诚的。”这次我体会到了,只要你去做,师父就帮你。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的发表和随之而来的退党大潮,我想,这是正法的最后,我们大法弟子救人的最后机会了。就常参加全球打电话小组听同修交流,也开始了用电话直接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就此开始了第二轮的给亲朋好友打电话,劝三退,效果不错。特别是亲人几乎全退了,但就剩一个官不大不小,但有权有势的亲戚,因有“他可不好劝”的人念在先,我没直接劝,就先问了问家里其他人,大家一致的意见是他不可能退。但一次我给他家打电话,正巧是他接电话,当时我只有一念——机会难得。我就单刀直入劝退,他竟然一口答应退党,接着还说:“在这个大家庭中我最佩服的就是你,等哪天你能回来时(因我修炼,我国内的亲人全都受到株连,电话被监控),我一定搭个大彩门,亲自迎接你。”这次又使我体悟到:不要轻易放过一个有缘人,你真想做的时候,师父就帮你。

因在芬兰弟子少,该做的、可以做的证实法项目很多,致使我这样一个退休的、独居的、最早来芬兰的老弟子,参加了很多项目。由于忙和人的惰性,打电话劝三退从二零零五年五月份我有记录以来,到今年四月上旬我移居芝加哥,这期间仅退了近九百人。知道自己的责任和有能力多打几个电话,抢救可救的中国人,但却没有做到抓紧时间,常会用我已做了其它的项目,同样是救人来为自己的不精進和懈怠开脱。

自到芝加哥后,经过半个月对修炼环境的观察和实践,我发现做我已承担的媒体项目没问题,但如在芬兰能去使馆、景点、每周固定的在公共场所洪法讲真相等面对面劝三退,已受客观条件限制,机会很少了。但我想这是师父要求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要做的。

特别是来美国后使我有机会多次直接聆听了师父的讲法,师父多次教导我们:“救度世人这件事情只有大法弟子能做,责任重大。” “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我想我一定听师父的话,环境变了,救度众生的责任不仅没变,还更高、更紧迫了。那在新的环境中,我一定要走出既适应环境又能救度众生的路。经分析,打电话是最合适的。我早上发完正念,用近两个小时时间炼功或做当天必须定时完成的媒体项目,在七点到九点之间,正好是大陆八点到十点之间,是人们一天中最清净的时候,拨打手机电话,接听率会最高。正巧我带的小孙女基本是八点到九点之间起床,也就是说我基本有一个多小时拨打电话的时间。于是从四月二十三日早上七点开始我就拿起电话,直到九月二十二日写稿这天,近五个月的时间,劝退了四百四十八人。其中八月份拨打了二十九天,劝退一百一十九人;九月份拨打二十天,劝退一百一十人。一总结这个数据,我更有劲了,一定坚持不懈,争取能救更多的人,完成使命。

打电话的过程也是个人修炼的过程

总结自己打电话效果好的时候,一是坚持每天不间断的时候,就是能持之以恒,必定见效果。二是打电话中救人的心很纯,排除一切杂念的时候,就很顺利。

因我已非常清楚的看到,一旦因各种原因间断了,再拿起来的头几天,一定效果不好,因此在芝加哥我已基本杜绝了因自己主观原因的间断。我现在一般是每天能打十到二十通,即使客观情况很困难,只要是在家,也要打三五通,这时往往效果还比以往好。能做到不因主观原因中断,我就常常用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提醒自己,不忘自己的使命,绝不懈怠。同时常用做得好的同修来鞭策自己。

要排除杂念可不容易,因是在人中修炼,太容易出人念了。人念中做事要善于总结,因此不自觉的总结出:男的比女的容易退、农民比城里人容易退、年龄大的比年轻人容易退、讲到某一个地方时容易挂电话等,往往某一念一出,就真的出现。后来我从修炼人的角度去想:我的目地是为救人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某一个世界的主或王,我不能选择谁应救,谁不应救,因此我就不应考虑谁好救或不好救,都应救,否则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再就是开始打电话前先发正念清除干扰,同时念三遍:“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坚定自己的正念。但悟到和真正做到还有一个修炼过程,就象打坐中知道要静,但做却非一日之功一样。要不断修去人的东西,时时用神念要求自己。我很有信心真正做到。因我就是一个修炼的人。

有时也会想:今天怎么反常,连着这多人都不退?是不是国内有什么情况?是不是我电脑被干扰了等等。当我悟到,我们是在做证实法的事,师父定的事是谁也干扰不了的。去感受常人的什么事,不就成常人了吗?不就是承认它了吗?明白后,我就再也不这样想了。

再有打电话中会碰到形形色色的人,恶语骂人的、误解你是在做损害中国人的利益的、教训你不爱国的、答应退,但要你给他金钱美女的、有愤青、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等等等等,从中只能使我更看清了中共邪党已把中国人毒化的很可悲、很可怜了。我在多年的助师正法中已走过了最初的愤愤不平、要争个水落石出、表面忍了但内心不痛快等状态;现在只要他能听我说,我就会尽一切办法告诉他真相,让他知道我是真心为他好才来帮他的。

结果有的警察明白了退了;有的老板了解了真相同时还让秘书和司机也退了;有的自己退了还答应告诉他的亲朋好友,让我再打电话帮他们退;有的退了后还问我有什么困难要帮我等等。但最高兴的是我常听到:我已退了,是自己在网上退的;是一个法轮功学员帮我退的或我就是一个法轮功学员;早已声明退了等。他们的得救也鞭策着我努力修好自己,救度更多众生。

我的具体做法

我现在是这样讲的:您好,听说了吧,目前在海外的大纪元网站上已经有超过六千万中国人通过不同的渠道在上面发表声明退党、退团、退队。为什么退出来呢?因为中共当政几十年来迫害死了将近八千万无辜的中国同胞,那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是到了天要灭它的时候了。如果您曾经加入过党、团、队,因为您在它的旗帜下宣过誓,说要为它奋斗终生,您就被它捆绑在一起了,在天灭它的时候,就会做垫背的,只有退出来才能保平安。您看,今天您接到这个电话也是缘份,我是从海外随机拨打到您的电话的,我就是来帮您的。因为我知道国内的同胞很难上海外的网站,所以我可以帮您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声明,这样对您也是安全的,因为我不认识您,您用别名、小名都可以。那么请问,您是党员吗?

如果他说:是。我立即就说:那我就给您起个别名,帮您在大纪元网站上把党退了,您就平安了。他认可之后,我会再说:那您平安了,您家里还有其他人加入过党团队吗?我也可以帮他们。如果他说:有。我就说:那您能请她接电话吗?如说:她不在。我就说:那我刚才给您讲的道理您能给她讲清吗?如果她同意,我也可以帮她退了。因咱们不是充数的,是她要真正心里明白,点头了,才能真的得救。否则,即使帮她发表了声明,也不起作用。如果需要,我就约定下次再打电话给她。

如他不是党员,我就说:对不起,不知道您多大了,年轻时加入过共青团吗?如加入过,就立即帮他用别名退。如没有。我就说:那小时候刚上学时,戴过红领巾吧?百分之九十八的人都会说,带过。就立即给起个别名帮他退。

在这个过程中,我判断他是有文化的,那帮他退了后,我会问:您能上网吗?我给您个我纽约的朋友的QQ号,您可向他要突破封锁上网的软件,这样您就可以自由的上被中共封锁的海外能讲真话的网站了。到时您也可以帮您的亲朋好友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党团队了。您也是积了德了。上大纪元网站后在他的左上方就有《九评共产党》,一定要不带任何观念的认真阅读一下。

最后一定要说:最后我告诉您九个字,在碰到大病、大灾、大难时诚心的默念这九个字就能保平安。叫“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很多人会重复念一遍,否则,我会问他听清了吗?记住他。得到肯定回答我才放心。

挂电话前我会真心的说:祝您全家幸福、平安!再见!我再接着给别人打。人们都会说:谢谢。

这个讲法儿我是在几年的打电话中,一步步琢磨、完善的,基本固定也有一年多了。这个过程也是修炼过程,在检验自己善念够不够,能不能站在被救度人的立场上来讲真相、救度他。如一次不修炼的女儿正好在我家,当听到我说“宣过誓,就被打上了邪恶的印记”时,她对我说:“什么呀,神神叨叨的。”我立即体会到一个无神论者的感受了,马上改为:“宣过誓,您就被它捆绑在一起了,在天灭它的时候,就做了垫背的。”然后女儿说:“这还差不多。”

最后还要让对方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时,有人会说:哦,是法轮功?我会马上接茬问:您听说过法轮功吗?有什么疑问吗?借此我告诉他,我本人是法轮功学员,在大法中修炼受益了,身体健康,今年六十八岁了,精力很充沛;修真善忍做好人,和别人有矛盾首先向内找,所以家里、家外的气氛很融洽,总是乐呵呵的,没烦恼。原来家住北京,退休了,因孩子在海外工作,就出来了。出来后就能了解真相,那我又有这个善心,就从嘴上省下钱,打这个国际长途帮咱中国人。如对法轮功有疑问的,我就会从“天安门自焚案”入手讲真相,这样中共对法轮功的抹黑,一下就被揭穿了。人们好象被褪了一层壳,也就不再提问了。明白了法轮功真相,又三退了,这个人真的就得救了。

坚持打下来,真的是越来越感到众生在等着我们的救度,必须抓紧时间了。今年九月四号,儿子全家出去玩,我有机会一口气两小时打了二十九通电话,退了十八个,那时的感觉就好象人们在排着队等我帮他们三退,而不是我一个个苦口婆心的在劝退。当时就含着泪,感谢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的话筒里。

最后,希望有条件打电话的同修,不在多少,只要有心,持之以恒,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们大家一起来更多、更快的救度众生。期待着下次法会能听到更多同修的交流。

后记

交稿后,第二天早上八点半时,我有机会可以打电话,当打到第二通时,一个年轻人接电话,听到一半,骂着挂断了电话。我接着又拨,他接了,但骂得更难听,当时我只想着,接了,就有希望。我从“您接到这个电话也是缘份”又接着讲,他还是骂,我就说:“你骂我,我一点不介意,今天我就是来帮您的。”我还接着讲,当问他,“您是党员吗?”他说:“是。”我说就给您个别名叫张顺天,顺天意而行,帮您在大纪元网站上退了好吗?他没直接回答,却问:“你是法轮功吧?”我说:“是呀,我从九五年在北京开始修炼的。您对法轮功有什么疑问吗?”他接着问了法轮功为什么要自焚、李洪志现在在哪、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你能回国吗、我没觉得共产党有什么不好、我觉得你们有点迷信等等,我当时站在能理解他为什么会有这些问题的角度,帮他分析,用事实给他讲真相。告诉了他QQ号,请他去索要破网软件,自己去看。并说:“相信您会明白的。”

这时他问我:“怎么能学法轮功?”我告诉他上明慧网就可以。抓住这个时机,我又问他:“您真的是党员吗?”他说:“我在大学入的党。”我又重复说用别名帮他退党,这次他说:“好。”最后还告诉请他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说:“好。”

放下电话,我想,写发言稿的过程,真是一个提高的过程。今天我真切地感到自己的心态和语气,讲的内容和效果,是打电话以来最好的。所以是师父鼓励我,送来的这么一个有缘人。也让我悟到,只有自己修的好,讲真相、救人的效果才会好。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二零零九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