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精進 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到英国已经整整两年了。在我十三年的修炼历程中,历经了大法在大陆开传的和平时期的修炼和“七·二零”后大法遭受严酷迫害的环境中的修炼,随后又来到了海外这个和平的正法修炼环境中,在师尊的引领与呵护下,稳步走到了今天。在这里我想谈谈在英国参与几个项目的修炼体会以及我对英国整体修炼环境中的一些认识,与大家共勉。

当我得知有机缘来英国时,便明白我在英国有缘要了,有使命要完成。身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任何一个环境中正念正行做好自己该做的,对于我已是非常明确的信念。落地英国的第二天便和英国大法弟子联系上了,从而开始了我在英国的修炼历程。我和曼城周边的同修一起举办各种洪法活动,并参加在英国各地举办的大法活动。只有一个念头,大法弟子在哪里都应该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这是我的本份。当我全身心溶入大法中时,感觉修炼状态非常轻松,心情如同阳光般明亮跳跃。

在证实法讲真相中,我时刻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在做证实法的事,所以非常注重自己的言行是否符合一个修炼人的标准,我们做的好与不好,关乎于常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看法,这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素养。也是维护大法的一种责任。

一、唐人街讲真相

伦敦唐人街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有时站在唐人街看到穿梭来往的各路行人,看到一些人猥琐低劣的行为,心里也不免暗叹:唉,怎么成天跟这些人打交道啊!可是谁知道他们的生命来源于哪里呢?来到世上的都是有缘人,都是我们要救度的人,是我们的责任。所以,不论遇到什么样的人,怎么出言不逊、胡搅蛮缠、甚至是冒犯、我都以一个平和的心态对待他们。我们的善不是仅仅体现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在唐人街的每时每刻都有人在观察大法弟子,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要做到这一步就必须我们能修到那个位置上才能自然透溢着善的光彩。这种润物细无声的作用更能改变人。

时间长了,一些人都会过来对我说:你真善良。我会告诉他:大法弟子都很善良,不象中共宣传的那样。他们还说:而且你还很正派。我会开玩笑说:哟!这你都看出来了?我看见他抿着嘴非常郑重的朝我直点头,我看到了他心底的感动。便告诉他: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你看这三个字多好!别听中共的欺骗宣传,我们在这里就是告诉你们法轮功的真相。一般这样的人都乐意三退。

在曼城中领馆门前发资料讲真相时,每天能碰到很多前来办事的中国人,领馆的工作人员在我们面前進進出出,我们的讲话里面的人都能听见,每星期有两次只有我一个人在领馆,领馆的头目经常坐车出入,车里的人齐刷刷的看着我,目光里透着挑衅,我总是神情怡然的看着他们,给他们让出车道。一次领馆的头目出来了。站在门口边抽烟边看着对面挂的“法办江、罗、周、刘”的大横幅和系列展板,他就站在我身边两步远,我向他打了声招呼:“您好!”他看看我也小声回了一句:“你好。”以后再碰见他时,他的目光柔和多了。无论是对常人还是邪党体系的工作人员,我们都要用慈悲心去对待,让他们感受到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怀。

二、中使馆前发正念

在伦敦,中使馆前是我们英国大法弟子常年堂堂正正挂展板讲真相的领地,也是世人平素直接看见法轮功、看见大法弟子的地方,非常重要。既然这里是法轮大法的窗口,就得把这个项目做好。我在中使馆前发正念时都穿合身合适的衣服,在冬天很冷的时候,可以戴上帽子和手套,但不会浑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连鼻子眼睛都看不见,这样炼功时动作也不会标准、好看。打坐的时候我不会在腿上盖上毛毯,因为我是在向世人展示功法,让他们看见我在炼功。只要不下雨,除正点发正念之外,一般我都不间断的炼功,炼功本身就带有强大的能量在解体邪恶,另一方面,我要世人看到法轮功,让他们领略大法的美好,给有缘经过此地的人美好的祝福。

我们去到使馆前发正念的同修代表大法弟子的形像,从外表到内在都要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来,我们的一举一动对面的使馆在看着,所有路经的行人也在看着,我们的行为就会造成他们对法轮功的印象是什么,我们做的好,能让他们看到大法的美好;由于我们的疏忽、不拘小节可能就会给世人一个负面的影响。记得一个同修曾经跟我说过:一个新得法的大法弟子写过一篇文章,一次她经过使馆,看见对面有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大法弟子在打坐,那么纯净祥和,她被深深打动了,觉得法轮功不象媒体宣传的那样啊,回家上明慧网仔细的了解了法轮功后,决定修炼法轮功。

我经常去使馆的时候看到同修坐在那里迷糊犯困,前窜后仰的打坐,这种行为可能不能被常人理解,也有损大法弟子的形像,这些都得引起我们的注意。参与使馆前抗议的同修要修正我们的修炼状态,做到师父说的“怀大志而拘小节”(《精進要旨》〈圣者〉)。因为这是对法负责的一种表现,也是我们心性位置的体现。

三、参加大型大法活动的感受

我参加的第一个大型活动是二零零七年的“人权圣火”。在大陆看到海外大法弟子举行的一些大型活动的图片时,都会感到振奋人心,这对大陆大法弟子是一种强有力的声援。而当我走在游行队伍中时,那种庄严神圣感打了许多折扣。当时我打着大横幅走在前面,听到我身后的大法弟子一路交谈直到使馆。我很不能理解大法弟子怎么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是在干什么,这种漫不经心的举动会给常人留下一种什么印象呢,这是从表面上来讲。从修炼的角度讲,我们做活动的目地都是为了救度众生,是非常神圣严肃的事,我们自己都没有神圣感,怎么能打动常人?没有纯正的能量打出去,又怎么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呢?

在我们所做的很多活动中都存在着类似的问题,活动做的次数多了,大家都轻车熟路了,很容易流于一种惯性。而这种惯性就是一种陈腐,是需要我们去打破的东西。大法弟子在参加活动时,我们的心是否到位了?当我们捧着花牌时是否感觉到了手中的份量?当我们烛光守夜时,我们的心是否真的在悼念那些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还是为了做给常人看的,或者是为了给媒体拍照的。

另一个角度讲,我们是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忽略了修炼的因素。我们在做任何大法的活动时,都是在救度众生中修炼自己,在救度众生的同时也在升华自己,我们在救度常人,常人也在给我们提供修炼的环境。所以我们在做事时,时刻也不能忘了一个大法弟子的风范,起码要做到心正、言正、型正。我们自身的纯正就是一股强大的能量流,就是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当我们用心在做时,我们的场才会纯正,才能起到震撼人心的作用。

四、推广神韵中的协调与被协调

来到英国后,我有幸参加了两年的推广神韵的活动,每次都是从开始全程做到最后。二零零八年推广神韵时,我还没搬到伦敦,当时我将每月六百多磅租金的房子空着,只身来到伦敦和同修挤着一个房间,在地上睡了近三个月的时间,这是我第一次睡睡袋。当我看到海外大法弟子背着睡袋到处走时,不由得心中生起敬佩感,那就象一道独特的风景印在我的心底。大陆大法弟子有他们的了不起之处,海外大法弟子有海外弟子的威德。

来英国之前,我不清楚我会在英国呆多长时间,看了师父《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后,知道英国找不到神韵的演出场地,我就有打算留在英国参加推广神韵。進入冬季的英国已是十分的寒冷,从火热的江城来到英国的我,感觉最深的就是一直在挨冻。早上六点多和同修一起去到地铁站发报纸、发神韵传单在挨冻,在唐人街发报纸一站几小时在挨冻,晚上跑剧场发神韵传单在挨冻,特别是穿着服装上街推广神韵一站五六个小时更是寒冷无比,身上抗着寒冷,脸上挂着笑容,心里背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我和同修一直坚持着,每天坚持着,大家共同的愿望是把神韵的美好传递给世人,让有缘人都能看到神韵,让神韵在英国的演出圆满成功。我们的心很纯,并不知道票卖出多少,只管凭着自己的心去做,一刻都不松劲。一天出乎意外的知道了我们的票已售罄,不由得从心底发出一声惊呼!

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二零零九年推广神韵。在推广伦敦神韵演出时,大家白天黑夜的,付出很多辛苦,我和同修在各个人流量大的地铁站和金融区发神韵传单,晚上再去跑三四个剧场发单,每天回家都过午夜了,经常坐在车上就睡过站了。但看到那么多有缘人得到神韵消息时的反响,更激励我一定要做好神韵推广工作。一次在利物浦地铁站发单时,刮着大风,人冻的有些站不住,我站在台阶上将神韵传单递给一位男士,他看着我,然后围着我转了一圈突然单腿跪下,低首双手过头接过传单起身走了,他的神情一点都不象是开玩笑。

伦敦的冬天总是阴雨天居多,很少看到太阳的笑脸,我们经常是在雨中在风雪中发单。一次在维多利亚地铁站发传单,天上洋洋洒洒飘起了雪花,我们四个同修谁都没有去躲避,大家不约而同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会心会意的笑了。那灿烂的笑容融化了冰雪的寒冷,也溶化了同修之间的间隔,那时我们的心都变得特别温软柔和,一种心灵升华的轻盈曼妙的感觉。我们散发出的祥和之场也融化了伦敦人脸上的寒冷,许多人都乐呵呵的接过我们手中的传单,那天我们每人都发出了上千份传单。神韵报道采访的一个观众就讲述了我们在维多利亚地铁站发单的情形,她被打动了,所以就买了票观看神韵。

神韵在伦敦的演出结束后,休整了两天,我便奔赴爱丁堡继续推广神韵,这也是一段令人难忘的经历。由于初期去爱丁堡的学员少,居住集中,大家都是集体活动,我们可以及时了解神韵推广的信息,使得我们参与神韵的意识更为明确。随之而来的是,学员与协调人之间的磨擦也比较明显易见。

第一天学法交流时,协调人非常强调要用会说英语的同修,她的观点是所有的票都是讲出来的。当有学员与之交流时,她的语气有些果断,比较坚持自己的观点。第二天那位学员便不辞而别回伦敦了。我的心里也有想法,说:“我都想回伦敦去。”同寝室的一个同修说:“这不象你说的话!”

我并没有觉得自己不能做神韵的推广工作,那为什么会有情绪呢?就是触动了我的人心:我都全程参加两次推广神韵了,怎么到这里来就成了没有用处的人了呢?我平心静气的想了想,打算跟协调人交流一下。

在晚上学法交流的时候,我谈了自己的认识。

我们看问题不能盯在具体的事情上,现在就是想把票卖出去,需要有英语技能的学员来卖票,这是用常人的思维和方法在做事,来的多数都是不会英语的大法弟子,每个大法弟子想做什么都是师父安排的,每个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证实法的路,都有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推广神韵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会英语的只是一个方面。大家都在参与推广神韵,每个大法弟子都能说出他的体会,那是他走过的路,是他修出来的。

通过交流,学员和协调人之间的沟通好了许多。我也改变了观念,不再封闭自己,有什么想法和建议拿出来和大家一起交流。当时推广神韵的方法主要是拿着地图扫街,几个人包一片区域。第一天扫街我的右脚感到不利索了,我看到同行的大个子男同修走路也一瘸一瘸的。第二天扫街后,我的脚已经不能上下楼梯了。

在晚上的交流中,我建议应该上街发单。我悟到,虽然扫街已经做了很长时间了,我到爱丁堡来,感觉爱丁堡人并不知道神韵即将到来,这座城市并没有动起来,原因就是知道的人都是关在家里的,不知道的仍然不知道,没有连锁效应。扫街是我们少数人围着一大片区域走,我们是动的,他们是静的,所以消耗很大。如果我们上街发单,是我们是静的,街上的人流是动的,我们是以少数人面对无以计数的流动人群,他们都能得到神韵的信息。而且,任何活动都需要造势,要有轰动效应,我们在街上发单就是给人一个能看见的、具体的形象信息,加深人们的印象。神韵的演出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需要大面积的人知道神韵了,神韵应该在爱丁堡热起来。

交流后,协调人采纳了这个建议。大法弟子们开始上街发单,后来又在购物中心陆陆续续开了几个售票点。

在神韵的推广过程中,感觉大家一起交流沟通非常重要,利于形成一个整体,它能淡化协调与被协调的矛盾,增加学员的参与意识,只有自己悟到去做的才是最扎实的,“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精進要旨》〈道法〉),才能发挥大法弟子最大的能量,自己悟到去做的才能使弟子在做事中得到提高与升华。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成就自己。

在做神韵或者做其它项目的过程中,总是看到听到协调人与学员之间不协调的地方,学员中有三种表现。

第一种是听话。协调人怎么说就怎么去做。

第二种是无意识的执著。总挂在嘴上说:“做吧,做什么都是给自己做的。”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是讲过:“但是在证实法中所做的一切都是给你们自己做的,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给我做的”。师父只是告诉了我们一个法理,讲述了在另外空间一种实际的存在形式。而从大法弟子口中说出来就变了味儿了,就有了一种执着与有求之心。其实我们应该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去做,你想不想你所做的一切在另外空间都自然存在,而想了,就是有一种执着了,我们仔细省视一下,会体察到这种微妙的变化。

再一种就是抱怨协调人不尊重大法弟子,是在“用”大法弟子。在做证实大法事时带有情绪,甚至消极。使我们做的事情没有那么神圣,也抑制了我们发挥自己最大的能量。事情是做了,但是不是发自内心去做的,在做事过程中心性不能跟上来,削弱了救度众生的力度,从中自己也得不到提高。

我之所以能说出这三种状态来,是得益于我在爱丁堡做神韵时的修炼经历。对什么是圆容与配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对于协调人要少些抱怨,多些体谅。协调人也是个修炼的人,他也为项目付出了很多,先期为学员铺了很多路,我们只管去做就行了,相对来说还容易一些,他做了他该做的,我们就应该做好我们该做的。如果碰到有协调人的做法不合理的地方,或者你有更好的办法,可以提出来交流,或许建议能被采纳,让我们把事情做的更好。或许不被采纳,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对待是个关键的问题。前面讲的大法弟子的三种状态都不是理想的状态。相对来说第一种“听话”是配合最好的,但以更高的标准来衡量还是有欠缺的,修炼是修自己的主意识,法理上要清晰,要用法理去衡量事情的对错,做到清醒明白的去圆容与配合才是最好的。

在爱丁堡推广神韵的过程中,我学会了不去抱怨,不去消极,并清除间隔不去封闭自己,敞开心扉参与交流,给出自己的建议。当遇到协调人的做法真的不太妥当时,就平和的按照他的方案去做,其实在做的过程中自己有足够的智慧去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做的更好更完美。我觉得这就是在配合、在圆容。协调人的方案不完美并不能阻挡自己走自己证实法的路,一切都有师父看着呢,师父不会因为一个协调人的缺陷而影响了很多大法弟子做好自己该做的。关键是我们的心态,只要心态纯正,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能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结束了整整一个月的爱丁堡推广神韵活动后,同修都在交流做神韵过程中的林林总总,我对于协调人没有更多的说辞,每个人的不足都可以在以后去弥补,只要摆正心态,就会做好。

感觉法会是我们英国大法弟子修炼环境最纯正的场,去年的法会使我改变了对英国的环境、英国的大法弟子的一些看法。每一篇体会都很感人,每个大法弟子都了不起!究其原因,是大法弟子把自己最好最纯正的一面展现出来了,希望交流不止于法会,如果我们平日也能如此坦诚交流,我们的修炼环境一定会改变,修炼与环境是紧密相连的,环境能影响我们的修炼,而我们每个人都做好了就在改变环境。真的希望我们英国大法弟子修炼环境有一个祥和纯正的场,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進、助师正法、圆满随师还!

(二零零九年英国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