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邪恶胆寒、好人得救的电话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我是在1999年4月,也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前三个月得法的。十年多来,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时时的呵护着我,才使我在这风风雨雨万魔阻拦的坎坷路上奋起直追,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

1999年7月20日之后,中共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大肆宣传诽谤诬陷法轮功。为了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我在被绑架前的5个月内,手写了一千三百多封,四千多张纸的状告元凶江××迫害法轮功罪行的真相信,邮寄给中高级法院,市委,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和大量散发给各个政府机关等。

在被警察立案追捕而流离失所后,我在一个没有大法弟子的农村里住了下来,我不断的与当地人结缘讲真相,在那里组织起了一个每天晚上学法炼功的小组。

2002年1月4日半夜12点,十几名警察用手电筒摸黑闯進了我的住所,从床上强行拉起将我绑架,我被戴上手铐,由二辆拉着警报的警车连夜押往看守所,之后我被中共非法施行二年劳教,在那里我受尽了凌辱与苦难。

由于我亲身体验与目睹了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五年前我来到了日本后就选择了打反迫害真相电话,我要尽最大努力,全身心的营救那些还在魔难中的同修。想到这么多大法弟子跟我以前一样还在监狱,劳教所里受迫害,我一刻也不愿意懈怠,在打停止迫害电话的同时劝三退,给他们退党电话号码,给动态网网址等等。

在我打电话劝退的人中有公安局长,“六一零”副主任,政法委书记兼“六一零”头目,教育局长,学校校长,警察,村支书,以及多名被电视蒙骗无知的举报者以及家属。这些人明白真相以后,不但自己退了,而且都答应愿意回家后劝退家人。

其实,我刚开始学着打电话时也真有点害怕,什么人心都会泛出来,担心恶警骂人,担心会不会回答不了人家提出的问题等等,甚至我自己拨过去的电话铃响了,会有让他别接电话的念头。为了冲破层层障碍,我就加倍的多学法,因为只有法能破一切执著。放下了观念后,我认识到是邪恶在迫害做坏事而心虚,我们应该理直气壮的要他们立即放人?于是我拿起电话就打,一次次讲真相的成功,使我更有了信心。就这样在打电话的修炼历程中去掉了怕心、惰性等很多执著心。

在9月23日的一个打电话成功的案例中,有一名黑龙江某市某村的村长(网上注明是举报人),一听到我说“你好“时,他有点惊慌的说“我没有举报,不是我,是她自己一家一家的要人退党……”我笑着轻轻的说: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是发善心救人啊,既然你没有举报她,我们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请你放心,我们是告诉你真相来了。

我感觉到,他一下子放下了戒备心。然后我告诉他,为什么大法弟子要冒着危险去一家家讲真相?为什么要退了共产邪党的组织?他还不能理解的内容,我再举例让他明白。在问答中,他彻底明白真相之后,急切的说:“你赶快替我与妻子退掉少先队,我可以保证她听我的。”我当即帮他退了中共少先队。他又高兴的说:我感谢您跟我讲真相,我能为法轮功做点什么吗?我要加入法轮功。我要看《九评》,我能帮助我身边的人退吗?

我给了他动态网址和三个退党电话号码。因为他是村长,他说他能够让亲戚朋友们都三退,如果他的亲戚朋友们再去劝退他们亲戚朋友的话,那活传媒爆发出来的效应将会形成一种良性的循环。当他知道四川大地震时喊“法轮大法好”的人都能平安无事时,他说也愿意心中常念“法轮大法好”。

最后他说,“大姐啊,今天真的太谢谢您了,您能以后再打电话给我吗?我们能成为朋友吗?以后您回国的时候,如果能见面我一定请你吃饭……”

一个小时前的他,还是个不能理解大法弟子挨家挨户劝人退党、对法轮功还有误解的人。一个小时后,明白真相的他不但自己与家人三退了,还要自愿去劝别人三退,发自内心的要为法轮功做点什么。民众明白了讲真相的威力,实在太让中共邪党害怕!在与他道别时,我一再叮嘱他:记住将我今天告诉你的一切,转告给你认识的朋友们听……他高兴的答应了。

打电话是直接面对让中共停止迫害和救度不明真相的警察的第一线,也能及时营救同修回家,让他们再去讲真相,同时更能直接震慑邪恶,真是一举多得。

平时,我在打电话之前都要先学法,发正念清除接电话人身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一般每天从中午发正念后开始,基本是打到晚上发正念前结束,我经常检查自己在讲真相中还存在的不足,对特殊案例作详细记录。

现在我能做到在邪恶谩骂与中伤面前不动心,仍然耐心的跟他讲真相。有一名湖南的政法委书记,610主任拿起电话就骂,我用正念平静的对他说:“请你理智一点,立即停止骂人。”他突然真的不骂、听我讲真相了,最后他放低声音对我说,“求你不要再打来了好吗?”我严肃的对他说:“好的,但你必须立即释放大法弟子……”他说:“好的,这个问题我可以考虑一下。”我告诉他:“那么我们拭目以待了”。

在打电话讲真相的过程中,是师父打开了我的智慧。每当一个生命得救时,有多少次挂断电话后我被自己在说明真相中,师父加持出来的慈悲心而感动的哭了。正法到了最后的时刻,那些中共体制内的官员也在纷纷找真相寻求得救。前几天,我给某地区的一个公安局长,党委书记兼政委张某某打电话,他一边听我讲真相一边不停的说:“是啊,是啊,你说得对。”当讲到6千多万人宣布了三退时,他特别紧张,我知道他在迫切的等着我给他退党电话,但我首先得让他放人,我说:“你得先释放大法弟子,对修炼人的迫害是天地不容的……”在我报给他退党电话时,他一边大声的随着我念号码一边记录。

想到师父敞开大门连这样的人都要救的慈悲与宽大的胸怀时,我流着泪对他说: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不求回报,当你将来看到自己得救的时候,只要你记住是法轮功救了你;希望你在释放大法弟子的同时,赶快带着家人“三退保命”,记住心中常念“法轮大法好”。此时,我感受到他已经被震撼了,嘴里不停的说着“谢谢,谢谢……” 因为他们感谢和认可的是法轮大法与他们在为自己的得救而摆放位置,所以他们说谢谢,我从来都不推脱,全部接受。

有个地区的“610”主任,在长时间听了真相后,当场让我替他退了党,并对我说,“虽然是第一次通话,但好象是认识你一样,大姐啊,不知道我们以后能否见面啊。”我感到很突然,但立即回答他,“行,当天灭了中共没有了恶党后,中国人民有了自由没有了迫害后,我们全世界海外大法弟子一定会堂堂正正的回国,看望祖国的父老乡亲们。”接着我严肃的对他说,“从今以后再不能迫害大法弟子啦,处在这个位子上不要紧,问题是看你在这个位子上是如何做的,那是最关键的。既然我们有缘份,你称我大姐,那以后,我真的会突然给你一个电话,问你最近干些什么呢?”他答应了。

我给黑龙江某市一个派出所去电话,有个年轻警察听了我讲的真相后,让我赶快替他退了少先队,也要去了退党电话。我跟他又说了些快劝退家人的话,回答了他的一些疑问后,要告别时,他不让我挂电话,说:“你就这样走啦,我喜欢听,我还要听。”我对他说:你赶快去找《九评共产党》看呀,那里有你想知道的一切。之后又回答了他一些问题后,他连说“谢谢,再见。”

我曾经接触过好几位警察都因为明白了真相,纷纷表示洗手不干了。

有位四川某县的派出所所长在听完了真相后对我说:“法轮功都是好人,其实我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我在表示对他的做法认可后,又告诉他现在出现了三退大潮,谁还愿意跟着共产邪党去做陪葬品呢?他说:“那你帮我也退了吧”,并要去了为家人退党的电话号码,最后他对我说,“我也要炼法轮功。”我告诉他先在心中默默的念“法轮大法好”。

我曾经打电话给北方一个省长的儿子,他是个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头目。那天晚上正好他值班,他问我:“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值班的?”我说:“我不知道啊,可能是缘份吧。”我跟他讲了国外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江、罗等恶首已经被33个国家,以群体灭绝罪、诽谤罪告上法庭的情况,还讲了有关《九评共产党》退党的情况。在回答了他一些问题之后,最后我问他:“法轮功弟子都是好人吧?”他肯定地对我说:“嗯,确实都是些好人。”我说:“那么,善待大法弟子,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他说:“嗯,谢谢。”尽管突然有人找他而中断了我们的继续谈话,但相信他已经明白了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弟子就是在葬送自己的前途,唯有善待大法弟子才能有自己美好未来的道理了。

有个洗脑班的头目在接了我打过他的电话后,一声不响静静地听着,一会儿他在电话那头压低声音轻声的说着什么,我实在听不清(可能办公室里有人),我想可能那人已经明白真相,要求三退了。我立即对他说,“如果你现在办公室不方便,但你需要三退的话,我可以帮你,只要你发出声音就作为认可。”于是,我说“你要退党?”他碰了一下电话发出了响声,我接着说“你要退团,你要退队。”那边都先后发出了声音,只听到他轻轻的舒了口气,我对他说“从现在开始你要善待大法弟子,让他们赶快回家,迫害法轮功会犯下天大的罪业的……”同时请他记下了退党电话。

有一次,我拨通了一个公安局长的电话。接通后,那边说,“你打错了。”我想可能是跳线了,于是,我就告诉他:“那好,您这位先生啊,我没打错,我也正要找你呢……”那人静静的听我讲着真相,我听到接电话人的周围,有许多人的讲话声,我才知道,我打到了一个工地上,我高兴的对他说,“明白真相就是福啊。现在已有五千多万人退了党、团、队了,你们也快为自己三退保命吧。”那边说:“我们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退”,并重复着告诉我:“我们太恨共产党了,太恨了……”我告诉他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是来救你们了。接下来只听到那人大喊“法轮大法好”!边上的人也重复着喊了两遍“法轮大法好”! 我对他们说:“好,你们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最后他们问我要去了退党电话,说要自己打电话用真名退,他们不停的向我道谢,在我对他们的祝愿声中挂了电话。

在这救人的历史关键时刻,我们只要抱着善心慈悲心(语言善,口气善)才能溶化被中共毒害而摧残了的众生。

那天,我给一个正将要对六名大法弟子开庭的年轻女法官打电话。接通后,我用亲切的口吻轻轻的说,“你好,你知道吗?这次又让你担任判六名大法弟子刑的事已在国际媒体上曝光啦。你不为你又一次要去造业太深而感到不安吗?我们是真心的希望你好,我想原本的你,也一定是个有抱负的,立志要惩恶扬善的人是吧。而如今共产(邪)党欺骗和利用你们把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送進监狱,想一想,你将无罪之人判刑,你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吗?当法轮大法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你如何去面对生你养你的父母?”然后我告诉她,天要灭中共,《九评共产党》、藏字石、已退党的人数等。

在静听中的她突然抽泣起来,她的良心发现了。我再继续告诉她:“其实我原来就是和你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的人,也是因为告诉世人真相,被两次绑架進看守所……”我流着泪告诉她,“你知道吗?有多少孩子因为父母修炼法轮功而被判刑、被迫害致死而成了孤儿……”在她受到了更大震撼而不停抽泣的同时,我感受到了一种心灵的沟通,我知道她已经懂了。我劝她珍惜生命赶快三退,但前提是善待大法弟子。半个小时后我们结束了通话。

我的普通话说得不好,带着方言,有次一个女的“610”主任在几次挂断电话后,嘲笑我说的普通话不标准。那时我也感到,为了讲好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我确实是应该提高讲普通话的水平了,于是我对她说:“是的,我是个近60岁已经退休多年上了年纪的人,我的普通话确实讲的不好,以后我会尽量讲的好一点,但是我今天是抱着一颗希望你好,希望你明白真相的心而来的。”这时她轻微的“哦”了一声,就静下心来默默的听我继续讲着真相。在听了十多分钟后,她不停对我说:“我知道了,今天谢谢你,谢谢你了……”

其实,现在有些监狱、劳教所的警察也有好多人已经明白真相了。有一次,劳教所里一个有点年纪的男警察,接了我打去的电话,这人好象有点明白真相,与他交谈后我说:你们那里的大法弟子某某绝食了这么多日子,媒体报道已经生命垂危了,要有什么差错你们可担当不起啊,让他快回家吧。他说:“唉,这孩子这么年轻,我劝他也不听。”忽然他提出,是否你给他说几句话?我感到很突然,从来没有碰到过的事,于是我说:“好啊,那你把手机给他。”后来,他想了想说:“哦,那可能不行,就我来给你转达吧。”我说:“请你一定转告他:国外大法弟子向您问好,你一定要勇敢坚强的走过来,美好就在明天。”

当我每天拿着电话面对着这些仍然被蒙蔽而为中共效命的高官们时,是师父一步步的引领着我,让我时刻保持住强大的正念,从而越来越走向成熟。

吉林省蛟河市一名新上任的“610”主任,一接电话就骂人,在我不停的打过去10多个电话后,他边接电话嘴里还在唠唠叨叨。我和善的对他说:你还没有听我说话就骂人,不好啊,我们今天打给你电话是为了告诉你真相为你好,又没恶意的,还不是你新上任跟你讲真相来了,今天只为了“救你”这二个字而来。

这时他与刚才已经判若两人了,我接着说“以后大法弟子给你打电话你再也不能骂人啦,他们告诉你真相是为你好。”他说,“我谢谢你了,你为我好我也知道了”,他又接着说 “那你说不要迫害,你看到啦?你受过迫害吗?”我告诉他我曾经遭到严重迫害。这时,他恐惧的再三对我声明:“我可没有迫害过谁噢。”在我谈到三退大潮时,他害怕而挂机了。

有位湖南辰溪县的司法官员听明白真相后,立即要我帮他退党。突然他忍不住骂起了共产党,我惊奇连这位中共高官也对共产邪党有如此深仇恨,我静静的听着他的发泄,原来是他的女儿因计划生育的事已经被关押起来了。我要他去找《九评》看,给了他退党电话,希望他把全家,姐妹兄弟,亲戚朋友退它个干干净净。他一再表示感谢。

实际上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我们什么样的人都能碰上,因此,时时处在正念状态下讲真相是很重要的,在遇到穷凶极恶者时,就发挥我们神的一面解体邪恶因素,因为我们大法弟子讲出的每一句话都是有威力的,都能使败物灭。

我曾经碰到北京有个人,拿起电话就大吼“枪毙你!”我照着师父说的心不动,同时告诉他:“共产(邪)党残害中国人民半个世纪,八千万同胞非正常死亡,文革后810名警察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最后不都成了替死鬼,成了冤魂吗?……”我发现那边能渐渐静下来听了,我就对他说:实际上啊,你也是被共产党假话欺骗的最大受害者呀,你被利用着迫害修炼的好人,将来成了恶党的陪葬品自己还不知道呢。你钱再多,官再大有什么用呢?善恶有报是天理,奉劝你赶快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释放大法弟子,善待法轮功就是善待你自己。另外我也告诉了他三退的重要性等。那边他听的差不多了,轻轻的挂上了电话。

前段时间我终于通过打电话找到了四十多年前小学时的二十多位同学,明白真相后他们与家人也全部作了三退,其中有一位同学激动的对我说,“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在梦中都在找你呢。”

同修们:打电话讲真相的作用真是无可估量呀。别怕!学着拿起电话,凭着我们的智慧,不需要很高的学历。我们这一代正逢文化大革命,我才小学毕业。我来日本后,从对电脑一窍不通到现在绝大多数时间坐在电脑前讲真相,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们,因为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是有着大法徒称号的,带着使命来的救度者。当你把打电话讲真相当作堵在你面前的一座高大的墙,你真是难推倒;当你把它当作一层纸的时候,你就能轻轻的捅破。难道我们当初跟着慈悲的师父,冒着天胆,下到三界,还怕打这让邪恶胆寒的电话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