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倍努力 兑现史前誓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说起来,我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的法,由于工作原因,一直居无定所,直到九八年才在一个省会城市安定下来,也加入了当地的炼功点。在我还没有完全明白修炼是怎么回事时,又因为生孩子回了老家,也正在这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等我再次回来时,发现炼功点已不复存在,昔日的同修再也无处可寻。我也逐渐懈怠起来,学法炼功也中断了下来,慢慢的我的行为也混同于常人了。

慈悲的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二零零六年,我探亲到了哥哥(同修)家里,妈妈和哥哥给我谈起了迫害真相,并帮我发表了严正声明。缘份的线再度牵上,我的内心激动不已。我如饥似渴的读着师父的法,渐渐的对迫害的原因、正法的形势以及大法弟子的责任有了一定的认识。同时我也知道中断修炼几年,要想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较难,我在心底暗下决心,一定加倍努力,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回到家里,几年都没有任何大法信息的我竟然接触上了同修。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这也增强了我的信心。

修炼的路上考验不断,再度踏入修炼的门,首先过的就是家庭关。刚听说我要修炼时,丈夫倒不怎么反对,只是劝我在家炼,但我仍然暗中与同修接触。一天,我请几位老同修到家里看大法光碟,周六从不回家的丈夫突然進入家门,一看到我们,立刻沉下脸来。等同修走后,向来随和的他一反常态,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当时我心里很平静,默念着“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觉的很坦然,没有一点怕心。但当他以离婚相威胁,并用刀指着我,逼我交出结婚证时,由于长时间没有扎实的修炼,我不禁觉的委屈万分,孤零零的坐在屋子里,拿着馒头哽咽难咽,泪流满面。但是我清醒的知道,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决不再动摇。有了正念,思路也清晰明朗起来,我坚信一切都有师父在看着,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师父怎么安排我就怎么走,我的婚姻也是一样。当我平静的把结婚证交给他时,他却象什么都未发生过一样,只是告诉我以后不准在公司看大法的书。我想我平时能够学法的时间主要就是在公司,只要我干好工作,空余时间我就学法。我把心横下时,一切就象过眼云烟,以后的日子,我该看书看书,该干什么干什么,丈夫也心照不宣,不再干涉,家庭关过去了。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除了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也坚持讲真相。最初从同修那里拿一些真相资料散发,我自己也利用公司的便利条件印一些不干胶出去张贴,可是总觉的做的不够。后来看了《明慧周刊》同修切磋文章,谈到“等靠要”的问题,对我如同棒喝,我这不是“等靠要”吗?这不是依赖心吗?如果同修不给我提供资料,难道我自己就不做了吗?认识到这一点,我心里渐渐萌发了建立资料点的念头。

师父什么都知道,我一产生这个念头,师父立刻就给我安排了机会。首先是一直给我们提供资料的同修告知我们,由于他们工作太繁忙,以后我们这个点的资料他们不再供应,让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但可以给我们提供技术支持,这样彻底断了我们的依赖心。于是我们几个一商量,决定建立家庭资料点,最起码先解决自己的资料来源。我们买了电脑、打印机,设备有了,可提供技术的资料点却遭到破坏,资料点的工作人员也遭到迫害(不久即正念闯出)。技术学不到手,面对刚买来的电脑、打印机,我们一筹莫展,心急如焚。慈悲的师父时刻看护着我们,我忽然想起一次买东西很偶然认识的一位同修,我们立刻找到他,经过交谈,当对方了解了我们的状况后,马上热情的表示可以给我们提供《明慧周刊》及一些相关资料。当得知我们要建立家庭资料点但缺少技术时,同修安慰我们说他试试看能否帮助。很快,他就联系到一位懂技术的同修上门教授。我喜出望外,同时也暗下决心,一定不能耽误同修时间,我要一次学会操作技术。大法开智开慧,对打印机一无所知,仅懂得一些电脑基本操作的我,只用了半天就学会了做资料的基本技术。我们的资料点可以运行了。

做大法的工作也是修炼,也离不开修心。打印机刚买来的时候,总是漏气,由于压力不够,墨压進墨盒常不顺利,很是耽误工作。我们为此请了一位懂技术的大姐,可是在她还没来之前,我们自己想办法竟然解决了。也巧,机子刚修好,大姐就上门了,二话没说,就开始动手拆我们已修好的机器。由于我们有“爱面子”的顾虑心,谁都没有吱声。大姐摆弄了一阵,不仅没有解决问题,还把五个墨盒都污染了。最后大姐两手一摊,告诉我们说机器没法修了。大姐走后,我俩面面相觑,半天没有说话,都认识到我们没有做到堂堂正正,由于“爱面子”,不好意思向大姐直接说明,不仅弄坏了机器,还耽误了大法工作。因为这次错误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不能浪费同修资助的钱,我决定自己拿钱从新买一台打印机。在买机子的过程中,我们同时还买了五个新墨盒,并要求卖方联系当面给我们改连供,因为我想学习一下。回去后,我们根据学习的方法,又经过自己的摸索,再次对旧机子進行了改装,终于再次将他修好。至今,我们的旧机子运行正常。

师父在法中谈到:“我说一切都是为这法来的。三界之内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而来、为法而成、为法而造就的”(《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做资料的过程中,我们也对这一法理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在买新打印机的时候,打开包装,发现盒子上有一块墨记,和我一起做资料的同修就认为我们买的可能是二手机,不怎么痛快。我倒没有什么,觉的一切都有师父在看着,有失有得,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师父怎么会让我们吃亏呢?我们选用的一定是最好的,所以心里很坦然。结果买回家后,这台新机子经常出现堵气的现象,我们排完气后,能正常一段时间,过不多久又恢复如初。很长时间都解决不了。一次集体学法后,大家在一起切磋,我们谈到了这个问题。有同修指出,那个机子也是一个生命,也是一个同修,也是为法而来的,我们资料点作为一个整体,应该共同协调好,而如果始终不接受他(机子),排斥他,他怎么能不“赌气”呢,怎么能好好工作呢?认识到这一点,同修和机子進行了沟通,我们又对机子做了修整,从此,它再也没有“赌气”过。

资料点的工作离不开同修的共同协调。刚组建资料点不久,由于技术还不成熟,打印时经常出现差错,浪费了不少纸,同修很是心疼。同时,又因为打印错的纸需要处理,无形中加大了她的工作量,所以,她总是埋怨我。一段时间,我打印时总是提心吊胆,生怕出现错误,可是越怕啥越来啥。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搁在心里,并不交流。可是事情并没有好转。后来,我俩都向内找,我认识到“怕浪费”也是怕心,也应该去。同时,我没有为同修考虑,她处理这么多废弃纸张,工作量大,我应该替她分担一些。她也认识到不该埋怨我。我们做大法这么神圣的工作,如果没有纯净的心态,怎么能做好呢?沟通了之后,我们以后遇到什么事都各自向内找,相互商量,相互配合,工作顺利多了。更神奇的是,当我们找到自己的私心去掉后,在我们去清洗墨盒时,发现墨盒已经光洁如新。瞬间我脑海里闪出师父的法:“修内而安外”(《精進要旨》),我们明白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呢,我们自己有了正念,周围的一切也随之归正了。

我们的资料点供应大约近二十位同修的资料,除了《明慧周刊》外,我们还制作各种真相资料和不干胶,每周还打印二、三百份小册子。随着资料点的建立,技术的不断成熟和经验的不断积累,我们的工作也越做越顺利。不知不觉中就觉的自己有了一点成绩了,滋养了自满的情绪,师父点化让我们及时清醒过来。一次,我们按照设置好的字体打印,出来的不是白纸就是字特别大,根本不是按照我们原有的设置。经过沟通交流,我们认识到字大对应着“自大”,白纸说明我们有空白,一定是有什么该做而没做的事情,我们一下认识到这一段时间没有认真学法,我们相互告诫:宁可少做一些资料,也不能放松了学法,法是做一切事的保障。明白了法理后,我们及时调整状态,这种现象再也没有发生过。我认识到只要我们有精進的心,师父一定给我们安排最好的路。

在做资料的这两年中,我感觉自己在突飞猛進。由于我中间落下时间太长,师父就给我安排了充份的学法时间让我赶上。我工作的单位是亲属开的公司,相对比较自由。平时我做好了工作,有大量的时间可用于学法,平均每天可学五、六个小时。中午我再利用吃饭的一两个小时到点上去看看,把大法工作及时做好。往返的路上我都不忘发正念,同时散发小册子或张贴真相资料。我把师父的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看了无数遍,时刻提醒着自己责任重大,不敢懈怠。有时,眼看着就到点上班了,可是,我看到一些小区的楼宇防盗门开了,不愿失去救度他们的机会,我把心一放,一切以救度众生为重,当我发放完资料赶到公司时,却发现一点也没有迟到,仿佛路上没用时间一样,我明白是师父在鼓励我。我们的学法小组成员也都非常精進,“三件事”大家做的都很积极。为了帮助新学员,我们还开展了“三带一”活动,三个老学员带一个新学员,大家经常在一起学法交流,对起步晚的新学员带动很大,他们很快都能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并加入到证实法的行列来。

在修炼的路上,我感触最深的是修炼一定要修自己那颗心,一定要去人心,用正念看问题。同时也感到我们能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能维护大法,能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多么的伟大和荣幸。所以作为弟子就应该无条件的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勇猛精進,去兑现自己的史前誓言。

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