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十三年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

1、法轮大法是正法

得法十三年,耳闻目睹与亲身经历无不见证法轮大法的超常和殊胜。十年随师正法,揭露迫害,救度众生,愈加感受到法轮大法是正法。

得法之初的几年中,感谢师尊的精心安排,使我有一个优越的个人修炼时期的环境。周围有许多精進实修的大法弟子,我们每天清晨五至七时集体炼功,晚上七至九点集体学法,周末两天参加大组集体炼功学法和洪法活动,几乎从未间断。同修间比学比修,共同精進,溶于法中。这为随之而来的正法时期修炼打下坚实的基础。

身边同修的身心巨变加上大量学法使我从感性认识大法向理性认识升华。

当地的辅导员修炼前因肝病卧床不起,无药可救,修炼大法后迅速康复,几个月便返回公司上班。公司错发给他上万元工资,他如数退还。他经历了从斤斤计较到修炼后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变化。若不是大法,世间何种说教能使人在几个月内产生如此的巨变?

在炼功点上,一同修刚炼功二个月时说,他那因事故变成S形的脊椎使他痛苦了40多年,今天炼功时在听到脊椎处“咔咔”作响之后,他的腰直起来了,脊椎变直了,疼痛消失了。当他看到电视画面上世界各地如潮的人群在迎接2000年新年的到来,他想要是全世界的人都学大法那该多好啊。就这一丝善念,他就感到“咯噔”一声,错位多年的下颚当即恢复原位。今年在纽约法会上,他告诉我他戴了多少年的眼镜也摘掉了。谁能体会到他对自己多灾多难一生因果关系的认识及修炼后对生命认识的升华呢?正如师尊在《转法轮》中所说:“他一旦学习了我们法轮大法以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

修炼大法后,我按大法要求,从做好人做起,在法中修炼心性。当时还在读研究生,大法开启我智慧,在不到四年时间完成了硕士和博士两个不同方向的学位,所修课程学分数是该院系研究生的最高记录。同时兢兢业业为导师做研究,出版两本书,发表多篇论文,应邀在国际国内学术会议报告研究成果。导师多次给我加工资鼓励,为我能参加法会和众多洪法活动提供了条件。这些都是在每天坚持两小时集体炼功和两小时集体学法同时進行的。即使期终考试,学位资格考试和论文答辩也没有间断集体炼功和集体学法。

工作后至今,我仍然从做好人做起,兢兢业业为公司工作,多次受到嘉奖和晋级。当我向人提及我修炼十三年来身心健康,除了洗牙和配眼镜外,一直没有任何医疗记录时,很多人简直难以置信。

当我想到自己修炼大法后种种身心变化,看到通过自己洪法而修炼的学员身心变化,更加深对大法救度众生的认识。

2、排除干扰,坚定正念,助师正法

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唯有正念正行才能走好修炼之路。邪恶一刻都没放松对大法弟子的干扰和迫害。每当我要参与洪法或证实大法活动时,总是有大大小小的考验和干扰,表现上是交通堵塞、车祸、车故障、爆轮胎、车窗被砸、被盗窃、病业反应、身体不适、梦中诱惑等等,其实质就是干扰和迫害。尽管我不承认干扰和迫害,事后向内找总能发现自己的执着心或正念不足的因素。如果真能没有一丝执着而又能保持正念,邪恶就无法钻空子。这方面我深有体会。

有一次,当我参加完证实大法集体活动后,执着到中国城美餐一顿,而后发现车窗被砸,财物被盗。多次发现车祸或爆轮胎等都是在正念不足的情况下发生的。在梦中,有人拿来一本经书和一套功法引诱我学它的东西。我一看那书里发出黑乎乎的东西,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是最好的。

当我随众多大法弟子去世界杯篮球赛讲真相途中,当我随大法弟子去芝加哥中领馆抗议迫害途中,当我借来平板拖车准备参加洪法游行的途中,身体突然出现病业状态,头痛发烧,浑身无力。我明白这是邪恶的干扰,我就发正念抵制干扰,结果都在师尊的加持下正念闯了过来。

现在我愈来愈多的事先运用师尊赋予的能力发正念。

3、向内找

当遇到矛盾或过心性关时,家里的同修经常提醒我要向内找,是不是哪儿有执着该去了。尽管心里也知道她是对的,但是嘴巴上死不认错。正如《转法轮》所描述的:“我平时说一不二的,今天他骑到我头上来了。”我这种表现都直接影响着家里小孩。

看到同修有执着时,心里常常说他(她)怎么这样,他(她)怎么那样。常常不能反过来,问问自己有没有相同的或类似的执着心,为什么这件事让我看到,让我遇到,有没有我自己要修的地方。尽管师尊多次讲法都告诫我们这样做,但我还做不到如意运用这一法宝。

例如,有的西人弟子经常放下手中的证实法项目去度假或家庭聚会,有的一旦参加法会或证实法活动便放下手中的大法项目。每当此时,我心里急得不行。认为在这方面我比他们强,他们就应该象我一样才对。而我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也不是总把大法项目放在首位,有时还给自己找理由。这正是修自己的时候。我应该拿对别人的要求反过来检查自己才对。

最近以来,我试着运用师尊给予的无条件向内找这一法宝,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4、修去名利心

在常人工作中我总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搞个科研项目也很容易就搞出来,写论文也不费劲。曾在某个领域有所建树,获多项科技成果,著书立说,发表大量论文,多次被邀请在国际学术会议上报告研究成果。这个追求名利的心在不断的膨胀,甚至把这个执着与我的姓名联系起来,认为要文章成林才名符其实。

修炼中我逐渐意识到我的名利心是个大的执着。大法要求修去对名利的追求,摆正修炼与常人工作的关系。其实法中都有现成的答案。当意识不到这一执着时,看到这法也不入心。当意识清晰的明白这一执着而又想修去它时,读完法感到茅塞顿开,一下就明白了,有种溶入法中的体悟。于是,我放弃了一项专利申请,放弃了那个研究领域的追求,而在新的领域随其自然的做好常人工作,得到领导上级的赏识,多次提薪晋级,并提拔当领导。虽然还要发表论文和作学术报告,但是我把这当作是常人工作的一部份,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状态,而不是一种执着追求。

5、参与办神韵晚会

我从二零零五年起参与当时的新唐人电视台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和后来的神韵晚会。先是协助过其它多个城市办晚会,参与收集整理资料、寄信、发电子邮件、打电话、贴海报、发传单、发特刊、跑团体票、做群众演员、做后台、后勤服务、保卫等工作。

四年后,当二零零九年我们本地城市也办神韵晚会时,才真正意识到当初率先办晚会的城市是多么的不容易,在没有任何经验的基础上摸索着走过来了,形成了一套有效的方法,为其它城市的学员提供了培训机会。我自己体会到,前四年的参与好象是为本地办神韵晚会做培训和做准备一样。同时体会到,师尊直接创办飞天艺术学院和指导神韵演出,这可是宇宙中的一件大事,我怎能不参与?我为自己能参与办神韵晚会而感到荣幸,更感到在这样一个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主战场上的重大责任。

承担本地城市办神韵晚会协调工作是对我自己的一个挑战。性格上我不擅长与人打交道,不愿意多说话,也没有组织领导才能,担心自己的先天缺陷会给推广神韵带来损失。后来观察发现本地每个学员都有很多不同方面的才能。比如有的学员擅长公关,有的擅长市场推销,有的擅长美工设计,有的擅长网页设计和软件设计,有的擅长网络搜索,有的擅长音像设计,有的擅长打电话,有的擅长做饭和熨衣等等,这些才能正是我们办神韵晚会所必不可少的。其实师尊已经为我们办这台晚会准备了一切。就看协调人怎样发挥每一个学员优势,形成一个整体来完成师尊赋予我们的使命。

在协调本地城市办神韵晚会的过程中,体会较深的有以下几点:

第一,将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溶于办神韵晚会的过程中。当三件事都做好的时候,干扰就少或干扰根本就不起作用。我们几个主要协调人从一开始就给剧院老板讲真相,他一直支持我们,并抵制中领馆的干扰,允许我们在剧院内发传单,安排剧院工作人员帮助发传单。演出当天剧院还给我们赠送两个花篮。但是由于我自己没有重视向票房经理讲真相和我自己放松了学法,票房经理对我们的晚会重视不够,造成卖票系统在最后阶段不能正常工作,从而造成损失。

第二,本地学员要起主导作用。办神韵晚会需要本地学员的全力投入和外地学员的支持。外地学员无私无我,参与本地推广,卖票和其它晚会筹办工作,做出了无可估量的贡献。但我发现当我自己或本地学员参与卖票,而不是完全依赖外地学员时,效果会更好。由于常人工作和晚会协调,我不能全时投入卖票中,常常象蜻蜓点水似的。有好多次,当我刚到卖票点一两分钟,有缘人就来了。我把这一感受说给另一同修时,她说: 你就应当去卖票。

第三,放弃自我,圆容他人。在办神韵晚会的过程中,同修们都在献计献策。对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和做法。我体会到,当一个大法学员在纯净心态下提出一个办法想要达到一个什么效果时,我应该去支持,去圆容他。也许他的办法表面上不如我的好,而背后起作用的是法的力量,是师父的力量。当我放弃自我圆容他人时,效果一定很好。如果去争论,就不对劲了,就会出问题。

第四,贵在每个学员都参与。每个人的能力有大有小,不在于一个人的能力大小,干什么,而在于他的参与。其实每个学员都想参与進来,只是有时他们觉的使不上劲。这时如果协调人能找到适合于他们的事情,整体上就更加圆容。即使他们表面上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的在一旁发正念,那也是威力无边的。

(二零零九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