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修炼法轮功的教师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2009年9月10日,中国第25个教师节即将来临。教师,古往今来,是受人尊敬的职业。然而在牡丹江,一些优秀教师被剥夺了教师应有的权利,更甚者被剥夺了生存权。这些教师,是忠于教育事业,对社会、对学校、学生热心负责的教师,是清正廉洁的教师,是学生心中的好老师,可是他们却被非法开除公职,停止教学,他们被非法关押、拘留遭受酷刑,他们被迫害致死遭受这些,只是因为他们一个简单的对“真善忍”的信仰,然而他们对工作的热心与负责却正因为他们有所信仰。

一、教师金宥峰、汪继国、郭春英被迫害致死

金宥峰,40岁左右,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被非法关押五年,在牡丹江监狱被关小号、戴脚镣、手铐定位,被强行灌辣椒面等折磨,被迫害成肺结核晚期、生命垂危。在家属强烈要求和坚持下,于2008年端午节前才得以保外就医。金宥峰于2009年1月21日晚9点在牡丹江传染病医院经抢救无效而停止心跳。

金宥峰1999年9月上访,被单位邪党人员开除,后被非法劳教3年,在牡丹江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2003年10月22日,金宥峰及妻子姜春梅再次被非法抓捕,而姜春梅当时在哺乳期,家中剩下75岁的老母亲和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不满15个月)。

11月26日晚,被兴平路派出所送至牡丹江第二看守所关押,家中的孩子被亲属接走。

当时金宥峰被劫持在牡丹江刑警二队,受到“老虎凳”的酷刑迫害(凳子是有后靠背的,在靠背的中间有两个洞,凳面是方的,坐在上面腿正好垂下),金宥峰的手被背过去从洞中伸到后面用两副手铐铐着,恶警用刑时,突然用力将两脚向外拽,整个躯干和四肢几乎呈一个平面,这时恶警踩在身体上同时用手拽着头发。当时金宥峰全身出汗,感觉胳膊很粗很粗。一个刑警队长说:“没尝过刑警的滋味吧,以前只是在看守所。”

在长期的迫害中,金宥峰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身体出现肺结核症状,左侧肺子全部丧失功能,右侧只剩一小部份,医生说已到晚期,生命垂危。金宥峰被非法关押在牡监病号区长期延误医疗。保外就医时,恶警强迫他写所谓的“三书”放弃自己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他拒绝后,又被恶警送回监狱迫害。十个月后,2008年端午节前,生命垂危的金宥峰被保外就医一年(2008年06月06日至2009年06月05日)。

汪继国,男,40岁,黑龙江省牡丹江师范学院职工。被非法劳教三年。同年8月,汪继国在狱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诊断为肝硬化、肝硬化腹水,合并肝肾综合症,劳教所被迫同意汪继国保外就医,住院治疗。2000年12月,汪继国出院仅三个月,牡丹江师范学院有关人员不顾汪当时尿血和双目几近失明,将他再次抓回劳教所。汪继国后被判刑,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再次被迫害致生命危急,送医院抢救不治,于2003年9月死亡。汪继国的妻子也是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劳教所,他们的小孩约8岁。

宁安市大法弟子郭春英,66岁,宁安市红城村小学教师。2005年5月27日被恶警到家中骚扰,当夜含冤离世。

二、牡丹江第二中学教师宫呈阁等被勒索、绑架、诬判

宫呈阁,牡丹江第二中学教师,大学毕业,数学专业教师。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七日,宫呈阁遭绑架,异地关押在穆棱看守所。仅仅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已多次遭到绑架迫害。

曾被非法劳教关押在牡丹江劳教所,后转到黑龙江省鸡西市劳教所关押一年,后又被送到黑龙江省绥化市劳教所关押。见过他的人都说每次见到他,都是被抬着出来。2003年4月24日,在鸡西市劳教所,因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恶警们的要求,劳教所政委王洪武,大队长朱立俊,副大队长王海富,中队长祁敏等恶警带几十人,带着电棍绳索冲进监舍,对法轮功学员宫呈阁等大打出手,把宫呈阁等架出监室,疯狂的毒打,其中宫呈阁被打的最惨,宫呈阁脚趾被打黑,遍体鳞伤。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宫呈阁在牡丹江第二中学上班时,被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阳明分局以找谈话为名绑架至市公安局,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经家属上公安局要人,恶警索要罚款后才放人。

黑龙江省牡丹江第二中学教师宫呈阁,以及吴国利、贾昌民、孙发、赵建国等大法弟子,被穆棱市伪法院诬判三年零六个月至五年,于三月二十五日也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所谓集训。集训队折磨迫害中学教师宫呈阁等三个月,因为集训队比其他监区条件更为恶劣,集训队以此折磨迫害来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大法。现被分到十五监区做奴役。

牡丹江师范学院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迫害,其中计算机系讲师刘智渊、图书馆申春花夫妇,马列教研室朱秀成、汪淑娥夫妇等家庭,在坚持信仰的无端迫害中。刘智渊在被牡丹江劳教所迫害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又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牡丹江监狱,他妻子申春花被非法判刑,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他们的两个孩子当时只有四岁和几个月,现在乡下娘家艰难度日。

朱秀成在二次被非法劳教回来后不久,于2006年12月,被牡丹江国保大队绑架,在牡丹江市局被非法扣押达四天四夜。期间一名国保人员用脚踢他的面部,严刑逼供,嘴角严重踢伤,不能说话,门牙被踢歪,险些脱落。后在第二看守所反迫害绝食中被强行灌食。在被看守所关押长达七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半,现在牡丹江监狱。其妻汪淑娥被非法判刑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已有几年。

佗文霞,女,大专学历,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北方中学教师,家住牡丹江爱民区向阳小区。其女儿牛小娜,大专学历,因在上大学期间患病,后多方寻求治病无门,医院声称让家人准备后事,1998年10月炼法轮大法,病情明显好转,但还不能行走需要人照顾,整天在家出不了家门。

佗文霞曾经六次被绑架,工作和工资都没有了,四年一分工资没发。被数次抄家,现金和存折被邪党恶徒抄走掠夺,上万元的罚款强迫单位交,然后扣工资。所谓的公安人员赶走了佗文霞对门的邻居,强行住进邻居的房子,二十四小时监控,谁去了佗文霞家他们就跟踪去查。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国安特务一行四人,利用牛小娜外出不在家时,指使派出所恶警骗其父亲离家到派出所,警察非法打开房门,安装了窃听器,记录下了去牛小娜家的法轮功学员,还窃听电话,二、三个月后非法抓捕记录中的大法弟子。

三、穆棱市、八五八农场、东宁县教师被迫害案例

大法弟子宋秀玉,女,60多岁,原是穆棱市第三中学退休教师,因身体患冠心病,脑动脉硬化等多种疾病,后喜得大法,出现奇迹,疾病都消失,她的面容比同龄老太太年轻许多。

大法弟子宋秀玉、沈井娥因这二年多次去北京和平上访,向世人讲清真相发资料,多次被抓,被抄家,被非法劳教。沈井娥在牡丹江市四道劳教所因炼功被扒下裤子露出下身。宋秀玉,沈井娥等大法弟子多次在狱中绝食被强行插管灌食,造成鼻口鲜血淋淋,以至奄奄一息才被释放(宋秀玉又交了几千元的罚款,现在工资卡还在恶警手中)。

李荣琴,女,现年四十三岁,黑龙江省牡丹江分局八五八农场中学教师。九九年“七•;二零”后,八五八农场紧跟中共,不断向大法弟子施压,企图采用强制手段,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李荣琴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保外就医”后,又不断遭到中共监视、骚扰,一家人的生活不得安宁。

大法弟子张忠,黑龙江省东宁县育龙小学的教师。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本着善念送给了学生们每人一个大法护身符,希望孩子们在天灭中共的劫难中能得到平安。其中有学生回家告诉了家长,不明真相的家长诬告了张忠老师,张忠遭东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并被非法判了五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

在张忠被判刑的几年中,他的妻子带着上小学的孩子,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艰难的度日,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能找着活干,日子还能好过一点,没有活干就干着急。从零六年开始,生活和精神的压力使张忠的妻子常常半夜痛哭,精神有时处于一种恍惚状态,孩子也无法照管,只得在好心的亲属家暂住。

张忠一家人,原本一个幸福的家庭,只因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被共产邪党给迫害的有家难团圆。

大法弟子姜敏善,是东宁县职业高中的一名优秀教师,二零零二年一月份,被东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林晓伟带人绑架,当时在公安局遭受了四天四夜不让睡觉的折磨,在东宁县看守所里,姜敏善绝食进行反迫害,被恶警指使四个犯人强行按住给其灌入了加入浓盐水的奶粉,鼻腔与胸腔被插管给插坏了,烧得胃里象着了火一样,只有不断的喝着自来水,才能缓解胃、胸里的疼痛,最后喝得全身胀满了水,眼睛肿成一条缝。即使这样,最后还是被东宁县公安局给非法判刑十年,同年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姜敏善在狱中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被关小号、体罚,最后被打的出现严重病态,发烧不止,脊椎处痛的不能动弹,只能趴着,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经检查,发现脊椎处长了个瘤。二零零七年过年前,哈尔滨女子监狱为了推卸责任,到东宁县公安局要求出证明,准备让姜敏善保外就医。

大法弟子金锦善,原东宁县第三小学的退休教师,她和丈夫李桂哲都是大法弟子,从二零零一年起至今始终没有团圆一天,二零零一年李桂哲被邪党第一次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鸡西监狱,在鸡西煤矿腿被砸断后转到牡丹江监狱关押。二零零五年刑满到期的前十三天,金锦善又被绑架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就在金锦善还有三天到期释放时,李桂哲又被恶警绑架非法判了二年劳教。至今夫妻二人在家没有见过一次面。

贾艳凤,东宁县第二中学的教师,二零零五年被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关押近四个月后释放,“610”办公室指使教委逼迫贾艳凤写不修炼的保证书,才能让她上班,否则就停止她的工作。贾艳凤不愿出卖自己的良心背叛大法,没写保证。就这样,四年了她一直被停薪停职在家,丈夫因此也和她离了婚。四年来,贾艳凤带着一个上学的孩子,靠给别人打工,艰难的维持着生活,幸福的家庭被拆散了。

四、善恶有报是天理

李彦春,国保大队教导员,任职期间多次参与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2004年9、10月期间,李彦春参与绑架在下城子仁里讲真相的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又亲自勒索他们家人钱财6000元,给大法学员的家庭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2005年9、10月间,李彦春、周新生等恶警在看守所对大法学员、穆棱市进修学校高级教师孙示伟等人进行刑讯逼供。孙示伟每次被送回牢房都是鲜血淋漓,多次昏迷不醒。2006年五月,李彦春又在看守所刑讯逼供60多岁的朱力岩,致使朱力岩多日不能举手梳头,吃饭都很困难。

范维民610办公室头目,兼政法委副书记。几年来一直死心塌地的助纣为虐,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大法学员孙示伟,2002年间劳教已经到期了,在劳教所与“610”联系应该接回并且释放的过程中,范维民又强行私自追加孙示伟劳教期数月。

几年来,李彦春,范维民等恶人无论是在肉体上还是经济上都给法轮功修炼者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们的恶行必遭天谴,甚至祸及家人。

郑波,李彦春的妻子,现已患脑出血,多方求医不见明显的效果。中共宣扬无神论,李彦春是中共邪党的帮凶。依据可靠人士透露,其家人在无药可医的情况下去求“大仙”问卜,“大仙”开始支支吾吾地不敢说实话,把其家人支走。第二次,其家人又托人哀求,“大仙”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你家人干了最残酷害人的事了,对什么功的迫害,不该抓的给抓了,损德了。

范维民现也遭恶报,2006年6月下旬,突然一只眼视物不清,上牡丹江市大医院检查后立即去了北京治疗,7月下旬返回,至今还在痛苦的煎熬中。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安区教委主任张玉梅,让辖区内所有小学的学生都“宣誓”、“签字”反对法轮大法,使孩子们深受其害。2001年大年三十,张玉梅突然发病,初一就死亡,在医院解剖时发现其腹腔内全是脓。

也许这报应只是上天的一次警告,这也是上天给他们的一次赎罪的机会,但如其不悟更大的报应将会出现。善恶有报是天理,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