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正念解体邪恶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我九八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疾病全无,是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再次感谢师尊的洪大慈悲!

邪党为了保“奥运”,不顾廉耻在我们本地区到处抓捕迫害大法弟子,制造谎言说大法弟子买车票了,要去某某劫持火炬。给迫害制造借口,用暴力和谎言练就了世间上最强大的邪恶恐怖主义,使其残暴的谎言欺骗运用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奥运火炬传递过程中来到大庆了,我们本地区县委、镇党委、警察都蠢蠢欲动。我丈夫是当地乡镇医院院长,每天上班都是早走晚归。这一天,他突然上午不到九点就回来了,我就觉的很奇怪,还领来一位家族哥哥,我热情接進屋坐下,与哥哥说了几句家常话。我就开始问院长说:“你今天怎么回来啦?”他说:“我陪陪你。”我说:“这怎么可能呢?”我心里一直在想啊。又过了一会,我又问他说:“你怎么回来啦?”他又说:“陪陪你呗。”笑嘻嘻又说了;“我跟你说吧,奥运火炬来到大庆了,你们学大法的在名册,镇政府书记跟我说让你去那住两天,有人陪吃、陪住还有人陪人说话,一会就来车,这不大哥也来啦。”我明白了,他怕我不去,大哥是找来的说客。当时有点发火,但我马上稳住心态,心想:我有师父管。就发正念。我说:“我不去,坚决不去。”又一想一会来车,现在又有绑架的。我拿起钱包就跑了,跑村西边一片玉米地里趴着发正念。

当时我跑的满脸淌汗,气也上不来了,院长在后边追,他的体重有一百七十斤,他平时是个很善良的人,慢性子,干什么活都是慢动作,这会他竟然上来了,气喘吁吁全身是汗,火气冲冲,恶狠狠的抓住我的手不放。我跟他挣脱有二十多分钟,玉米秆踩倒了十几棵,怎么说他也不放手。我转念又一想,这不行啊!师父说过:“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当时我说:“你坐下,跟你说几句话。”“你说吧。”我说:“咱俩不是一家人,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我是大法弟子,我学法这些年来得到身心健康你也知道,三千年开一次的优昙婆罗花你也看见了,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在未来的宇宙中能不能留下你自己可贵的生命你自己选择。”这几句话一下把他震醒了,他把手松开,拿出手机说:“我打电话和党委书记说你有病了,我在家给你点滴不去了。咱俩回家吧。”

回到家里没到二十分钟车来了。来三个人,其中一人称孙镇长,我把他们让到屋坐下。我稳住心态发正念,这就是我讲真相的机会,什么是法轮功一定让你听明白。我先说话了:你们来的目地是什么,奥运火炬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们大法学员做好人修真、善、忍有罪吗?师父教我们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事首先想到别人,对别人有没有伤害。我给他们背诵师父《精進要旨》〈我的一点感想〉,还讲了很多,有半个小时,他们没说一句话。

时间接近中午,他们和院长说在我家吃饭,我当时说:“你们要是来串门的我热情招待,要是来执行什么任务,我不招待,马上走。”他们乐呵呵说:“我们是来串门的。”就动手帮我洗菜,在饭桌上我也讲了一些,他们吃完饭后,有坐着的、躺着的,不走了,让我准备晚饭。我觉着这事不对劲。我就说话了:“你们是监视我呀?我告诉你,天都在为大法弟子流泪,二零零四年十月初四天气突然打雷下雨,象暑伏天气一样,二零零八年初南方下大雪,这能是正常现象吗?古有窦娥冤招致六月飞雪,上苍的眼睛时刻在注视着人间的悲情,也在警视着人们,天怨因为善良遭受了迫害,也是因为邪恶在肆意猖狂,天怨异常的景色都会出现。这是天对人的警告,让人能觉醒能明白。告诉你赶紧走,我不招待。”说完转身走出门外,他们开车也走了,再没来骚扰了。

我体悟到了多学法的重要性,同修们都知道修炼人是有功能的,讲出话也是有能量的,坚信师父坚信法,用师父的法用正念解体邪恶,是佛法的神圣威力。

这几年的修炼中,也有很多没修去的人心,如:怕心,情心,争斗心,显示心,色欲心,名利心。由于有人心,家庭中与丈夫之间关系处理的并不协调,丈夫对大法不支持,也是因为我在修炼中受过迫害栽过跟头,家庭受到牵连,在中共的暴压下,在谎言的欺骗中,对佛法不理解。在日常生活中给他讲真相他不听,这种情况有五年的时间。我很苦恼,我说话他不爱听,他说话我也不爱听,怎么对他好也不行,渐渐的形成了一道屏障。心想在他面前能把法正过来是很难,因为他不爱听,也就不能讲佛法的话题。在我心目中疑惑不解,困惑已久。

通过这次证实法解体邪恶,他的思想彻底转变,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从内心真正承认了法轮功好,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