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 抵制迫害

兼谈从邪党以株连方式迫害家人中看自身修炼的不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近日当地六一零对不修炼家人实施非法抄家,随即以“家中有法轮功资料”为借口,无视一切法律程序的将家人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我在最短的时间内得知这一消息后,及时将消息传达给了在外地的母亲和周围的其他同修。同修们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并表示要齐发正念,彻底否定邪恶的迫害。

我与其他家人打电话到当地派出所询问情况,并陪同家人多次找到派出所值班警察,指出派出所抓人应出具合法手续,值班警察(多人)均表示此事与他们无关,他们仅是配合当地街道办的行动而已,现人已在街道办,请我们到那里找人。将他们参与迫害我家人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在我们找到街道办六一零头目时,此恶人更是气焰嚣张,毫不掩盖的表示,人现在的确在他这里,但不可能让我们见面,也不可能出具什么手续,也不可能归还被抄走的物品,更不可能告诉我们具体要“调查”多少时间。总之是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样子。在法轮功的处理问题上,相比警察来讲,六一零有超越法律之上的权力。

事情到了这一地步,我除了及时把所知道的消息在明慧网上曝光外,营救家人看似到了一个瓶颈,而自己当时因事发突然,再加上学法的不坚实,竟然忘了师父的讲法,完全把它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把所有的愤怒转向了那个六一零头目,在家人连续几天向我表示对此事的绝望和无助的压力下,我和同修们再次交流时,就告诉同修们:要加大力度向此恶人发正念,让其在短时间内遭报,还自以为这是对此恶人的最大慈悲——这是为了让他少作恶事,少造业,减少对其他同修的迫害。有些同修因平时技术上的事多依赖我些,也附和了我的不在法上的不正想法。

我甚至还在明慧网上搜集了该恶人几年来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恶言,认为应该单独制作出曝光此恶人的真相资料,好在当地散发,以震慑邪恶。因自己不会制作PDF文件,就快速将搜集的该恶人资料发往明慧,还自以为是的认为,明慧同修一定会帮助我的,会支持我在此事上的所悟——这是一种更好、更快的制止邪恶的新的做法。

在我焦急的等待了二、三天后,明慧上并未如我所愿登出曝光该恶人的真相资料,我迷茫了:为什么我急需的资料,明慧同修不支持我呢?我将此事告诉了另一位同修,同修回信说:是不是明慧同修在保护你?是不是自己还有什么漏,应该向内再找找。要站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基点上看问题,而不应该只以营救家人为根本目地。

正在我陷入低谷的时候,另一位很久未曾相见的同修专门来访,给我讲了她当初营救自己家人的经历,如何面对恶人,给他们智慧的讲真相,以至于后来很恶的恶人也恶不起来了,见到她就无可奈何的说:你怎么又来了?也怕同修再告诉他们谁谁因迫害大法弟子又遭报了等等,并躲着她。后来同修的家人被她成功从当地最邪恶的洗脑班中营救出来了。同修还告诉我,不能等、不能靠,并把自己当时所写的劝善信给我作参考,让我自己写劝善信。并再次提醒我:一定要多学法,不能把它当成人对人的迫害,把此事当作救度众生的大好时机,应把坏事当好事做。还提醒我:此事看似对你不修炼家人的迫害,但这可不是偶然的,其实是针对你和你母亲的,因为你的母亲未修炼好(母亲因病业已两年了,还未正念破除病魔),还有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大家都对此事有责任。是我们在这件事上都未做好。

同修的说法对我触动很大,看来我真的好好悟悟我的做法是不是在法上了。

我在连续大量学法的同时,参考同修的劝善信写了对当地市民的公开信,在揭露当地六一零恶人无视宪法,践踏人权的事实上,又讲了几个关键的法轮功真相问答,这封劝善信以最快的速度在明慧网上登出,这证明同修提醒的和我事后的向内找的做法是正确的,是符合法对我的要求的。同修们也及时制作出来在当地街道办及派出所附近散发了。

一天学法时,我突然清醒并真实的悟到:这本就是另外空间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嘛!唉,我前段时间虽然嘴上说对了,但内心深处并未认真以法来对照,在实际行动上,还是把它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我惭愧的对师父法像讲:弟子真是太愚笨了,这是法中早就讲明了的,为什么自己在现实中还是不能按法的要求做呢?真是活象一个有口无心的念经的小和尚,此种现象真是修炼者的大忌呀!

再想想近期的行为,确实已偏离了法:

一、母亲的不良状态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母亲被邪恶以病业为借口迫害长达两年之久,期间我虽想帮助母亲从新树立正念,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开始还能耐心的和母亲一起学法、交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见母亲的状态未见大的起色,逐渐产生了烦躁的情绪,开始义正词严的以母亲正念不足为由批评她,最终导致她不愿和我一起学法、交流,自己有什么想法也再不说出口了。这种看不上母亲的心理象极了旧势力,没有一点大法弟子的慈悲。

二、帮助常人的基点不正

在常人反邪党迫害的过程中,有欣赏大法弟子的常人想请我帮助他们做一些工作,其目地是整合正义常人的力量,抵制和解体邪党。我自己认为这些常人在对待大法的态度上选择了正义和良知,而且与我们当前传《九评》劝三退的救度世人的事情也不矛盾,因此,我就参与其中。但随着这些工作占用的时间越来越多,我的时间被挤的满满的,自己也不能很好的处理和安排自己应做的三件事和常人的工作。致使自己工作中一次意外将硬盘的资料全部损坏,其中包括很多自己工作中的文件,给自己的工作带来很大的不便,而这种事情按同事们的讲法是极少会发生的。我感到深深的不安,在同修的提醒下,我悟到:我的硬盘(底盘)坏了——那不是说我的基点站的不正吗?我帮助常人的做法并无大错,但却抱着一颗感激的心在做事,这确实是不在法上呀!理虽然悟到这里,但我却不想这么认为,结果直接导致了不修炼的家人的被迫害,而自己的救度众生的重大事情被严重干扰。教训是深刻的!

三、没有下决心克服自己很深的惰性,长期不认真炼功

由于自己的惰性根深蒂固,再加上求安逸心,长期被邪恶利用,以至于不能坚持早起炼功,虽然下了多次决心也未改正,更不能原谅的是,自己这颗隐藏的执著心一直不愿在同修面前暴露,只愿把好的一面亮给同修们看。

仔细找下来,发现自己做的真是很差,愧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家人的此次被迫害的根本原因,不就是让旧势力抓住这些借口才得逞的吗?师父一再告诫弟子:“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因为那是历史要求的,那是未来宇宙众生生命所要求的。”(《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师父的这些讲法我虽然不能完全背下来,但在同修遇到类似问题时,我总能站在法上说出个一、二来。而当自己有这些问题时,却总是回避和隐藏,没有做到真正、严肃的实修自己,说严重点——就是对自己的修炼不负责,也愧对对自己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同修的感叹——修炼真是难呀!难就难在真正触及到自己那颗不愿放下的执著心。学大法十年了,这点常人心不放还能带上天不成?我问自己:你能修好吗?真正的自己毫不犹豫的回答:“能!”

我归正了自己的想法后,就将家人被迫害的事实以邮件方式告诉给了部份同事,有百分之九十的同事们都表示了极大的同情,并帮助我想办法去要家人(当然都是常人式的做法),甚至还有同事表示:××党整人是一整套!我又趁热打铁的告诉了同事们一些大法真相,以及邪党迫害大法学员的恶毒招式,同事们听了都很震惊!连一位女经理也很同情我家的遭遇,说我们也帮不上忙,我连忙说:其实只需大家对我精神上支持,我就心满意足了。过后在家人未回家期间,一直不时有同事关心的询问家人回来没?等到家人安全回家后,大家都表示了由衷的祝贺。

就在我再次一个人去找此六一零恶人要人时,因为此恶人之前曾对家人暗示过想迫害我,我的头脑中又冒出了自己孤身一人直面邪恶的不正确想法,正念随即减弱,但我立刻意识到:我怎么会是一个人呢?我有师父的法身和那么多正法神在身边,只要我做的一切符合法的要求,邪恶就不敢迫害我,若执意而为,师父就会为我做主。我的正念也渐渐升起。我找到恶人办公室时却没找到人,其他工作人员告诉我:“他刚走。”让我明天再来找,我失望的出来打电话给此人,他却未接我的电话。就在我回到办公室时,我接到了电话,让我大吃一惊的是传来了被迫害的家人的声音,那一刻我都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电话那头却真实的告诉我,家人安全的返回家中了,获得自由了。我当即在办公室大声宣布家人的好消息,同事们都兴奋的为我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